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691章 没有淘汰

“你醒了。”这时候,病房门打开,女兵走了进来。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里地外出现了一辆奥拓车的车影。
他醒来的时候看到在病房中他就不安了,因为潜意识里发生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说实话……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晕倒的,怎么来到这里的,为什么会出现在病房中!
王宸闻听此言,暗自松了一口气,说道:“我比他先到的?”
“不行,这么下去他身体承受不住的,就算事后救回来,也难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一名医务兵对着女兵说道。
“你现在的身体不能动,最少还得需要休息三天以上的时间。”女兵黛眉微皱。
“这是什么地方?”王宸对着女兵问道,表情上有些不安。
女兵神色严肃的望着王宸,正色说道:“去准备麻醉枪,剂量放多一点儿,不然我怕起不到麻醉作用。”
“速成班?”女兵一愣,皱眉望向王宸。
话语落下,王宸便摘掉手上的针头,下http://m•hetushu•com床。
“差不多一个小时。”女兵说完,对着中年人问道:“看来这个人跟你有关系呢,不过也对,只有你这个疯子才能让其他人跟着你一起发疯了。”
“现在上山取血会错过急救时机,你们谁是O型或者AB型血?”一名医务兵问道。
“不错嘛,他到多长时间了?”中年人瞥了王宸一眼,先问的不是王宸为何昏迷,而是问的到了多长时间。
“不太乐观,他失血过多,得紧急输血和退烧!”一名医务兵说道。
“是!”那名医务兵应了一声,打开急救箱,取出麻醉药,然后把麻醉药弄入麻醉弹头中,最后将麻醉弹头塞到麻醉枪里。
几名医务兵应了一声,快步离开,去拿急救工具和担架了。
“不是……”十多名驻兵和几名医务兵都不是AB以及O型的血型。
女兵站在王宸身后十米开外,她不敢过于靠近王宸。
“我的天,龙www•hetushu•com炎堂的学员?”周围的驻兵也听到了中年人的话,此时都为之震动。
“他是什么人?”女兵对着中年人的背影问道。
“什么血型?”女兵问道。
“开枪!对准他脖颈颈椎那里打!”女兵命令道。
“我没那些时间浪费,也浪费不起!”王宸一边穿鞋,一边说道。
“他在什么地方。”王宸继续问道。
“我可没让他跟着我一起发疯,而且我不疯,是他自己发疯!”中年人笑了笑,朝着前方走去,说道:“把我的车开上去,顺便帮我洗一下车,我的时间很宝贵,还有,别让这个人死掉!什么时候醒了,就让他来找我吧。”
随着奥拓车的出现,王宸的双眼慢慢的闭了起来,身体摇晃不止。
王宸一直昏迷着,昏迷了一天零十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才睁开双眼。
因为这个军事山区的士兵一旦服役,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他们才知晓龙炎堂,而且这一辈子都不会和*图*书泄漏龙炎堂的军事机密!
“军事山区,龙炎堂的医务室!放心吧,你没有被那个疯子淘汰。”女兵仿佛知道王宸在担心什么,轻声说道。
几十分钟后,危险期脱离,几名医务兵才将王宸抬上担架,朝着山上走去,女兵用棉签按着自己的输血口,跟在后面。
“AB。”医务兵应道。
女兵望着王宸的背影,心中自语了一句。
“他说你醒了之后去找他。”女兵应道。
“情况怎么样?”女兵对着医务兵问道。
他们是一直驻守在这个军事山区的士兵,自然也知道龙炎堂,不过他们跟普通士兵不同,普通部队就算是上校都不会知道龙炎堂,但这个军事山区里,哪怕一个伙房兵都知道龙炎堂。
对王宸打麻醉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因为麻醉药物对身体和大脑都没什么好处,刚才下令打麻醉枪是因为王宸身体马上就要扛不住了,为了能让王宸活命,女兵只能强行救治,但现在不同了,王宸m.hetushu.com倒下了。
“实施急救!”女兵对着几名医务兵命令道,那几名医务兵立即跑到王宸身边,开始对王宸进行各项检查。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奥拓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邋遢的中年人披着军大衣下车。
她很清楚王宸现在的身体状况,高烧四十度,从现状来看王宸肯定颠簸了很长的时间,可以说王宸的主意识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是潜意识。
“是。”医务兵点头,开始分工行事,几个人开始对王宸进行紧急退烧,几个人开始给王宸输血。
“这个人究竟是谁?”
但到底是什么东西才能让一个人在潜意识里坚持到这里?女兵想不通,她很好奇。
女兵对着奥拓车看了一眼,又瞥了一眼王宸,自语道:“难道他是在等这辆车?或者是车上的人,那个疯子?”
“我是O型的,输我的吧。”女兵拉开衣袖,对着那名医务兵说道。
映入眼帘的是病房以及扎在他手上的针头和悬挂在上面的点滴,他想坐起来和_图_书,但身体一动,脑袋便宛如针刺一般的疼痛。
龙炎堂即将开始的事情她知道,但这速成班还是建国以来第一次有学员呢!
……
这时候他身体打摆子打的更厉害了。
“对。”女兵点头。
“速成班的学员。”中年人顿了一下身子,说完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是!”话语落下,医务兵抬起麻醉枪,枪口对准了王宸的后脖颈,准备扣动扳机。
“等等!”女兵对着手持麻醉枪准备开枪的医务兵喝道,她的声音刚落下,王宸的身体也倒在了地上。
“他说什么了吗?”王宸问道。
“现在开枪吗?”医务兵对着女兵询问道。
一里地的距离很近,这时候奥拓车的距离已经不到两百米了。
“你是我的病人,我要对你负责。”女兵走到王宸身前,准备阻止王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半个小时之后,王宸还是站在那里,眼神望着前方,他等的东西还没来。
“西北方向,一里地外的房子里。”女兵如实说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