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724章 兄妹之称

“行吧,需要多少?”少将听完,也没有继续追究王宸毕业后没回0824的事情。
王宸一阵无语,说道:“我有病啊?吃个‘快餐’,跑个几千公里地?我真有急事,而且我没回0824,就是因为这件事。”
“你和我没必要说谢字的,我家里就我自己一个人了,等你身体好些了,我带着你去我爷爷墓前,认你当妹妹!”王宸微笑着说道。
王宸将小月的情况说了一遍,说道:“事情就是这样了,就是户口的问题。”
“伯父,我就不啰嗦了,说实话,我有事求您帮忙。”王宸轻声说道。
紧接着,他从行李包中拿出那两万块钱,放到了小月的包里,说道:“这些钱你先拿着,应付一些急用什么的,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我身上的事情很多,这里不能久待的。”
“对。”王宸应道。
“恩。”小月点头,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儿,她知道王宸这么做以及认她当妹妹都是为http://m.hetushu.com了以后王宸帮她的时候,让她没有不必要的压力!
“你说说我听听,借你钱可以,但必须要用在正道上!”少将说道。
王宸开始沉思,他是认识很多人,但都是部队的,部队和户口部是很明确的两个部门!这种事情求少将的话,少将还真不一定能帮的上。
说实话,给陈天雄打电话,是王宸经过反复思索的,他认为陈天雄是最合适的人选了,因为在S市,黑白两道都会给陈天雄面子,落户口这种事情,对陈天雄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
“恩……”小月点头。
王宸交上一万的费用,然后到院外的取款机上把剩下的两万取了出来,放到了行李包中,这钱他是准备给小月的,毕竟他不可能在这里长待。
“行,马上给你转账。”少将应道,王宸的两个卡号他都知道,所以没问卡号。
他不是一个信命的人,但在陈心怡的事m•hetushu•com情上,陈天雄信了一次,专门找了看风水的大师算的日子。
“先给我三万吧。”王宸说道。
“麻烦您了。”王宸说道。
这个问题很现实,因为小月和黑子还没结婚,孩子户口根本没法落。
“好吧,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等她什么时候能出院了,让她来S市找我,户口就落在S市吧!还有,做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做的漂亮一些,帮人也是这样。”
“事情就是这样了,之前我一个特好的兄弟,但现在他人不在了,我这个当兄弟的,总不能不管吧?”
“哥……谢谢。”小月眼睛微红,抬着头望着王宸。
“真的?”小月听完,抬起头,表情上尽是高兴。
回到病房后,王宸看了看孩子,坐了下来,望着小月说道:“孩子的户口问题怎么办?”
“是!”王宸应了一声,手机的短信提示声响起,转账已经到帐了,他对着手机说道:“好了将军,我就和图书不浪费您的时间了,您忙,我处理一些琐事。”
“等她来了,我帮那两个孩子落下户口,也一起帮她转成S市户口,之后就让她在我公司挂个职吧,上班不上班的无所谓,主要是让她可以安心的照顾孩子。”陈天雄说道。
说完,王宸便挂断了电话,少将听着传出的“嘟嘟”声,摇头骂道:“他妈的兔崽子,打完钱一到帐,就不认人了。”
“日子我已经找人看了,之前你说你三个月没时间,所以我定在了一月后!但是还有一个比一月后更好更吉利的日子,那就是一星期后!”陈天雄说道。
“我来想办法吧,孩子的户口必须落下!”王宸起身,对着小月说道。
“你的事情忙完了?”陈天雄对着王宸问道。
在S市落户口真的不好落,因为S市和首都等发展城市一样,光一个户口就值几十万!陈天雄把小月和孩子落在S市,起码以后孩子的起步线……就比其他城市的孩子要高一步和*图*书了。
王宸离开病房,走到洗手间,点了一根香烟,然后拨下陈天雄的号码。
“好,那就一星期后吧。”王宸点头。
和陈天雄挂断电话之后,王宸回到了病房,望着小月说道:“好了,你不用担心孩子户口的问题了。”
小月听到王宸的话,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说,这件事她也没想好怎么办,本来她是打算等孩子出来,走一步算一步的!但现在王宸问了,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王宸笑了笑,宛如哥哥对妹妹一样,摸着她的头,说道:“好好过日子吧,之前的苦日子……都过去了。”
“谢谢。”小月点了点头,她自己是无所谓,但孩子……她不能不管,如果户口落不了,孩子大了也会怪她把他们生下来的。
“我知道……”小月低着头,轻声说道。
“王宸?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陈天雄问道,王宸从来都不主动给他打电话的,只要是打电话,那就百分百有事。
“不过龙牙,和-图-书我和你说好,这件事情处理完了,立即给我滚回来接手0824,听到了没有?”少将严肃的喝道。
“如果没户口的话很麻烦的,什么事都干不了。”王宸正色说道。
“我给你写个地址,等你可以出院了,带着孩子去S市找地址上的人,他会帮你安排好一切的。”王宸拿起笔和纸,写下了陈天雄的公司地址和电话。
“喂,伯父。”电话接通后,王宸对着手机说道。
王宸将事情的经过和少将说了一遍,不过他没说黑子的事情,只是以出车祸牺牲为借口给敷衍了过去。
这种常识的事情,只要不是小孩子都知道,但她一个女人能有什么办法?她在云南只是打工的,又不认识什么人。
“黑子?之前和你还有心怡同班的那个同学?”陈天雄问道。
“忙完了。”王宸点头,他已经从龙炎堂毕业了。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求字咱们爷俩之间就别说了,有事你说事,能帮的,我肯定帮。”陈天雄正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