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永恒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9章 二十二色火!

这个办法,就是参考妙琳儿家族的炼火之法,以冥皇之魂,作为主材料,燃烧自身,炼自己的魂……方能炼制出这世界绝无仅有的……二十二色火!
守陵人的虚弱,他心知肚明,也知道如今的守陵人,随时会归墟,不再如以往的强悍,他更是明白,哪怕自己是冥皇,可也绝不是天尊的对手……
注定了他这一生的修炼,最终将与杜凌菲一起,在那如丹炉的阵法下,化作一枚让天尊从此超脱的绝世大丹。
如果说,这世界内,有一个人能在炼火上,与白小纯并驾齐驱,甚至略有超越……那么这个人,只能是……白小纯的弟子,当代冥皇……白浩!
可白小纯还是天真的认为,有杜凌菲在,自己与天尊又没有似海的深仇,而他背后还有守陵人,还有弟子白浩,太多的底牌,使得白小纯有一定的自信。
这漩涡轰隆隆的转动中,白浩左手掐诀,向着眉心蓦然一指,随着指尖落下,顿时他的身体好似燃烧,有火焰从其体内,骤然而起!
在这之前,哪怕白小纯已经天人,可白浩对于二十二色火配方的推衍,依旧没有停止,直至最终,他在这推衍下,已经明悟到了,这片世界的极限,就是二十一色火。
他明白,想要从通天岛上,在天尊的面前将师尊救走……只有一个办法可hetushu.com以做到!
白浩目中的决然,越发坚定,双手一挥之下,四周的所有魂,在这一刹那全部震动,齐齐涌入后,一声滔天巨响,在这整个冥宫所在的冥河源头,蓦然回荡。
几乎在白小纯意识到守陵人在自己这场生死危机中做出了某种推动之力的同时,蛮荒内,魁皇城大地深处,下三城的废墟中,那残缺的塔楼上,盘膝坐在那里的守陵人,睁开了浑浊的双眼。
不仅仅是蛮荒,还有通天大陆上所有的生灵,无论是修士还是凶兽,哪怕是植被或是凡人,全部如此,更是在这整个世界的苍穹中,出现了范围之大,前所未有的覆盖了所有天幕的……世界之网!!
画面里,白小纯背对着自己,淡淡的开口,告诉他,从此之后,将收他,作为弟子……
而来者不善的天尊,将白小纯带走后的目的,白浩尽管不知道全部,可也能有些猜测,他知道,此刻的师尊必定是危机万分!
在这咆哮中,他的魂……骤的燃烧,借助这燃烧之力,借助自身的冥皇之魂,以冥河为根,以魂魄为基,白浩的双眼内,也都被火焰弥漫,他的身体上此刻燃烧的二十一色火……渐渐地……多出了一道颜色!
河水内,流淌着无数的冤魂,这些魂挣扎中咆哮,可却无法离开和图书河水,只能随着河水远去,送入轮回……
冥宫内,这一代的冥皇白浩,默默地坐在那里,他的身上穿着帝袍,全身上下散发出的,是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
二十色!
那也是……他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
那就是……炼制出突破这片世界极限的……二十二色火!
白浩目中满是忧虑,他之前亲眼看到了天尊的大手下,守陵人的失败,他这里同样在出手中,被天尊崩溃。
这是一色火……
二十一色!
正是……二十二色火!!
渐渐地,他脑海的画面消失,最终只剩下了一副……那深深烙印在他灵魂中,这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画面。
他的意识早已模糊,不同的是,来自杜凌菲身上的气息,使得二人在这融合中,让白小纯的脑海,有了那么一刹那的清醒。
只是……想要炼制出二十二色火,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魂,能作为炼火所用,即便是将冥河内的所有魂都拿来炼制,也终究是将止步在二十一色。
除非特殊情况,否则的话,不可能出现二十二色火,因为二十二色火,超出了世界极限后,可以把其下的所有多色火,都看成凡火,而二十二色,已然是仙火!
