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686章 悬崖惊魂

“人呢?”然而就在交警赶到的时候,王宸却不见了!
天无绝人之路,他在平面地带上看到了一条缝隙,缝隙不是很大,也就一根成年人大拇指粗细的缝隙。
梅老的中年司机说过,谁也不知道龙炎堂速成班的考核规律是怎样的!其实现在……考核已经开始了!
不过想要赶在中年人之前抵达龙炎堂所在的军事山区,走常规路线是百分百不可能成功的!因为不管哪条正规路线而言,最低都不下于九百公里!
……
“妈的。”王宸对着平面地带仔细的观察,希望可以找到下手的地方。
平面地带就是光滑的石面,这种平面地带不是一小片区域,而是一眼望去,都是平面地带!
下了几十米之后,王宸捡起一块手掌大小的石块,然后扔了下去。
中年人把龙炎堂所在的军事山区比作了前线,而王宸则是总部派去前线的指挥官,由于前线战况危急,指挥官必须在三十hetushu•com一个小时内抵达前线。
王宸在跌落的同时,他的眼神宛如鹰隼一般,在盯着下方凸出的石块。
王宸开始的时候是朝着高速路跑的,当跑到高速路之后,他看了一眼地图,开始疾奔了起来。
王宸观摩着地图,眼神宛如鹰隼一般盯着地图,没有放过任何的细节。
手指松开缝隙的刹那,王宸的身体没有了支撑点,开始跌落。
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凸出的石块太光滑了,手掌刚抓住石块,便被王宸身体下降的力道给挣脱了!
王宸用手抓着石块,一步一步的往下爬。
王宸不敢浪费时间,顺着缝隙开始朝下进军!
前方无路,难道就要妥协?不,战争之下,任何事情都要尝试,既然前方无路,那就自己走出一条路来!毕竟,路是自己走出来的!
那么这时候问题就来了,由于敌军防备严谨,正规路线到处都是关卡不说,而且不可能在这m.hetushu.com么短的时间内抵达前线!然而王宸作为一个对此战役战略性最重要的指挥官,会怎么做呢?
“恩……”十指连心,突然的疼痛使得王宸闷哼了一声,面部微微抽搐。
最后他选择了一条“路”!
这些凸出体经过时间的流逝已经很光滑了,别说有着两米的距离,(是脚距离两米,不是手。)就算没有,也不好抓住。
一个全能的作战型指挥官,必须要有未虑胜,先虑败的觉悟,同时还要有敢拼、敢赌、敢死的决心!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指挥官也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抵达战区!
到了缝隙的边缘还要两米的平面地带,两米下面的路段也不乐观,是接近二十米的微凸地带,这些凸出的地方,尽是一些和馒头大小的石块凸出体。
“这人不要命了?在高速路上瞎跑?”不少来往的车辆司机自语了几句,有几个司机开始给高速路的交警报警。
当然,下http://m.hetushu.com悬崖只是第一步,下了悬崖之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糟了!”王宸瞳孔一缩,这里可是距离地面接近二百米,地面不是河面,跌下去……肯定会死的!
缝隙长十一米,一直延伸到平面地带的边缘。
因为在几分钟前,王宸已经从高速路下去了,他来高速路的原因很简单,寻找一个悬崖路段,这个悬崖路段是他的第一路线,也是他唯一有机会可以赶在中年人之前抵达军事山区的路线!
当然,这只是建立在走常规路线的前提下!
几十分钟之后,王宸下了有三百米,但就在这时,他的眉头微皱,因为下面有着接近十三米的平面地带。
终于,身体在跌落十来米的时候,他的双手抓住了两块凸出的石块,但也为此付出了一些代价!
一句话说的很对,走别人的路很容易,也没有危险,但想要走出属于自己的路,很难,而且危机四伏!这句话用来形容http://m.hetushu•com王宸此时的状况……很贴切。
说时迟,那时快,也就零点几秒的时间,王宸一把朝前抓去,抓在了那块凸出的石块上。
他现在身上只有一身训练服和军靴,手套没有,枪械没有,军刀没有,钱和食物、水源都没有!
说实话,如果是朝上爬的话,还容易一些,但朝下走,真的比朝上难了不是一点儿!
王宸深吸了一口气,走到缝隙那里,然后用手指抓住缝隙,双腿开始慢慢的放下,身体开始放松。
“真是不错的小家伙,南非那人的儿子吗?眼神很相似呢,呵呵……”奥拓车已经上了高速路,车上的中年人轻声自语着。
王宸的身体迅速跌落,瞬间便下滑了十来米,但跌落的时候他并没有惊慌失措,因为他清楚,如果这时候惊慌失措的话,就真的死了!
“嘭!……”接近十秒钟时间,下面传来一道微弱的石块落地声。
平面地带大约十三米,就好像一个苹果中间被割了一和_图_书刀一样,显得很不协调!不过尽管平面地带只有十三米,但想要跨越这十三米,在没有任何工具的前提下……真的很难!
终于,他的身体接触到了平面地带,手指扣在缝隙里,身体漂在半空中!他全身的重量都靠手指扣住缝隙来支撑着。
五分钟后,王宸到了缝隙边缘,他瞥了一眼下方,目光锁定在了一块凸出的馒头大小石块上,深吸了一口气,手指松开了缝隙。
“接近五百米。”王宸从石块落地的时间推断出了他距离地面还有多少米。
“噗!……”血滴溅起,王宸左手的中指指甲盖、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的指甲盖飞出。
随着这句话落下,中年人的眼神不再无精打采,他眼神中凌厉的精芒闪烁,宛如那熊熊燃绕的火焰!
这已经算不上是路了,因为这所谓的“路”上有山有河有沼泽地和林地。
“未虑胜,先虑败吗?有点儿意思。”王宸嘴角浮现一抹轻笑,他能猜到中年人给他出这个难题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