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761章 神秘录像

“夜狐,你们到底干嘛去了?”血狼瞥了王宸和少将一眼,王宸和少将正在打饭,他对着夜狐问道。
“是不是有点儿好奇?”少将起身,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唰!……”众人都坐了下来,开始吃饭。
“去给其他特种部队指点和交流去了。”夜狐按照王宸和他说好的,敷衍道。
“伙食怎么样?又没有怀念这种味道?”少将指着饭菜,对着王宸问道。
“没问题。”少将点头。
“你又失去先机了,一好奇,你就被我给牵着走了,你不应该给我说话的机会,记住,双方对战的时候,战局越僵持,就越对有利的那一方没利!”少将说道。
“我要改变0824,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改变,期间可能会引起高层们的反对,我希望将军到时候可以帮我挡一下。”王宸正色说道。
“是,我记下了。”王宸大声说道。
“来,跟我说说是怎么对付这十三个国家的。”两个小本上和图书只记载了心得和0824以及五大特种部队需要改变的地方,并没有记载其经过。
“是!”王宸起身,快步走到门前,将房门打开,然后和少将一起离开了房间,朝着食堂走去。
“坐下。”少将让王宸坐下,从抽屉的暗格的取出一个档案袋,将档案袋扔给王宸。
王宸将一旁的行李包打开,从中取出这一路夜狐记的笔记和自己的心得,然后交给了少将,说道:“都在这里面了,不过将军,我有个请求。”
“记住,下次长个记性,双方对阵,谁先沉不住气就失去了先机,失去了先机,仗还没打呢,就等于输了一半!”少将对着王宸正色说道。
“别说话了,龙牙和将军过来了。”白骨轻声提醒了一声,血狼和夜狐立即闷起头开始吃饭。
“这是……”王宸对着少将问道。
“将军,大队长!”看到王宸和少将一起走进来,“唰”的一声,和-图-书全员立即起身,对着王宸和少将打了一个军礼,大声喝道。
王宸和少将走在一起,坐在了距离血狼等人不远的饭桌上,他们两人的饭菜和其他人的是一样的。不过就算他们不来食堂吃,在办公室里吃,也是一样的!
来到食堂之后,0824的全员基本已经到齐了,夜狐和白骨正和血狼他们坐在一起。
看到少将答应的这么爽快,王宸一愣,起身问道:“将军,您就不问问我怎么改变?就这么答应了?”
“坐。”待到夜狐和白骨离开后,少将对着王宸说道。
“夜狐、白骨,你们两人回去吧,下午不用训练了,好好休息一下。”少将望着夜狐和白骨,轻声说道。
“都坐下吧。”少将和王宸回了一个军礼,喝道。
三个小时之后,直升机在0824军事基地降落。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放开手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干就可以了,有什么和图书问题,我是你的首长,我给你担着!我担不了,不还有我的首长给我担着么?”少将把两个小本放到抽屉里,笑着说道。
“知道我留你下来,要干什么吗?”少将对着王宸问道。
“不跟你闹了。”少将笑了笑,问道:“这次交流的情况怎么样?给我说说。”
“进来。”少将的声音传出,王宸三人推门而入。
“爱信不信,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夜狐翻了翻白眼,不搭理血狼了。
王宸坐了下来,少将的警卫员给王宸沏了一杯茶,端给王宸,王宸接过,放在一旁的茶几上,对着少将问道:“将军,您让夜狐和白骨离开,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跟我说?”
“你扯淡呢?给其他特种部队指点交流?指点交流二十多天?你忽悠小孩子吧?”血狼一副不信的样子。
“有将军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王宸笑了起来。
刚降落,王宸、夜狐、白骨三人便朝着少将的办公室跑去,而少将也已和*图*书经知道王宸他们回来的消息了。
“有点儿。”王宸点头,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他也不例外。
因为在直升机进入华夏边境的时候,他就已经接到消息了。
不过他也没撒谎,他们的确是去给其他的特种部队指点和交流去了,只不过……不是跟华夏的五大特种部队,而是跟其他国家的!
“呃……”王宸应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到里面东西的时候,王宸一愣,因为档案袋里并不是资料,而是一个录像带!
“不错,处理的都挺好的。”少将听完,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他起身说道:“走吧,我也去食堂和你们一起吃饭,然后和你们一起看看那个录像带。”
“报告!”
“是!”王宸点头,他没有继续问,这点儿耐性他还是有的,不就是等到晚上嘛。
“哟,出去一趟长见识了,竟然看出我有话要和你说了?”少将放下手中的档案袋,望着王宸,笑着说道:“不过这急性子还是没改http://m.hetushu.com,既然你知道我有话要和你说,你就这么沉不住气吗?该沉不住气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王宸接住,坐了下来,打开档案袋,取出了里面的东西。
王宸、夜狐、白骨三人站在门外,大声喝道。
“不急,等吃晚饭的时候,你将0824的全员都集合起来,你们一起看看。”少将没有告诉王宸这录像带是什么。
“是!”夜狐和白骨对着少将打了一个军礼,便离开了房间,顺手将门关上。
王宸长话短说,将这二十多天的经过和少将说了一遍,期间少将听到韩国的足疗时,连连摇头,但听到王宸对巴基斯坦的坦诚相待时,又连连点头。
“说。”少将接过,一边看,一边说道。
“将军,我不是来这里听您讲课的。”王宸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
“不知道。”王宸如实说道。
“必须怀念啊,一靠近食堂,我就开始流口水了。”王宸拿着鸡腿啃了一口,又夹了一大口牛肉塞到了嘴里,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