二色火、三色火、四色火……
在那蛮荒虚无的尽头,有一条外人看不到的大河,河水漆和_图_书黑,源源不绝的流淌,与通天海代表的生机相反,这条河所代表的……是死亡。
哪怕这个办法,要付出的代价之大,是他也承受不住的,可他依旧……无悔!
而这样的火,也足以去对抗天尊,使得白浩在天尊面前,有了救走白小纯的可能!
“只有一个办法……”白浩神情凛然,喃喃中,目中的坚定浓郁到了极致,果断无比!
哪怕这个办法,会让他白浩从此之后……被抹去一切存在的气息,他依旧……无怨!
“师尊……”白浩涩声低语,心神浮现一幕幕画面,与师尊一起,在蛮荒的种种,不断地出现在眼前。
这是……冥宫!
轰鸣中,白浩的身体越发的燃烧,四周的魂海内,无数的魂疯狂而来,直至白浩身上的火焰,成为了十七色,十八色乃至十九色……
顿时这冥宫外,冥河内无尽的冤魂,猛的就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穿透冥宫后,环绕在白浩身边,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白浩身上的火海越来越磅礴,而其颜色,也已然成为了十六色!
还在继续!
那是他唯一的亲人,那是他这一辈子最感谢之人,那是他白浩曾发下誓言,要用生命去守护之人……
毕竟,他是冥皇,是这世界内掌控冥河,掌控轮回的如同神灵般的存在!
和_图_书在这二十二色火出现的刹那,整个蛮荒天地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仿佛一切如常,但所有战场上交战的双方修士,全部都没来由的心头一颤,好似有一股他们看不到,但却让灵魂都颤抖的气息,在这天地内突然降临!
直至这一刻,白浩抬起头,向着虚无,发出了他这一声,最强的嘶吼咆哮!
他的眼泪,并非实质,在流下的瞬间,成为了冥河之水的一部分,白浩深吸口气,缓缓的站起身,右手蓦然抬起,猛的一挥。
他明白,放眼整个世界内,如今……唯一能救师尊的,只有自己!
这个结局,白小纯在这之前,从来没有想过,尽管当初的寒门老祖,曾意味深长的说过他早晚,会与天尊反目。
此河,名为冥河。
元婴也好,天人也罢,哪怕是半神……也都在这一刹那,全部心神震晃,骇然吸气!
“师尊……我来救你!”
没有结束!
隐隐的,在这一瞬,整个世界内所有的存在,仿佛都在耳边,听到了那来自虚无,来自这无法想象的威压下,回荡在天地内的喃喃低语!
“白小纯,希望你……不要恨我,这是我存在的使命……也是冥皇的使命。”守陵人苦涩,轻声低语时,他慢慢抬起头,看向了虚无。
“师尊……我来救你……”白浩笑了,笑着笑着,他的眼泪流下,可他的http://m•hetushu.com决然没有减少丝毫。
唯有这个办法,才能做到!
这是白小纯这一生中,最强烈的一次生死危机,他没有办法阻止,也没有力气挣扎,一切的一切,在天尊出手让他与杜凌菲强行融合后,似乎就已经成为了定局。
“魂来!”
而一旦二十二色火出现,将立刻成为这片世界内,无与伦比的最强之力,那二十二色火,可以焚烧世界内的一切存在。
“或许这一切,也是守陵人的……算计……”白小纯喃喃中,意识再次模糊。
没有结束,随着白浩的双手飞速的掐诀,四周的魂海,旋转更快,一缕缕魂飞出,融入白浩体内,使得他身上的火焰,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地增加。
因为,那是他的师尊,在当年向着白小纯跪拜下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决定了……师恩如天!
在这虚无的尽头处,这条冥河的源头……在那好似海水的磅礴河水上,存在了一处漆黑的宫殿,这宫殿透出死亡之意,冰寒无比中,没有丝毫灯火存在。
只是……这一切都只是镜花水月……
可他的脸上,却没有了平日的威严,而是充满了焦急,这焦急的强烈程度,似影响了冥宫,影响了冥河,使得四周的河水,也都不时的传出大浪之声。
“师尊……”白浩这次却笑了,他的笑容中,带着果断,带着决然,更有一抹强烈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