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永恒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4章 黑云再临!

“道河老祖!”
至于宗门内几个老祖,如今表面看似如常,可彼此的心中,始终都有一块大石,难以放下,他们这些天也不断地联系星空道极宗,尤其是想要与空宗的那位天人童子沟通,可对方始终没有半点回音。
“逆河宗,到底犯了什么错!!”
与此同时,那颗被救活的空榕树,也是猛的一震之下,所有的树叶上都闪烁符文之芒,眨眼间,以空榕树为核心的山门大阵,也轰轰中,爆发出来,形成了一道绿色的光幕,再次叠加后,笼罩逆河宗。
上官天佑呼吸猛的一窒,北寒烈身体颤抖,哪怕是宋缺,此刻也都心神紧张起来,更不用说宋君婉等人,一样如此。
“这逆河宗的反应倒是很快。”
“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要灭我们的宗门!!”
随着血溪老祖的声音回荡,四周众人纷纷沉默下来,使得大殿也都安静,更让外面弟子修整山门的笑谈之声,也隐隐传来。
正是陈贺天、李显道以及白镇天三人,他们的身后,则是星河老祖以及道河老祖!
就在这逆河宗内一片哗然,无数人紧张,有不妙之感,似浩劫要重新降临时,灵溪老祖以及血溪老祖,作为如今的逆河宗内,除了白小纯外修为最高,已经到了半和*图*书步天人的他们,此刻猛地一晃飞出,直接就到了阵法内部的边缘,神色肃然无比,看着苍穹上那五位天人。
五位天人,同时出现的一瞬,他们的意志就直接充斥整个苍穹大地,使得天雷阵阵,苍穹翻滚,八方轰鸣!
面对灵溪与血溪二人的拜见,苍穹上的陈贺天三人,竟看都不看一眼,此刻三人目光扫过逆河宗的阵法,嘴角露出冷笑。
此刻正是黄昏,逆河宗内众多弟子,还在忙碌修复山门的工作中,放眼看去,经过这些时间的修整,逆河宗的四脉山峰已恢复了大半,一些阁楼建筑,也都林立而起,远远一看,虽还有一些细节末梢存在了残破,可大致已恢复了七七八八。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使得此刻宗门内所有弟子,都心神骤震,彼此还没等反应过来,阵法已经开启,且……最重要的,是在那苍穹上,天空传来雷鸣之声,五道身影,三前二后,刹那降临!
猴子与兔子的声音,似乎都扭曲了,在回荡的瞬间,灵溪老祖面色狂变,没有半点迟疑,立刻掐诀开启阵法,血溪老祖以及其他两脉老祖,都是这般,眨眼的功夫,轰鸣之声滔天回荡,逆河宗四脉山峰爆发出惊天之声,一层阵法,顿时就笼罩和*图*书在了逆河宗的四方。
“不能所有的压力,都让小纯来扛!”此刻的逆河宗大殿内,四脉老祖还有几个元婴修士,都神色凝重的坐在那里,当首之人正是灵溪老祖与血溪老祖。
一旁的血溪老祖,也是心惊肉跳,此刻低头一样拜见。
“三位老祖,你们……”
“立刻开启阵法!!”
它们在来临的一瞬,就有尖锐的声音蓦然间从它们口中,几乎不分前后的同时传出。
“天人来袭!!”
“三位老祖,我逆河宗到底犯了什么错,你们一定要来灭门不成!!”灵溪老祖眼看如此,目中血色更多,整个人如发狂般,向着苍穹陈贺天等人,大吼出来。
在看到苍穹上那五道身影的瞬间,逆河宗内所有弟子,都倒吸口气,神色惨变,心神掀起惊涛骇浪!
随着第一层的崩溃,逆河宗四脉山峰,顿时震动,无数碎石落下,这刚刚修复好的山脉,再次出现了要坍塌的迹象。
“那是星河老祖!”
巨响撼天动地,随着大手印的落下,山门阵法的光幕,顿时爆发出强烈刺目的光芒,随着大手印的落下,顿时凹陷,更是在那不断地凹陷下,逐渐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四周的逆河宗弟子,更是内心再震,彼此颤抖中,一股和_图_书绝望之意,渐渐滋生在了所有人的心头,哪怕有白小纯,可如今不是三位天人,而是五位!!
