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974章 阎主殿主

所有人都要死?阎主可不相信上帝殿堂的殿主在说大话,他既然说出了这句话,那就代表他有着绝对的把握可以做到!毕竟不管是上帝殿堂的殿主也好,阎主也罢,他们两人都不是小孩子,更不可能会玩过家家的幼稚游戏!
上帝殿堂的殿主起身,拿起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从上面走了下来,当他走到阎主身前的时候,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说道:“喝几杯吧,当然,如果阎主想现在就动手,我也奉陪。”
“是吗?但我不知道你我之间有什么可以聊的。”阎主一脚将前方西方中年人的尸体踢开,随口说道。
就在这时,阎主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军刺,他连看那名胸口戴着金色十字架的西方中年人一眼都没看,军刺随手朝着后方一挥,便将那名胸口戴着金色十字架的西方中年人脑袋刺穿。
总之现在,上帝殿堂的殿主认为阎主会死,阎主也认为上帝殿堂的殿主会死,两人都对自己和*图*书的预感有着信心!
“现在是不是也该来算一下……你我之间的恩怨了?”阎主青铜面具下传出一道笑声,对着上帝殿堂的殿主紧接着说道:“当然,如果你想要注射药剂,我可以给你时间!这仇恨在我心中已经埋了几十年了,如果简简单单的就把你给杀了,太便宜你了!”
“你的信心是从哪儿来的?”阎主听闻此言,平静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凝重。
“不用了,不就是黄金列车吗?我早就知道了。”阎主望着上帝殿堂的殿主,随口说道。
“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上帝殿堂的殿主喝了一口红酒,微笑着望着阎主。
“呵呵……”上帝殿堂的殿主笑了笑,说道:“反正这里的人都要死,早死晚死的,不都一样吗?”
“之前我就一直想要见你,也知道你我总有一天会相见,相见的时候……要么就是炼狱覆灭,要么就是上帝殿堂覆灭,再要么……就是两者同时覆灭http://www•hetushu•com!”
上帝殿堂的殿主听闻此言,笑了起来,说道:“汤姆,呵呵,真不简单啊,竟然被他阴了一道!黄金列车的事情你们已经都知道了,想必也知道波兰黄金列车的事情了,汤姆和你们碰面前,难道没告诉你们波兰黄金列车的消息吗?”
“没有。”阎主如实说了一句,紧接着说道:“不过我们也不需要,因为……波兰的黄金列车已经被我们搬空了。”
“汤姆被你抓住之前,我们和他有过交集,他主动将窃听器吞到了肚子里,所以当时你们的谈话……我们全听到了。”阎主轻声说道。
“你们的幕后黑手是谁?”阎主平静的眼神盯着上帝殿堂的殿主,语气严肃了下来。
“那随便你吧。”上帝殿堂的殿主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举起酒杯和阎主碰了一杯,然后一口饮尽。
“喝酒。”上帝殿堂的殿主没有回答阎主的问题,转移了话题,将两个酒杯和图书倒满。
军刺拔出,鲜血和脑浆不断的从胸口戴着金色十字架的西方中年人脑袋流出,胸口戴着金色十字架的西方中年人倒在了地上,全身抽搐着,抽搐了不到几秒钟,便不动了。
“不愧是阎主啊,厉害。”
“你知道我们的秘密吗?财富的秘密。”上帝殿堂的殿主轻笑,紧接着说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
“关于……蔷薇的秘密!你知道这个秘密后,肯定会很高兴的。”上帝殿堂的殿主走到阎主身前,俯下身子,对着他耳边轻声说了起来。
两人坐了下来,上帝殿堂的殿主将两个酒杯倒满酒水,把一个酒杯推到阎主面前,说道:“摘下面具吧,都这时候了,没必要了。”
此话一落,上帝殿堂的殿主眉头微皱,阎主继续说道:“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我们是通过一个佣兵团无意的发现而注意到的,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我们不可能放过。”
话语落下,上帝殿堂的殿主一愣,眼神有hetushu.com些诧异,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或者……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阎主也没有继续再问,都这种情况了,上帝殿堂的殿主不想说,那就代表他不会说!既然他不说了,那么继续问下去,也是自讨没趣。
阎主举起酒杯,闻了一下酒水,虽然只是这么一闻,但他也知道,这酒水里没毒,也是一口饮尽,说道:“你不是想聊几句吗?那就别浪费时间了。”
上帝殿堂的殿主瞥了一眼阎主,将酒杯放在青铜十字架座椅把手上,紧接着说道:“刚才被你杀的那人,在上帝殿堂里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了,注射了A级药剂,竟然还被你给秒杀了,佩服。”
话语落下,上帝殿堂的殿主笑了笑,望着阎主说道:“急什么,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不如聊几句吧!”
“现在你知道这些有用吗?”上帝殿堂的殿主摇头一笑,说道:“我已经说过了,今天,所有人都要死!你就算知道了,也hetushu.com没有任何用处,因为……你也会死!”
“这个人的死,或者说这个人,好像在你眼里,一点儿价值都没有呢。”阎主望着上帝殿堂的殿主,语气平静地说道。
“抱歉,已经习惯了,毕竟戴了接近二十年的时间,现在想要摘下,很别扭的。”阎主没有摘下面具,只是将嘴部的面具摘了下来,这个面具是经过特殊手法制造的,并不妨碍进食和饮水。
“呵呵……”上帝殿堂的殿主笑了笑,问道:“你想问什么?”
“厉害。”上帝殿堂的殿主笑着点了点头,阎主瞥了上帝殿堂的殿主一眼,问道:“不过我有一件事不理解,就算你们有钱,武器和装备也不是想买就可以买到的吧?”
“我们华夏有个规矩,不管一个人多么的作恶多端,在死之前,也会满足他一个愿望,现在既然你想喝断头酒,那我就满足你。”阎主说完,朝着前方十米外的石桌走去,上帝殿堂的殿主随之跟上。
“什么秘密?”阎主随口应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