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天谴兵团

第1043章 一生为战

话语落下,林老、李老、贾老都没什么意外之情,只有张老和张家的将官们齐齐一愣,有一名中将当场都激动的站了起来。
“我和军委处汇报一下,然后开个会议,看看其他人怎么说吧。”高层对着话筒说道。
“将军,我为国家做的已经够多了,现在……恳请您,让我自私一次吧!我不能失去我的父亲,我有很多的话,想要和他说!现在的我,只想好好的当一个儿子,然后做一个儿子该做的事情!”
“退伍之后,你想怎么做?”少将对着王宸问道。
“我过去吗?”少将问了一句。
“不用了,等我消息吧!”高层说完,便挂断了电话,然后和军委处汇报了一声,毕竟0824是直接由军委处调动的,哪怕是退伍,也需要先禀告军委处。
王家,在这些军人世家里,应该算是最悲催的一个家族了!王宸的爷爷一生征战,最后因为某件风波无奈隐世,哪怕“走”和-图-书的时候,都没有几个人知道。
王宸的爷爷一生征战,王宸的父亲也战斗了大半生,王宸……以后就算退伍,雇佣兵生涯中,更是会战斗不断!
梅老、贾老、张老、李老、林老都在,还有很多在任的上将和中将也在,等该到的都到了的时候,会议也开始了。
“想必大家都很清楚这次会议是为什么而召开的,而现在,关于龙牙的身份,也没有瞒着的必要了!”梅老拿着酒壶,喝了一口烈酒,将王宸的身世先说了一遍。
阎主以前没事的时候就在想,这到底算不算一个诅咒?还是家族的宿命?说实话,阎主是不希望王宸也有这种宿命的,他希望王家的宿命可以在王宸身上终结,不过……这种宿命,始终终结不了,如果这么简单就终结了,那也就不是宿命了!
至于他为何激动?他怎能不激动?王宸的母亲是他的姐姐,而王宸是他的亲外甥,和-图-书他能不激动吗?
说到这里,王宸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说道:“不过,我必须要退伍!之前我一直认为我没有父母,部队就是我的一切,战友就是我的所有,国家是我唯一的信仰!”
第二种意思,少将不傻,知道如果王宸不退伍,就和天狐他们一起去调查的话,事后肯定会追究到华夏头上!毕竟以后王宸他们干的事情,已经可以说是超出了国家军队该有的底线了!
“什么?退伍?那个混蛋怎么想的?”接电话的高层听完少将的汇报,立即大骂道!少将把事情的缘由说了一遍,说完后,高层沉默了下来,因为这个高层知道王宸和阎主的关系。
“但是现在不同了,我父亲生死未知,这么多年,我连身为一个儿子该做的事情都没做到过!对于国家,我问心无愧,我付出了我的忠诚,付出了我可以付出的一切!”
王宸没有回话,少将拿起话筒,拨下了和_图_书一个号码,很快就接通了,然后少将直入主题的把事情说开了。
王宸的父亲,同样一生征战,为了心中的执念,远走南非,天天与枪火为伍!至于王宸,自从进入特种部队之后,战斗几乎就没停止过,哪怕退伍之后,战斗……依然会继续!
南非战区核爆的事情他知道,也知道阎主和王宸的关系,虽然少将不知道阎主被谁带走了,但现在听完王宸的这些话,他也可以将事情的经过猜个七七八八!
少将叹出一口气,他想起了小时候几大军事家族聚在一起时候说的一句玩笑话,王家是受了诅咒的家族,这个家族的人……注定终生为战!
“很多人在见过我之后都说过,我就好像是专门为战争而诞生的人,这应该就是宿命吧!在对待战争上,我和常人的感觉不同,常人多多少少会对战争产生恐惧心理,而我……心中竟然有着期待!”
王宸的话语落下,少将坐了下www•hetushu.com来,沉默不语。
本来他以为王宸退伍是厌倦了部队生活,或者是想结婚生子,但是现在看来……他错了!如果是其他的理由,少将可以怒骂回去,但是对于这个理由,他实在拒绝不了!也不忍心拒绝。
“但对于亲情和爱情,我一直是失败的!对于爱情,我一直畏首畏尾,对于亲情,我一直渴望而又不可及!”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选择权,不过……最好能留下他,这是一号首长的原话!”军委处给出了答案,也就是说……会议可以召开了,只不过这个高层会议,是专门为了王宸退伍的事情而召开的!
“或许……你注定一生为战吧!”少将起身,走到王宸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其他的一些之前不知道王宸身世的高层,此时也都很诧异,但没有在表情上显露出来。
一个小时之后,首都军区会议室。
“当我知道我父亲还在世的时候,这些依然未曾改变!如果我父亲和-图-书没有出事的话,我想……我会一直待在部队里,哪怕对我的未婚妻,我应该也会一次又一次的拿借口敷衍,不会退伍。”
少将的话有两种意思,第一种,让一名最优秀的军人成为雇佣兵,这本身就是一种折磨,因为军人……都看不起雇佣兵这种职业,在很多军人眼里,雇佣兵就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干的那种人!当然,炼狱除外。
“之前我以为这是我的心理问题,是不是需要去看心理医生,但一直也没有机会去看。”王宸笑了笑,轻声说道。
“虽然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但我还是需要和高层汇报一下,毕竟你的身份太特殊了,我估计……他们不会轻易就放你走的。”少将望着王宸,正色说道。
“雇佣兵。”王宸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雇佣兵”三个字,话语落下,少将明白了过来,拍着王宸的肩膀,说道:“真是委屈你了。”
“路是我自己选的,没什么委屈不委屈的。”王宸轻声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