想到这里,道河老祖与星河老祖都大吼一声,拼了全力,直奔逆河宗山门而去。
实在是苍穹上那五道身影的压力太大,以至于哪怕有阵法阻隔,可众人依旧心神震动感到强烈无比的压抑。
这就让灵溪老祖等人,内心七上八下,患得患失,可对外却不露出丝毫,实在是如今的逆河宗,怕是经受不起浩劫的重新降临。
“毕竟那位白小纯也是天人,能察觉我等到来,也是情理之中。”
“拜见陈祖,白祖,李祖,不知尊者降临,还望尊者赎罪!”灵溪老祖深吸口气,将一切紧张与不安压在心底,立刻抱拳恭敬一拜。
“聒噪!”灵溪老祖话语还没等说完,顿时那位李显道,就冷哼一声,右手抬起猛的一挥,顿时就有一个大手印凭空出现,足有百丈大小,轰隆隆中直奔逆河宗的山门大阵,猛的轰去。
不但是他如此,逆河宗的弟子,也都忍不住,一个个发出凄厉的咆哮。
灵溪老祖狠狠一咬牙,正要继续开口。
尤其是逆河宗弟子的士气,更是因之前的那一战,哪怕如今也都振奋无比,甚至彼此之间,时常传出笑谈之声,使得www.hetushu.com整个逆河宗,似生机勃勃。
最终虽还是成功抵抗,可那大手印却突然的自行崩溃,形成了二次爆发,轰隆间,山门大阵直接就崩溃了一层。
听着外面那些弟子他们的开心笑声,感受着整个宗门正焕发生机,可以想象,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后,对逆河宗而言,将是一次脱胎换骨,而一旦此刻逆河宗选择了离开中游,那么莫说是他们了,这对所有弟子来说,都将是极大的打击。
灵溪老祖轻叹一声,正要开口,可就在这时,突然的,一道黑影似刹那间凭空的挪移而来,正是那只灵溪宗的猴子,几乎在它到来的刹那,一道白影也是瞬间出现在了大殿内,是血溪宗的兔子!
“至于其他三位,没见过……可他们的气息似乎比道河老祖还要恐怖!!”
更是在这一战后,逆河宗内的四脉,彼此更为融洽,如今相互帮助,好似有新的气象,显露出来。
但凡有其他办法,他们都不会选择回到下游,可如今星空道极宗态度模糊,这就让他们不得不做出最坏的打算。
道河老祖与星河老祖身体一哆嗦,眼睛瞬间就赤红一片,修为运转,陈贺天的话语,他们不认为是吓唬,对方在星空道极宗内一向是一言九鼎一般,强势无比,从其口中和-图-书说出的话,谁若是敢不去在意,那么最终必定自吃恶果。
在看到自家的两位老祖,居然都这么的恭敬后,逆河宗弟子的紧张,也跟着更强烈了,都目光忐忑的看了过去。
“实在不可为的话……我们就离开这中游,回到下游也是一样!”听到了灵溪老祖的话语后,血溪老祖沉默片刻,沙哑的开口。
似他们的意志,取代了天意,在这一刻,降临无尽四方,好似将此地彻底的封锁,如同与这片世界分割开来!
其他弟子不认识陈贺天等人,可他们二位却见过,此刻在看清后,二人内心猛的就沉了下来,呼吸也都不由得急促了些,心神陡然无比震荡。
“半柱香内,破开此阵,否则的话……你们两个,就不要继续作你们的天人了。”
众人的声音凝聚在一起,形成了爆发的音浪,滔天回荡时,陈贺天冷哼一声,依旧是没理会逆河宗,而是目光落在了道河老祖与星河老祖身上。
来自五大天人的威压,如同一座座大山,直接就压在了所有弟子的心神中,让他们无法喘息,让他们有种来自本能的恐惧。
“无妨,最多是需要动动手而已。”三人那无视灵溪与血溪老祖的神态与话语,让逆河宗两位老祖呼吸更为急促,他们的目中也露出了愤怒的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