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882章 言语之战

“老首长,晚辈刚才说的赞同您,理解您,是站在家事的立场上来赞同和理解的!您是长辈,长辈在乎晚辈的安危,这属于人之常情,谁也不可避免!”王宸正色说道。
贾老可是老姜了,王宸话语落下的时候,他就明白了王宸的打算,忍不住点头,笑着说道:“后生可畏啊,不愧是开创龙炎堂速成班的第一人呢。”
“既然是谈家事,那我这个老头子就明言了,俗话说的好,隔辈亲,你说站在一个老人的立场上,你要带明月去南非战区,考虑过我这个当爷爷的想法吗?”贾老直入主题,对着王宸挑明了。
说到这里,王宸点上一根香烟,紧接着说道:“谁都是爹妈生的,爹妈养大的,站在家庭立场上,我无法反驳你,但是站在国事立场上,我必须要批评您!对于贾明月参战南非战区的事情我是提前和她打好招呼的。”
饭菜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饭菜,连普通特种部m.hetushu•com队的饭菜质量都比不了,八个人,七菜一汤。
“家里肯定先谈家事,国事嘛……谈完家事再谈也不迟。”王宸轻声说道。
“今天来,晚辈只想和老首长摊个底,南非战区的作战名单已经上交,想要修改?可以!请让军委主席亲自给0824颁发修改命令,除此之外,谁也不行!”
虽然这只是简单的几句对话,但从这几句对话中,贾老足以看出王宸在对待一件事情上的思考能力、应对能力以及原则性。
“没错。”贾老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但这个聊天也分好几种,你说是聊家事呢?还是聊国事?”
贾老举了举手,叹出一口气,望着王宸说道:“老糊涂了,老糊涂了……”
“老首长,家事谈完了,是不是也该谈一下国事了?站在家事,也就是家庭的立场上您是对的,我是错的!但是站在国事的立场上,老首长未免显得太过和_图_书小气了吧!”
王宸的话没说完,但意思每个人都明白了。
“她也同意了!前去的其他人,临决定参战名单之前,我都询问过他们自己的意见!他们都同意了,并写下了遗书!我已经记不清这是我第几次写遗书了,自从加入特种部队,遗书我就没少写过。”
在贾老动筷之后,众人也开始吃了起来。
王宸闻听此言,笑了笑,没有立即回话,贾老又在给他下套,让王宸顺着他的话接话了!而且这时候,王宸还必须顺着他!因为……这是在家里,在家中不谈家事,难道还谈国事吗?既然是谈家事,那就肯定牵扯到贾明月了。
“那你是怎么看这件事情的?”贾老没有管贾明月,望着王宸问道。
“老首长过奖了,我的老师曾经和我说过一句话,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一切!所以老首长……我们还是珍惜一下时间吧。”王宸微笑着说道。
“哈哈和-图-书……”贾老听到这句话,大笑了起来,说道:“好,好,好,拿元明清那小子的话来压我这个老头子了!”
“老首长是人之常情,晚辈可以理解,也赞同老首长的看法。”王宸望着贾老,正色说道。
“没错,贾明月是您的孙女,您担忧她的安危属于正常,但是您只想着您孙女自己的安危,而忽略其他士兵们的安危,未免太护短了一些吧?”
王宸笑了笑,说道:“我很清楚我自己的身份,也知道在和谁讲话!老首长是我尊敬的人,抗战时期立下了汗马功劳,军功章估计都可以装满一个木箱!”
话语落下,贾老皱起了眉头,没有言语,贾丰年起身,一把拍在饭桌上,对着王宸喝道:“龙牙,你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搞清楚你是在和谁说话!”
所以……王宸说先谈家事,后谈国事!这样的回答一是顺了贾老的意思,二是给他自己留了一条后路,不至于一下子就被将死!m•hetushu.com
“哦?什么意思?”贾老望着王宸,笑着问道。
这时候,王宸已经吃了一个半饱了,他放下筷子,望着贾老,说道:“老首长,您不是想聊天吗?”
从吃饭开始,到目前的五六分钟里,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有些压抑。
“但是,尊敬归尊敬,一码事归一码事!老首长如果想单纯的和晚辈聊天,晚辈很乐意!但如果老首长拿着革命先辈的架子来压晚辈,想让晚辈屈服,从而修改已经下达的命令……”
餐厅不是很大,跟正常家庭的餐厅一样大小。
“那事情就这么定下来……”贾老点了点头,刚想说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吧,但他话还没说完呢,王宸便将其打断。
如果他只是说谈家事的话,那么接下来他就很被动了!因为既然是只谈家事,那么就不能扯到部队上,不能扯到部队上,王宸就没理了,毕竟这是贾家,他终究是外人,一个外人谈人家的家事,能占什么理儿?
和*图*书龙牙……”贾明月愣了下来,黛眉紧皱的望着王宸,她没有想到王宸这么快就直接妥协了。
“您孙女,贾明月是有爹有妈,有爷爷的,难道我0824的其他人就是没爹没妈的?我王宸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进入餐厅,在贾老坐下之后,贾丰年、贾丰收等人坐下,王宸才坐了下来。
“爷爷……”贾明月此时微微皱眉,想要起身说些什么,但还没等她开口的呢,便被贾明月的母亲给拉了下来。
“不敢。”王宸笑着回了一句。
贾丰年和贾丰收相视了一眼,笑而不语,特别是贾丰年,心中暗想道:“你虽然是0824的人,也可以不给我这个首都军区第二部队首长面子,但老首长的面子……你总不会不给吧?”
“老首长说的对,隔辈亲!当爷爷的,对自己的孙女、孙子都是很爱护的,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我也有爷爷,所以很能体会老首长的心情。”王宸点头,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