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723章 龙凤胞胎

“是这个病房,没有转移!九点半的时候,就进手术室了,现在……如果没意外的话,估计孩子都快出来了。”护士白了王宸一眼,拿着换下来的床单,走出了病房。
“什么朋友?我看是男朋友吧?你说你们这些男人,能不能有点儿承担能力了?住院的这几天,就她自己在这里,我们问她孩子的父亲在哪儿,她也不说话。”护士将王宸当成了小月的男友。
王宸刚想回话,就在这时,病房门打开,一名护士走了进来,说道:“您好,费用已经不够了,如果继续住院的话,去一楼交下费用。”
抵达市医院的时候,是上午九点四十分,他下车,在医院门口的超市买了点儿东西,提着东西朝着小月所在的病房走去。
“站在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我跟你说几句话,不管你们两人的感情怎么样,这两个孩子是无辜的,希望你好自为之。”护士说完,便离开了病房。
“……和_图_书”王宸无言以对,这护士估计把他当成那种负心汉了,不过他也懒得解释了。
“……”王宸也懒得解释了,直入主题地问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不是这个病房?还是说转移了病房?”
“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明天上午我过去看看。”王宸看了一下时间,轻声说道。
王宸来到一楼交费的地方,但一刷卡,卡里的钱不够了。
话语落下,小月低着头没有说话,王宸瞥了一眼小月,他知道,小月身上肯定是没钱了。
“我知道,护士和我说了。”王宸笑着点头。
“你和她什么关系?”护士停下手中的事,对着王宸问道。
紧接着他笑了起来,他是在为黑子而高兴。
“龙凤胎。”护士说道。
“王宸,你能帮我去办一下出院手续吗?然后……把我送到住处就可以了。”小月突然说道。
“你听我的就行了。”小月轻声说道。
“对不起,和*图*书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王宸说完,拿出手机走到一旁。
王宸知道,在做这个决定之前,小月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她宁愿一边打工,一边养着孩子,也不愿意将孩子打掉,这是一个母亲对那还未出生的小生命……至高无上的爱。
次日清晨,王宸一大早就起床,开始洗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中午十二点钟的时候,之前那名护士走进了病房,对着王宸说道:“顺产,大人和孩子都平安,不过大人出血太多了,身体有些虚弱,等医生止完血,就可以回病房了。”
“你在哪儿呢?还有,你怎么用手机的?你个兔崽子不会是把手机偷出来了吧?”少将还不知道王宸已经毕业的消息。
抵达病房后,病房中只有两个在那打扫的护士,王宸并没有看到小月。
“是龙凤胎。”小月脸色有些苍白,嘴唇发干,微笑着说道。
“好。”小月应了一声,www•hetushu.com便挂断了电话。
一点钟的时候,小月被推进了病房,重新躺在了病床上,两个刚出生的孩子在小月一旁的小床上,除了两个孩子之外,病房里只有王宸和小月两个人。
“我在西双版纳呢!我已经毕业了!您先别问这些了,我用钱有急事!”王宸说道。
生下来很容易,但生下来之后呢?带着一个孩子,小月还怎么再嫁人?
“毕业了?”少将一愣,旋即笑了起来,但紧接着喝道:“你毕业了不赶紧回来,去西双版纳干什么?还有,你要钱干什么?你别告诉我这几个月你憋的慌,跑云南去吃‘快餐’,然后钱不够了!”
他没给夜狐等人打电话,因为夜狐等人的津贴也都有用处,他给少将打的电话。
“将军,借我点儿钱,等我回去的时候给您。”王宸直入主题地说道。
“好,麻烦你了。”王宸点了点头,坐在了病床前的椅子上。
挂断电话后,王宸将和图书手机扔在一旁,靠在床头上,叹出一口气。
“朋友。”王宸如实回道。
因为他有两张卡,一张卡是每月的津贴,这张卡是他零花用的,卡里没有多少钱。
“喂。”少将接起。
试问一下,有哪个年轻的女子可以在男人死掉之后,不惜离开自家父母,也要把那个男人的孩子生下来的?
“龙凤胎?”王宸一愣,旋即笑了起来,他是真的高兴,为黑子而高兴。
“我先去交下费用,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为孩子想一下吧?”王宸说完,小月点了点头,他便离开了病房。
“好,我马上过去。”王宸起身,对着护士微笑着说道。
王宸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准备出去,但还没等他迈步呢,那名护士说道:“你出去干嘛啊?手术室你又进不去!在这里等着吧,有什么情况,我们会通知你的!”
“我只是不想麻烦你,你专程赶过来,已经够麻烦的了。”小月轻www.hetushu.com声说道。
黑子能碰到小月这样的女人真的很幸运,如今这个世界,金钱社会之下,这样的女人已经很少了。
洗漱完之后,他将行李包中的两把手枪放在身上,解体的M25狙击步枪和巴雷特以及军装都在行李包中,他穿着一身休闲装,鞋子是军靴,军刀被他放在了衣袖里。
“你好,请问……这个病房的女人呢?”王宸对着一名护士问道。
护士离开后,小月躺在那里沉默着,王宸望着她,正色说道:“有什么困难你可以直接和我说的,黑子的死,我也有责任!而且我也是这两个孩子的干爹,我和黑子是兄弟,换句话说你就是我的妹妹。”
随便吃了一点儿早餐,王宸打了一个计程车,坐客车去了西双版纳,下车后,又打了一个计程车,目的地是西双版纳的市医院。
话语落下,王宸起身,问道:“男孩女孩?”
“出院干什么?现在你身体还不能出院,而且孩子刚出生。”王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