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904章 殿主出招

“这群废物,就知道争功夺赏……”上帝殿堂的殿主听完,便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紧接着说道:“不过好在第二主力部队没有折损,第三主力部队只是折损了些许。”
“上帝殿堂没攻过来,喊你干嘛?怕你昨天用脑过度,让你好好休息一下。”彼特笑着说道。
这里是上帝殿堂西南战区的指挥部,不过现在已经成为了维和部队的指挥部了!这里面有着很多乱七八糟的资料,不过这些资料对王宸他们来说一点儿用都没有!王宸和彼特准备离开,但就在这时候……
“对。”胸口挂着金色十字架勋章的西方中年人应了一声,问道:“殿主的意思,是要不惜一切代价灭掉他吗?”
“传我令,让西北战区的兵力立即转移到东南战区!”上帝殿堂的殿主正色喝道,紧接着说道:“只要我们明天不进攻,红色龙牙肯定会把战略目光盯到西北战区,西北战区就四万兵力,如果被包围了hetushu.com,逃无可逃!”
“西南战区……沦陷了!”胸口挂着金色十字架勋章的西方中年人,面色严肃地说道。
“看来上帝殿堂的行事挺周密的,有用的东西都没放在这里。”彼特轻声说了一句。
南非战区,中央战区,上帝殿堂总部,某宫殿中,时间,清晨。
话语落下,胸口挂着金色十字架勋章的西方中年人一愣,说道:“殿主是想亲自和红色龙牙对决?”
“我靠,你们两个在这儿呢,害的我们好一顿找。”北极熊和莱恩走了进来,一同而来的还有夜狐等人,其中北极熊对着王宸和彼特抱怨道。
“你们几个还不休息干嘛呢?”王宸对着莱恩和北极熊问了一句。
“不,现在维和部队兵力聚集在一起,如果强攻的话,怕是正中了红色龙牙的下怀!”上帝殿堂的殿主说到这里,冷笑了一声,紧接着说道:“既然他想和我玩,那我就陪他好好http://www.hetushu.com玩玩,传我令,从现在开始,收回各大战区指挥官的直接指挥权。”
“送给他们了。”上帝殿堂的殿主冷笑了起来。
……
彼特翻动着桌面上的资料,顺口对着王宸问了一句。
“属下明白了。”胸口挂着金色十字架勋章的西方中年人点头,正色应道。
“殿主,不好了。”胸口挂着金色十字架勋章的西方中年人大步走进殿内,朝着正在吃早餐的上帝殿堂殿主走去。
“走吧,我们也去休息。”王宸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不早了,对着彼特知会了一声,便离开了这里,和夜狐等人一起去休息了。
“怎么没喊我?”王宸揉了揉太阳穴,轻声问道。
“啪!……”话语落下,上帝殿堂的殿主甩手将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地上,酒杯摔碎,碎片四溅,酒水也溅了一地。
“没什么发现,都是一些没用的东西。”王宸说到这里,拿起外围战区的地图,晃http://m.hetushu.com了晃,紧接着说道:“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发现,这个就是最大的发现了!”
自语完,王宸来到了指挥部,此时莱恩、北极熊、杰克、彼特四人已经在了。
现在的上帝殿堂可不是之前的上帝殿堂了,一是他们兵力不多了,二是他们财力也不多了,丢了西南战区的一个军火库,上帝殿堂的殿主有些心疼!不过好在武装直升机以及战地坦克等重型装备没丢。
“有什么有用的资料吗?”
王宸一直睡到下午两点钟,才醒了过来,醒后他看了一下时间,立即起床,自语道:“一直没人喊我,也就是说上帝殿堂没有攻过来,奇怪……这不像是上帝殿堂指挥官的作风啊。”
“切,没劲儿。”北极熊挥了挥手,朝着门外走去,说道:“去睡觉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没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是一些废纸。”
“统一接受我的调令!从今天开始,我要在总部……亲自指挥这场http://www.hetushu.com战争!”
“正常,有用的东西谁也不会放在明面上!要么记在脑子里,要么……就掌握在上帝殿堂的金色成员手里!这个指挥官只是彩色十字勋章等级,还不够格呢!”王宸现在对上帝殿堂的等级了解可是很深刻的。
“杀!株连九族!”上帝殿堂的殿主随口说了一句,继续说道:“不杀他,难以震慑其他指挥官!如果其他指挥官继续争功夺赏,那么……我们必败无疑!那个混蛋,把西南战区拱手送人也就算了,还把西南战区的军火库就这么丢了!”
……
胸口挂着金色十字架勋章的西方中年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上帝殿堂殿主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上帝殿堂的殿主闭起双眼,沉默了下来。
“还不困,怎么样?这里有什么发现吗?”莱恩轻声问道。
“红色龙牙现在就在西南战区吧?”上帝殿堂殿主对着胸口挂着金色十字架勋章的西方中年人问了一句。
“你感觉我们手下的指挥官们m.hetushu.com,有人是他的对手吗?一个个的都被耍的和猴子一样!还没开战呢,就已经被红色龙牙掌控在手中了。”上帝殿堂的殿主正色说道。
王宸打开抽屉,对着抽屉里的档案袋看了几眼,里面是有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没什么用,这些资料纸对他们而言也只是废纸!
“睡醒了?”彼特对着王宸问了一句。
“属下领命。”胸口挂着金色十字架勋章的西方中年人应了一声,便离开了宫殿,去传达命令了。
“又怎么了?”上帝殿堂的殿主喝了一口红酒,轻声问道。
“殿主,那西南战区的指挥官,该怎么处置?”胸口挂着金色十字架勋章的西方中年人问道。
“西南战区沦陷?开什么玩笑!第二主力部队不是就在西南战区吗?而且外围四大战区不是随时可以相互支援吗?这才几天时间?就沦陷了?”上帝殿堂殿主眼神冷冽了下来,大声喝道。
“那西北战区……”胸口挂着金色十字架勋章的西方中年人微微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