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天谴兵团

第1226章 南非之梦

这是一处由世界各地的战争援助者建造的,当然,在整个南非战区这只是上千所中的一所而已!这里和巴布鲁的领土相交界,波比克,就是在这里接受的急救,此时波比克还没有脱离危险时期。
“战争结束,我们才可以办你的事情,毕竟你现在想离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外面乱的一塌糊涂,别说你我,哪怕是我父亲也不敢说他自己孤身一人可以活着走出南非!所以,还是先帮着我打赢战争,然后才可以办你的事情。”王宸摊手。
“此话怎么讲?”王宸摊手。
“医用钳。”
这个救援站里有着大约七十余人,其中以西方人最多,因为西方人最喜欢玩“圣母”游戏,总认为他们是全世界的救世主。
“这家伙,下手竟然比我们还快。”王宸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紧接着说道:“有点儿意思……”
“好吧。”王宸点头,说道:“不过,如果真有地狱的话,我不会去十九和_图_书层。”
其中这个被称之为“林”的女孩儿,如果王宸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女孩儿他认识,不止认识,而且还很熟!
“你们华夏人是不是都这么狡猾?”零拿起酒瓶,仰口喝了一大口。
其他战区的首领都喜欢称呼雷尔为矮子,当然,这是他们私底下称呼而已。
“雷尔!”军官回答。
“这就是杀手做交易的原则,你付了钱,我帮你办事,我帮你办了事,你就得付钱!当然,我们的交易不是金钱,而是平等交易,我帮你完成了你的事情,那么……你就必须帮我完成我的事情!”零说道。
“算了,懒得和你啰嗦了!我这个人办事有个原则,特别是在交易上面!我可以一直等到你的事情完成再离开,但相反,你必须帮我找到我的姐姐!如果找不到,我会杀了你,然后杀掉和你有关系的所有人!”零正色说道。
“据勘察兵汇报,巴布和*图*书鲁在准备离开中央南战区的时候遭遇了伏击,全军覆没,同时他的领地据点也被占领了。”那名军官汇报道。
“好了卡丽丝,给他注射消炎点滴,别让伤口感染,如果伤口感染,他就真的没命了。”女孩儿做完手术,呼出一口气。
“喂,没必要这么认真吧。”王宸笑着说道。
“我发现自从我们做了交易以来,一直都是我在帮你办事,我的事情呢?一点儿进展也没有吧?不对,应该是你根本就没把我的事情当成事情来看待。”零望着王宸,脸庞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好,我马上过去。”女孩儿点头,没来得及喝口水,便加入了下一场救治中。
他并不知道雷尔其实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巴布鲁撤退的路线刚好是雷尔设伏,准备等待坐收渔翁之利的路段,所以……雷尔和王宸几乎是同一时间得到的情报!至于其他私立国,估计得早上才可以收到消息了。和图书
中央南战区,安哥拉领地内的一处救援站。
待到军官走后,王宸瞥了零一眼,说道:“没事的时候多对战争上点儿心,这样等人手不够的时候,你也可以帮到我。”
……
这是一个扎着马尾,穿着白大褂和隔离衣的女孩儿,她的皮肤白里透红,眼睛很大,睫毛很长。
零的天赋很高,几乎不管什么都是一学就会。
“我发现你不要脸的时候,真的是够让人无奈的,你应该早就知道来南非之后会是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吧?为的就是捆绑住我?”零双手抱肩。
“认真起来的杀手,一点儿也不可爱。”王宸耸肩。
“可爱这个词,不适合我,当然,也不适合你,你我都是刽子手,何必在这装天使呢?我想如果真有地狱的话,我们所犯的罪,十八层也不够,得去十九层!”零又喝了一口酒。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一名医生进来,说道:“林,那个断腿的人快坚持不住了,你和*图*书快过去看看吧。”
林梦儿,无数战争志愿者的其中一人!可能正如她所说的那般,在医生的眼里,没有敌人,只有需要救治的人。
“是的。”军官点头。
因为手术持续时间太长的原因,她的额头上尽是汗珠,她的助手卡丽丝除了给她递送手术工具外,还时不时的用毛巾给她擦拭着汗水。
巴布鲁的据点被占领,他一点儿也不奇怪,不过……这占领的速度有些快了吧?难道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其他人可以掌握南战区的第一战争情报?
“不,我会把阎王给拉下来,我自己当阎王!”王宸摊手,微笑着说道。
“你还以为你能去天堂?”零笑了起来。
“不。”王宸摇头,正色说道:“事情进展到目前的局面,是我没有预料到的,计划没有变化快,真的。”
“卡丽丝,剪刀。”
虽然在战争结束的第一时间里,王宸和雷尔便占领了巴布鲁和安哥拉的领地,但其他私立国要攻击的话,肯定m.hetushu.com会先以王宸他们为目标,因为中央东战区才是他们打击的第一目标,毕竟谁也不想继续看到中央东战区更加强大了!
“通知分别前往十个据点的部队,加快速度,天亮之前,必须赶到!抵达那里,立即轮流休息,时刻警戒!我估摸着,天亮之后,战争会再次开始!”王宸对着军官命令道。
“那个中央北战区的矮子?”王宸对中央战区各大私立国首领都了解了一些,脑中浮现出雷尔的照片。
再者,以女人居多,可能是因为女人天生有着母性光辉,所以心善。
“哪个私立国?”王宸随口问道。
“是,元首!”军官对着王宸打了一个军礼,大步离开了这里。
这句话是实话,王宸一开始来南非的计划只是想发展势力而已,但他也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的掺和到了南非乱局中。
“纱布。”几名医生正在手术室里忙碌着,主治医生是个女人,她的助手也是个女人,只不过一个是东方人,一个是西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