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天谴兵团

第1090章 兰特殿下

他之前不止一次和汉姆·罗斯柴尔德说过,要巴结一下其他的长老会成员,为的就是防止有一天他失势,那样汉姆·罗斯柴尔德还有其他人支持,不至于一下子就在长老会没了支撑,但现在好了,汉姆·罗斯柴尔德不听,吃亏在眼前了!
“您怎么就知道是薇尔小姐做的?或许是二少爷沉不住气了也不一定哦。”金色短发的西方青年微笑着问道,他长了一张无比俊美的面庞,从头到尾,这个男人身上找不出任何的缺点,简直就是上帝的完美杰作。
虽然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棋盘,双方都有所折损,看上去也是普通的对局,但棋盘之下……却透露出一股浓浓的杀机,宛如一个真正的战场一般!
“兰特少爷。”这时候,书房门打开了,一名管家样子的西方老年人走了进来,说道:“兰特少爷,该吃饭了。”
“兰特殿下,该吃饭了。”管家无奈的摇了摇头,改口。
“没必要和图书,还不到时候。”约翰·罗斯柴尔德摇头。
“我认为,还是给薇尔小姐一点儿警告的好,最起码,也要把青铜箱收回来。”西方青年说道。
……
“家主。”突然,一道声音在书房内响起,声音出现的很突然,也没有任何的征兆,一名金色短发的西方青年站在约翰·罗斯柴尔德的身后,这名西方青年和他的声音一样,出现的毫无任何征兆。
“虽然我为博斯的死感到可惜,但我和博斯的血缘关系很浅!只要他们没有做出手足相残的事情,我还不想多管!我只是担心,薇尔此时的心态,迟早会做出手足相残的事情,那时候……就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了!”约翰·罗斯柴尔德叹气。
会议解散后,约翰·罗斯柴尔德回到了自己的书房,然后随便拿了一本书籍,坐在那里看了起来。
“好了零,薇尔不会那么笨的,她清楚青铜箱对家族的重要性!还有,你m.hetushu.com别着急,总会有机会,让你出去的。”约翰·罗斯柴尔德转身,对着西方青年,也就是被他称之为“零”的男人,露出一个微笑。
“不管是杀手组织还是佣兵团,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而且杀手组织和佣兵团,也不敢接暗杀罗斯柴尔德家族二长老的任务吧?”西方青年靠椅在书桌上,随口说道。
“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喊我少爷,要喊我殿下。”兰特·罗斯柴尔德低着头,眼神盯着地毯上的棋盘,仿佛这个棋盘就是他的所有,他的一切。
“大少爷,之前我就和你说过,要巴结一下其他的长老会成员,但你就是不听!”马迪·罗斯柴尔德叹气道。
“是。”管家点头,离开了书房。
“我的小祖宗啊,你真以为夺嫡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这种事情,不到最后,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啊!”
……
“不是吃饭,是用膳。”兰特·罗斯柴尔德紧和-图-书接着说道。
他现在很生气,马迪·罗斯柴尔德已经被停职了,他长老会已经没有支持者了,更重要的是……他也被削弱了,正因为他被削弱,之前家族里那些支持他的人,也开始有了倾倒的趋势。
“那您说薇尔小姐做的有些过份了,我还以为可以好好出去玩玩了呢。”西方青年听到约翰·罗斯柴尔德说没必要,顿时有些不乐意了,他已经好久没出去活动一下了。
“怎么?用我去调查一下吗?还是需要……给薇尔小姐一点儿警告?”西方青年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待到管家离开之后,兰特·罗斯柴尔德直接坐在了地毯上,自语道:“啧啧,我这大姐和大哥又开始了呢,不过现在我还是继续装傻的好,还不到时候!”
纽约,一栋古别墅的书房中,兰特·罗斯柴尔德蹲在书房的地毯上,地毯上摆放着一盘华夏象棋,他正在那里自顾自的下着这盘棋,左手对战右手!
“能www•hetushu.com轻易的从三十名家族高手手中夺走青铜箱,而且顺利杀掉二长老,并且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这是高手中的高手呢!”
“兰特殿下,该用膳了……”管家再次无奈改口。
“你说的没错。”约翰·罗斯柴尔德点了点头,合上书籍。
“别可是了,我现在就算想回去,估计都不可能了,已经不怕背上更多了!好了大少爷,你还是赶紧离开我这里吧,不然会被说闲话的。”马迪·罗斯柴尔德连连叹气。
马迪·罗斯柴尔德说到这里,叹出一口气,紧接着说道:“先不要管是谁动的手脚了,这些日子里,你还是低调一些吧,先自保,不用管我!实在招架不住了,就往我身上推。”
“老二不会在此时沉不住气的,老三就算沉不住气,他也没机会,因为老大将他盯得死死的!只有薇尔了,看来……薇尔不知道从哪里认识了一些来历不明的人呢。”约翰·罗斯柴尔德说道。
……
“可是…http://www.hetushu.com…”汉姆·罗斯柴尔德一愣。
“给本殿下端到屋里来。”兰特·罗斯柴尔德说道,眼神依然注视着棋盘。
“薇尔做的有些过份了。”约翰·罗斯柴尔德依然低头看着书籍,轻声说道。
当天下午,薇尔·罗斯柴尔德便知道了家族会议的结果,对于大长老停职查办,汉姆·罗斯柴尔德被削弱的结局虽然她有些不满,但她也知道,想要一下子扳倒汉姆·罗斯柴尔德不现实,只能慢慢来。
“额额额……”零举起洁白的手掌,揉了揉眼睛,说道:“这句话我已经听了不下几百遍了……早就听腻了。”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啊!薇尔和我那三弟,不是已经被我扳倒了吗?我那二弟又是个傻子,究竟是谁在害我?”汉姆·罗斯柴尔德对着马迪·罗斯柴尔德问道。
“混蛋!这究竟是谁在陷害你和我!”纽约的一栋别墅中,汉姆·罗斯柴尔德和马迪·罗斯柴尔德待在一个房间里,汉姆·罗斯柴尔德大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