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693章 邻家女孩

来到医务室的时候,之前那个女兵正在收拾王宸的病床,她看到王宸回来了,黛眉皱了起来。
一会儿的功夫,女兵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然后开始给王宸喂饭,说道:“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先喝点粥对付一下吧,等打完点滴再吃点儿别的。”
中年人弹了弹烟灰,望向王宸。
“自信是好事,但太过于自信……可就是狂妄自大了!”
“报告首长,明白!”王宸起身,对着元明清打了一个军礼。
“没什么可谢的,你是病人,我是医生,医生照顾病人是应该的。”杜语诗将窗帘拉开,轻声说道。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吃完之后,王宸对着女兵问道。
说完,中年人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袋,将烟头灭死在烟灰缸里,便将档案袋打开,取出了王宸的资料。
拉上窗帘之后,杜语诗皱眉嗅了嗅,瞪着王宸喝问道:“你抽烟了吧?”
女兵开始给王宸和图书检查,几分钟后,她朝着病房外走去,又是几分钟过去了,她拿着点滴走了进来,然后给王宸打上。
“明天彻底恢复?你做梦呢?最少也得需要三天用点滴来慢慢调理你的身体!”女兵说道。
“怎么了?嫌清淡啊?吃不吃?不吃我拿走了。”女兵有些不耐烦了,如果王宸不是病号的话,她真的想大骂王宸一顿。
女兵看到王宸伤感的眼神,当即一愣,她没有再说话,她很聪明,可以从王宸眼神中看出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那就把药劲加大一些吧。”王宸说道。
“咕咕!……”就在这时,王宸肚子叫了起来,他自从昏迷后还没吃饭呢。
“谁让你抽烟的!”杜语诗脸色严肃了下来。
看到王宸资料的第一眼,中年人懒散的眼神猛然一变。
这个女人的身材很好,条子也很正,以陈心怡为标准,相貌一百分的话,杜语诗可以打80和*图*书分以上。
“可以,我叫王宸,谢谢你的粥。”王宸随口说道。
“刚才抽的……”王宸如实说道。
“吃。”王宸笑了笑,不过眼神有些伤感。
“呃……麻烦了。”王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你可要小心了,想从我这里毕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我知道你是一个很优秀的特种兵,但特种兵跟指挥官是两个概念!俗话说的好,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中年人翘起两郎腿。
“这个我明白。”王宸望着中年人说道。
“脱衣服,上半身衣服全脱了!”女兵对着王宸低声喝道。
中年人说到这里,又点上一根烟,紧接着说道:“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龙炎堂校长……元明清,这里的最高首长,也就是BOOS,换句话说就是这里的皇帝,这里的一切规矩都是我定的!”
“这一任的龙牙就是你啊?你的事情我听说过,从这里毕业之后,估计就是下任http://m.hetushu.com的0824大队长了吧?”中年人将王宸的资料放在一旁,笑着问道。
“你是0824的人?”中年人快速的将资料看了一遍,对着王宸问道。
“是。”王宸应道。
女兵深吸了一口气,望着王宸说道:“等着!”
“你认识他?”王宸一愣,正色问道。
“那个……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明天的时候彻底恢复吗?”王宸对着女兵问道。
杜语诗长的并不是特别漂亮的那种女人,她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也没有天生媚骨的气质,有的只是一种邻家女孩的亲和。
“让你脱你就脱,哪来这么多的废话!”女兵拿起检查工具,说道:“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然后再衡量下药的剂量,放心吧,明天肯定能让你应付过去的。”
王宸眉头一挑,将手中的烟头灭死,说道:“我觉得我说的话一点儿都不狂妄,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
离开元明清那里,王宸先去了后勤处m.hetushu.com领取了军装和军衔,然后朝着医务室走去。
“是。”王宸点头。
中年人笑了笑,说道:“我认不认识他,跟你没关系!之前的日子不算,从明天起开始算,就是你的入学期了,今天是你的报道期!我这个人从来都不浪费任何时间,你的资料我之前一眼也没看过,既然你都成功报道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看下你的资料吧。”
“领好军装和军衔后就回病房吧,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明天的时候我可不想看到你这幅病怏怏的样子。”中年人说完,眼神再次懒散了起来。
王宸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话语落下,中年人点了点头,说道:“你跟你的父亲脾气很像,只是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你父亲的能耐。”
“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女兵知道龙炎堂速成班只有一次机会,如果失败了,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有机会了,她可以猜到是元明清这么要求王宸的。
王宸看到那碗粥的瞬间,瞳孔和-图-书一缩,眉头微皱了下来。
这碗粥是红枣莲子粥,粥没什么问题,但这粥让王宸想起了一个人。
“很好,从现在起,毕业或者淘汰之前,你的军衔不再是少校,而是列兵,待会儿自己去后勤领取军衔和训练服。”
“脱衣服干嘛?”王宸一愣。
“你感觉我说的话狂妄吗?”
“你疯了吧?你当这是吃饭呢?三天的点滴一起打上,你身体受不住不说,还会有很多未知的医疗反应的,到了那时候,你会没命的!”女兵听到王宸的话,黛眉皱的更厉害了。
“那今天就一次性把三天的点滴量都给我打上吧。”王宸走到病床前,躺在了女兵刚收拾好的病床上。
“杜语诗,你呢?”杜语诗是女兵的名字,很美的名字,此时她望着悬挂在那里的点滴瓶,对着王宸问道:“这速度行不行?难受了你吱声。”
“是!”王宸应了一声,朝着门外走去。
“哦,谢谢。”王宸点了点头,将上半身的衣服都脱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