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954章 如今局势

说到这里,杰克叹出了一口气,紧接着说道:“目前,维和部队还有八万兵力,上帝殿堂保守估计最少还有十六万的兵力!毕竟重型机械他们是我们的数倍。”
王宸说到这里,对着黑鹰伸出手掌,说道:“有没有香烟,给我一根。”
“嘶嘶!……”宛如铁板鱿鱼的声音发出,伤口止住了流血,王宸深吸了一口气,将已经烧到嘴的烟把吐掉,靠在座椅上面!现在只需要回到西南战区,然后消毒一下,缝几针就可以了。
“面对上帝殿堂如此突然的猛烈攻击,我们一时间接应不暇,不到五天的时间三个战线点全军覆没!之后我们将指挥权交给了黑玫瑰,用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时间才算是勉强挽回了必败的局势!”
伤口刚处理完,王宸便站了起来,走到会议桌前,坐了下来,直入主题的对着杰克和彼特问道:“说吧,我们离开的那段时间里,到底怎么回事?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兵力?上帝殿和图书堂还有多少兵力?”
战争的确让人成长,他记得第一次受伤的时候,林梦儿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他都流汗了,但现在……这点儿疼痛对他而言,已经可有可无了。
杰克摇了摇头,说道:“三天前的时候就来消息了,由于我们失利,半月内被歼灭十万兵力,不光世界各国不看好我们,就连总部也不看好我们,征集十万维和部队的事情别想了,已经否决了!只不过这几天战事太多,我忘记和你说了。”
“但那时候也已经是回天乏术了,西北战区十个战线点全军覆没!我们前天的时候才撤回了西南战区,上帝殿堂的一次总攻没有成功,便没有继续追击!估计是想慢慢的吞掉我们。”
在王宸处理伤口的时候,杰克和彼特已经知道上帝殿堂亲卫队已经被解决了,彼特对着杰克使了一个眼神,意思是让杰克说。
话语落下,天狐等人微微皱眉,王宸也面色严肃了下来,叹hetushu•com气说道:“短短不到半月的时间里,就被灭掉了十万兵力!看来在我们离开之后,上帝殿堂就想一鼓作气吃掉你们了,因为这样,就算上帝殿堂的亲卫队失败,我们也对他们造不成什么威胁。”
杰克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你们离开之后,上帝殿堂像发疯了一样,突然对我们发起了全方位的总攻,他们中央战区的兵力也调了过来,第一主力部队也来了!”
黑鹰瞥了一眼王宸的伤口,对着他问道。
点上烟之后,王宸把香烟叼在嘴里,从口袋中拿出军用zippo打火机,将其打着,放在了机舱铁面上,然后拔出军刀,将军刀放在打火机的深蓝色火焰上烤着。
王宸叹出一口气,他挂彩了,腹部被一片流弹击中,估计弹片还在肚子里,如果不是防弹战术背心替他挡了那么一下,怕是这片炮弹爆炸后的流弹就能穿透他的身体,此时他脸色苍白,鲜血还在不断http://www.hetushu.com的流出。
指挥部中,阎主、天狐、爆熊、毒蜂、黑鬼、响尾蛇、曼陀罗、黑鹰、紫罗兰九人坐在会议桌的一旁,彼特、杰克、莱恩、北极熊四人坐在另一旁,夜狐、战豹、飞虎、白骨、血狼五人站在那里。
彼特点头,说道:“是啊,如果不是黑玫瑰的话,说不定我们真的被他们一鼓作气给吃掉了。”
“这点儿疼算不了什么。”王宸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从贾明月开始缝到结束,用了三分钟的时间,三分钟内面色如常,眼神也是平静的一点儿波澜都没有。
“对。”彼特点了点头,瞥了一眼杰克,问道:“对了,联合国不是征集十万维和部队吗?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我记得当时我让你和总部联系这件事情的。”
黑鹰点了点头,对着自己作战服口袋摸去,摸出一盒已经皱巴巴的烟盒,烟盒里还有几根香烟,不过香烟都断了,他抽出半根,点了上去,递给王宸,王宸接过www.hetushu•com,猛抽了几口,显然伤口很疼,并不是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轻松。
大约五六分钟的时间,军刀的刀锋被烧红了,王宸一把拉起自己的作战服,将受伤的腹部露了出来,然后拿出装备包中的急救箱,用里面的医用钳将腹部内三四厘米的流弹片取了出来!最后,王宸拿起烧红的军刀,用军刀烧红的刀锋一角对着伤口贴了上去!
“行了,废话还是别说了,也别说什么丧气的话了,局势都已经这样了,还是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吧,这才是当务之急。”王宸点上一根香烟,吸了一口,轻声说道。
四十分钟之后,联盟军和炼狱的众人回到了西南战区的一个战线点,过了没多久,维和部队的兵力也撤回来了,一部分人去休息,一部分人去警戒。
军用打火机都是烧油的,只要里面还有油,它就不会灭,而且zippo打火机只要点着了,哪怕是再猛烈的强风都吹不灭,除非你自己扣上盖!
“对于活下来的人来说和*图*书是刺激,但对于牺牲的人来说……就是死亡。”
“如果不是大家配合我,我也做不到这些。”贾明月谦让的说了一句,坐在了王宸旁边。
“好了。”贾明月处理完王宸的伤口,将急救包收起,同时将沾着血的棉纱丢到了一旁。
“小伤而已,死不了。”
“忍着点儿,伤口挺深的。”贾明月将麻药放下,开始给王宸用线缝伤口,这些线是可吸收的医用线。
“不用。”王宸摇头,毫不犹豫地说道,麻药多多少少的会影响人类的脑部,所以为了可以有清晰的思维和对战局的掌控,王宸宁愿痛上一阵,也不愿意打麻药。
“打麻药吗?”贾明月拿起针线,戴上消毒手套,对着王宸轻声问道。
王宸嘴里咬着一根香烟,平躺在临时架起的一张单人床上,贾明月正拿着碘伏给王宸的伤口消毒,碘伏泼到伤口上,白沫突突的冒了出来,不过相比起酒精来说,碘伏并没有太大的不适感,消毒的疼痛几乎可以忽略。
“伤口没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