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666章 站着撒尿

“饭好了,现在吃还是……”陈心怡走厨房走了出来,对着王宸和张爷爷问道。
“对。”王宸点头。
饭菜摆好之后,王宸和陈心怡坐了下来,张爷爷坐在中间。
“别说那些虚套没用的,古人说了几千年的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我也没见谁活到和南山一样!我这把老骨头,能看着你结婚生子,就很满足了!”张爷爷说完,把酒水一口饮尽,很是高兴。
虽然王宸嘴上不说,但他还是希望自己父亲能够来参加他的订婚典礼的!毕竟不管一个人再坚强,他在父母面前也是脆弱的。
“来,陪我喝一杯!”张爷爷提起酒杯说道。
“什么破规定?之前抗战的时候也没这么多烂规矩!”张爷爷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不太高兴。
老一辈的军人不怕死,不信神鬼!准确的来说就算有神鬼,也是神鬼怕他们,因为……老辈的军人是用血打下来的天下,血气重的很。
“你是怎么打算的?”m•hetushu.com张爷爷继续问道。
“废话,你不通知我通知谁?别看我老了,但那时候我可是你们的证婚人,还是作为你的长辈去参加的!不然你王家一个人也不来,算什么事?”张爷爷正色说道。
他看出了王宸心中所想,王宸是他看着长大的,裤子一拉,他就知道王宸要放什么屁!所以王宸想什么,张爷爷再清楚不过了!但这时候张爷爷也不能说什么,只能用喝酒来转移话题。
不过他的思维却已经飞到了南非,他在想,如果他订婚的时候,给他小姨一个消息,让他小姨转告他父亲,他父亲会不会来?
“那时候我还在想,如果我生在抗战时期,那么肯定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将军吧!甚至……建国的将军名单上也会有我王宸的名字!”
陈心怡莞尔一笑,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得到长辈的夸奖,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m.hetushu.com“心怡她为我做了很多,她为我参军,暂停了学业,在部队里受苦,受累,还差点儿被我连累!”
“不过订婚应该快了,三个月之后,最多半年,就可以定下来。”王宸说道。
“恩,味道不错,小宸有福气啊。”张爷爷吃了几口菜,对着陈心怡夸道。
“现在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和看法,我这个当老人的自然不会干涉你自己的决定!但不管你做什么决定之前,都要问一下自己的心,然后再做!”
“尽管说好男儿应该当兵保卫国家,但那是针对乱世而言!现在华夏是和平年代,我这种身上杀气太重的人,不适合和平年代!既然如此,我还不如结婚生子。”王宸一口气说道。
“战争不是儿戏,不是用想象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更重要的是现代化战争跟之前的抗战完全是两码事!各种先进的武器,大杀伤力的重武器。”
王宸闻听此言,点头,正色说www.hetushu.com道:“这个我知道。”
“张爷爷,我说下我自己的看法吧。”张爷爷说完后,王宸开口了。
“那好,祝您长命百岁。”王宸换了一个说辞。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我母亲的死因,而且我跟上帝殿堂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他们不会放过我,我也不会放过他们!等灭掉上帝殿堂,0824彻底稳定,龙组不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申请退伍。”
“到时候我通知您。”王宸笑着说道。
张爷爷感叹了几句,说道:“小宸啊,其实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和你爷爷都是赞同的!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我和你爷爷就不希望你参军,但那时候由于你自己坚持,我们也就同意了。”
“首先,我很敬佩你们这些老兵,特别是抗战时期的老兵!说实话,之前没接触大型战争的时候,我心中很期待着战争,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生在抗战时期!”
“说。”张爷爷点头,望着王宸。
“您说的和-图-书对。”王宸点头应道。
“那也行,先订婚吧。”张爷爷听到这句话,表情才疏解开。
“以及战友的牺牲,一眼望不到头的尸体……不管是敌人的尸体还是我军的尸体,这些都让我对战争产生了厌倦。”
“好,祝您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王宸举起酒杯,笑着说道。
说到这里,王宸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但是……在我接触到大型战争后,特别是中东战区的战争之后,我才觉得我之前的想法很不现实。”
“现在吃吧。”张爷爷笑着说了一句,望着王宸说道:“来,陪我喝几杯。”
“不错,懂了很多,也对你自己的性格了解了很多!看来战争就是磨练人啊,中东战区的事情让你成长了很多。”
“这个……还早吧,而且我那个部队太特殊了,也不赞同服役的时候谈恋爱,更别说结婚了。”王宸如实说道。
“什么时候结婚啊?我可不想进棺材的时候,你还没结婚呢。”hetushu.com张爷爷正色说道。
他想等张爷爷说完,然后再发表自己的看法。
话语至此,张爷爷点头,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并不想在部队长久发展下去,对吗?”
“如果你想在部队长久发展,让王家再次回到当时的影响地位,他们应该都能给你提供帮助的!革命的友谊还在,这几家跟王家的关系可以说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张爷爷说道。
“因为你是一个男人,男人是站着撒尿的,既然是站着撒尿的,那就得对自己做的所有事情负责!在男人的字典里,没有后悔这两个字,以后不管做了什么,你都得认,因为这是你自己选的路,没人逼你!”
“小宸,咱爷俩谈一件重要的事吧。”张爷爷放下筷子,望着王宸,面色严肃。
“这个还算能听。”张爷爷指着王宸,笑着说道。
张爷爷和王宸说了很多,由于礼节的原因,王宸就那么坐着,老老实实的听着,也不反驳什么。
“您说。”王宸也放下筷子,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