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天谴兵团

第1082章 家主约翰

马迪·罗斯柴尔德听闻此言,顿时感觉头大,他知道,博斯·罗斯柴尔德已经铁了心认为是他了,此时不是一句话,二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马迪你这种解释只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你太张狂了,也太贪心了,只要你老老实实,那小子也老老实实,家主迟早是他的,可惜……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在这时候对青铜箱起贪心!起了贪心,还不认!你们是真想把事情闹大是吗?”博斯·罗斯柴尔德喝道。
“马迪,下一次会议可就是由家主召开的了,我想事情用不了多久的,咱们那时候见!”博斯·罗斯柴尔德冷笑了一声,大步离开了会议室。
约翰·罗斯柴尔德一句一句的听着,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西方人,金色的卷发,一身黑金色的西装,胸口挂着罗斯柴尔德的家徽,双眼宛如宇宙般深邃。
他记得薇尔·罗斯柴尔德说的话,心情愉快的时候,薇尔·罗斯柴尔和*图*书德喝红酒,紧张不安的时候,喝咖啡!半个小时前薇尔·罗斯柴尔德还在喝咖啡了,在看到短信后,就立即换红酒了,可见薇尔·罗斯柴尔德此时心情很愉快。
“想必家主知道此事之后,应该会怎么做,你也可以猜得到!家族是禁止内斗的,难道马迪你要开这个先例吗?”博斯·罗斯柴尔德大声喝道。
是谁?究竟是谁在陷害他?不,对方不是在陷害他,对方的目的是夺嫡!是那对姐弟?不对,那对姐弟已经落魄到不如旁系的地步了,是老二?也不对,老二是傻子。
看完短信之后,薇尔·罗斯柴尔德嘴角泛起一抹轻笑,她起身,拿起红酒,倒了两杯,递给王宸一杯。
与此同时,长老会议解散没一个小时的时间,薇尔·罗斯柴尔德所在的别墅里,王宸正在和薇尔·罗斯柴尔德聊着天,突然,薇尔·罗斯柴尔德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http://www.hetushu.com“是。”博斯·罗斯柴尔德对着约翰·罗斯柴尔德行了一礼,便离开了书房。
“薇尔小姐,看来你心情挺愉快的,有什么开心的事吗?”王宸接过酒杯,轻声问道。
马迪·罗斯柴尔德快疯了,他感觉谁都像是凶手,但又不像,此时他深深明白了一句话,一入豪门深似海,特别是类似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最强豪门!本来他都以为夺嫡的事情胜券在握了,但是……他还是想的太天真了!
“这样啊,我知道了。”博斯·罗斯柴尔德说完之后,约翰·罗斯柴尔德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总之,青铜箱对家族很重要,必须要找回来!以我的名义,召开会议吧!但此事不宜宣传,除了我和长老会的人之外,其他人就不用喊了。”
“博斯,我想你需要冷静。”马迪·罗斯柴尔德望着博斯·罗斯柴尔德,面色严肃地说道。
罗斯柴尔德家族古城http://www.hetushu.com堡中,离开会议室的长老们并没有回去,因为他们知道,第二次会议,用不了多久就会召开的。
王宸笑了笑,也没有回话,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薇尔·罗斯柴尔德对他抛媚眼是在勾引他,他知道,既然薇尔·罗斯柴尔德有闲心对他抛媚眼了,也就是说……事情应该很顺利,完全在这个女人的掌控和预料中进行着。
……
待到博斯·罗斯柴尔德离开会议室之后,其他的长老都沉默了些许,然后陆续离开了,马迪·罗斯柴尔德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拳打在会议桌上,暗暗咬牙。
……
“咯咯……”薇尔·罗斯柴尔德娇笑了几声,没有回话,只是冲着王宸抛了一个媚眼,坐了下来。
“博斯,我根本没有夺你的青铜箱,你冷静一下,仔细想一下,难道你想不到……这是一个专门针对我的陷阱吗?”马迪·罗斯柴尔德解释了起来。
“针对你?呵呵,你当我傻吗?现在http://m.hetushu.com谁还可以针对你?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那小子的家主位置已经稳了,其他的嫡系谁还可以和那小子竞争?”
如果王宸在这的话,肯定会震惊,因为在他见过的人里,除了他的父亲、上帝殿堂的殿主之外,他再也没有见过第三个有着如此眼神的人!别的不说,单说一点,约翰·罗斯柴尔德这个人的身手绝对不简单!
十几分钟之后,会议室中,罗斯柴尔德家族召开了会议,约翰·罗斯柴尔德坐在正中,长老会的其他人,都坐在周边。
此时,罗斯柴尔德家主,约翰·罗斯柴尔德的书房中,博斯·罗斯柴尔德正在滔滔不绝的和约翰·罗斯柴尔德说着整件事情的经过。
“各位,有什么想说的吗?”约翰·罗斯柴尔德微笑着问道,他看上去很阳光,本应中年的他,面庞很秀气。
“博斯,真的不是我,真的。”马迪·罗斯柴尔德叹气道。
这时候他倒是真的希望是他,因为是他的话,他www.hetushu.com肯定会立马将青铜箱交给博斯·罗斯柴尔德,但问题是……夺青铜箱的人不是他啊,他从哪给博斯·罗斯柴尔德整个青铜箱去?就算仿造个青铜箱,那青铜箱里面的东西可以仿造吗?这根本不可能啊!
她拿出手机瞥了一眼,手机上是一条短信,短信内容不是字,而是类似于一种代码,这种代码是密码文字,某个代码代表了某个字!
“冷静?马迪,你少在这里和我说没用的,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掺和家族夺嫡的事情,也不管长老会里是不是有人掺和夺嫡的事情!你现在把青铜箱交给我,此事就权当没有发生过!否则……我就有必要通知一下家主了!”
他不得不解释,虽然清者自清,但这件事情闹到家主那里的话,对他是没多大影响,毕竟他是大长老,但对他支持的薇尔·罗斯柴尔德的大哥,却影响很大,所以他不得不慎重行事。
如果他站在大街上,任何人都猜想不到……他竟然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