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734章 炼狱出现

中年人的相貌清秀,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但这只是表面!这个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炼狱第一佣兵营的营长……天狐!
“头儿,已经都撤走了,看来不用脏了我的手了。”
“不带这么玩的吧?我好不容易来趟华夏,还没旅游玩玩呢,你就让我出境?”白人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
S市,公共墓地,一片白色的墓碑林立着。
“得了吧,五千万美金,炼狱还看不上这点儿吧?”
“是!”白人不太情愿的点了点头,离开了机场。
“第一佣兵营?六大鬼王之首……天狐的佣兵营?”
中年人说到这里,将手中酒瓶里的酒洒在墓碑上,紧接着说道:“明天是我儿子,您孙子的订婚日子,我这个当父亲的,不管怎样,还是该来走一趟的,哪怕是远远的看着也好。”
“你现在到哪儿了?”天狐问道。
“所有小队都没发现?”王宸一愣。
“好。”手http://www.hetushu.com机中响起一道沧桑的声音。
进入酒店之后,天狐对着房间检查了一遍,确定没问题了,拿出手机,打下一个号码。
就这样,一个下午的功夫,潜伏在S市境内的所有雇佣兵……都离开了!没有人敢继续留在这里,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炼狱的一句话,炼狱的一句话,对于这些二流、三流的佣兵团而言,比一个国家的威胁都要有用的多!
“二十多年了,S市的变化可真够大的啊!以前的森林都没有了,全被高楼大厦覆盖,以前跟三个足球场那么大的游泳池也没了,成了一家私人会所,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呢。”中年人望着墓碑,自言自语着。
“没错,反正我们要撤了,前些日子的事情没听说吗?DG在一夜之间就被炼狱给灭掉了,要知道DG可是第五的佣兵团,第五佣兵团都在一夜之内全军覆没,更别说hetushu.com咱们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一直到下午四五点钟,所有的琐事处理完毕。
“行了,都别啰嗦了,撤!”
王宸、夜狐、白骨以及张爷爷来到了陈家,张爷爷正在和陈天雄以及陈母商议着明天订婚的事情。
一名三十来岁的白人,坐在机场的座椅上,他耳朵上塞这一个类似蓝牙耳机的东西,手中拿着手机,手机里有很多照片,照片都是那些雇佣兵的照片。
“不会吧……”王宸微微皱眉,以0824的能力,就算这些雇佣兵们隐藏的再深,也不会所有小队都没发现情况吧?这种可能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S市没有雇佣兵了!
张爷爷今晚是在陈家住下的,夜狐等人也是。
……
“行了,你别太紧张了,可能他们都失去了耐性,离开了!”夜狐拍了拍王宸的肩膀,紧接着说道:“没有发现情况是好事,你难道还想让他们发现情况不成?”
就这www.hetushu•com样,次日清晨,晨阳初生的时候,所有人都朝着那家酒店赶去。
“记住,远远的看着就行了,别出面!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候。”天狐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说完,中年人便离开了墓碑,朝着墓地外走去,魁梧的背影显得很是萧条和落寞。
话语至此,中年人拍了拍墓碑,笑着说道:“走了,故乡的土虽好,但却不能久待!故乡的酒虽甜,但却不能久饮啊……”
“S市公共墓地,在陪我父亲喝酒。”沧桑的声音继续响起。
“龙牙,据所有小队的人报告,他们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吃晚饭前,夜狐将王宸拉到一旁,压低声音说道。
吃过晚饭之后,陈天雄和王宸说了说明天需要注意的事项,王宸一一记下。
“对,就是他!我们不管你们了,来这里我们只是为了钱,如果没命花钱的话,要钱有什么用?”
“别啰嗦,阎主已经抵达华夏了,我也已经到机场了,m.hetushu.com如果你不想让阎主生气,还是老实点儿的好。”一名身高一米七左右,体格中等的中年人走在机场中。
陈心怡告诉了王宸明天举行订婚仪式的地方,王宸听完后通知了杨洪老人,然后交给了夜狐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就是……通知军区的所有来者,那家酒店的地址!
一名穿着西装,体格魁梧的中年人站在一块墓碑前,中年人的相貌看不清,因为他戴着一个青铜面具,他的眼神中流露着无尽的沧桑。
“不该问的别问。”说话的功夫,天狐已经走到了白人的面前,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低声喝道:“滚到边境去。”
“据情报上说,订婚的对象是S市一个叫陈天雄商人的女儿,据陈天雄发出的请帖内容上,明天会在陈氏企业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进行订婚仪式,地址等会儿我给你发过去。”天狐对着手机说道,以炼狱的能力想要知道王宸订婚的事情很简单,调查陈天雄也很简单。
“知道了www.hetushu.com,你可以出境了,和营里的兄弟们在境外候着。”一道声音在耳机中响起。
看到白人离开,天狐也离开了机场,住到了机场外的一家酒店中。
“我知道!好了,你负责自己的事情吧,先挂了。”说完,手机中便传出“嘟嘟”声。
……
“对。”夜狐点头。
“二十多年了,我没做到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说实话,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跟您一样,您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您却是一个合格的爷爷。”
“可能我太紧张了吧。”王宸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别犯傻了!听说炼狱的第一佣兵营已经在前往华夏的路上了,现在南非战区内由于上帝殿堂内讧,炼狱可悠闲的很!”
“撤!……”潜伏在S市内的雇佣兵们互相议论着。
“不是吧?阎主都来了?头儿,能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什么大事了吗?”白人问道。
“我就想不通了,炼狱为什么要管这种事情!难道他们想要这五千万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