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主角猎杀者

作者:野山黑猪
主角猎杀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杨帆!李华梅与始祖病毒!

第132章 输入福寿膏!黄金满仓!

林清卖光了3个舱位的所有福寿膏。
他匆匆而去。
本来杀气腾腾的九州兵,立即眼睛绿了。
林清偷偷塞给官房长官两锭金饼子。
官房长官倨傲道:“在大阪,谁敢跟毛利家争夺东西?”
长子们和官房长官们,彼此斗鸡似得对视,也只能点点头。
于是,他们就试探性捡起一些茶叶。
他也是主动,上前一把剪开了包裹货物的绳索,只听得一声脆响。价值不菲的茶叶包,散落一地。
那伙计难以置信睁大眼,仰天倒在血泊中。
此时乃是明末,随着壬辰之战的失败,日本对外扩张美梦彻底粉碎,关原合战的落幕,德川幕府已经建立,对全国各地大名进行压制,大名们被剥夺了大部分军队,不可能再跟德川幕府争夺天下。大名们只能转向了享乐,醉生梦死方向。
见到林清,周芷若十分委屈,问道:“损失多大?”
他们知道,明朝的货物,在日本价值连城,如果能借助检查之际,顺便带走一些,就发大财了。何况看提督的意思,这只船队很有可能被查扣,获得的好处更是天大。
他满意走回了自己的铁甲船。
“不知贵下,那昨日的福寿膏,还有没有?还有多少?”官房长官拍着胸脯道:“毛利大纳言的爱姬,一直受到病痛折磨,衣带渐宽人憔悴。昨日用了点这福寿膏,居然恢复如初,伺候侍寝。大纳言自己也用了,感觉非常好。一早就命我进去,让hetushu.com我不管有多少,都统统买下来。”
这可是穷地方来的啊!
因此,这些大名的购买力,非常惊人。
毛利家来的人,是一位从七位下的官房长官,相当于毛利家的二总管,一脸倨傲,来见周芷若。
“福寿膏!”林清笑眯眯道:“让这些大名,欲仙欲死的好东西。”
回程的时候,舱位压得比来时还低,以至于来岛家的探子,都有些疑惑:“这些家伙,从大阪进了什么货,弄的这么沉?”
而金子,大部分都集中在大名的手中。光是著名的上杉谦信,就善于挖掘金山,在春日山城囤积了大量的金币宝藏,据说就算被围困,也能支撑春日山城运转34年!
7家大名,争夺不休。
“这是什么东西?”官房长官冷笑道:“是吃的么?我们大纳言可是什么都吃过。”
周芷若身边,伪装后的林清,代表周家商会出面。
“贵帮和来岛家,这就是要跟我周家商队开战了?”一名周家的伙计不忿,急声道。
林清的15舱位YP,足足卖了多少钱?
“那岂不是祸害这里的人么?”周芷若大惊失色道。
“这东西,到底是何物?”周芷若好奇道。
整整一上午。
日本兵彻底失去了秩序。
官房长官不动声色,用手摸了摸,发现重量很令人满意,就勉为其难道:“好!我就冒险向大纳言敬献一次此物。但如果大纳言愤怒,你们就要马上离开http://m.hetushu.com。”
但林清采取了饥饿营销。
官房长官十分失望:“我本以为是明朝的贵重瓷器,或者顶尖茶叶,这么回去,一定会被罚的。”
田中勇带人冲入下舱,却迎面上来一个目光炯炯的人。
林清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阻止,只是殷勤地打开了另一个装满瓷器的大箱子。
战国的日本,最富集的资源是金矿。在战争的驱动下,日本的金矿数量和出产量,都非常富裕。以至于被佩里舰队叩关之前,日本的金银兑换价比是五比一,而当时的国际金价,则是五比一,日本和国际的商人,当时往日本运送的都是银子,到了码头,一翻手就是两倍以上利润!
正是伪装过的林清,带着人皮面具迎了上来,笑嘻嘻道:“您要检查货物?请这边来。”
林清在后面冷笑不止。
进货价是69000金币的YP,这次只卖出了6成,相当于进价40000,但这次的收获,却达到足足200万金币。
林清打开一个精美的盒子,里面是一块切得四四方方的黑色药膏。
到了大阪,林清并未急着将剩余的货物出手,而是安排周芷若,约见一下毛利家的人。
一声枪响。
精美的明朝瓷器,温婉如处子肌肤,静静躺在大箱子中。这里的瓷器,拿出去卖,就能价值不菲!
“这么说不妥吧?”一名同样身穿从七位下的官服的官房长官,站在门口冷笑道:“m.hetushu.com我们宇喜多家,有多少要多少!”
九州兵很穷,打仗也很穷,看到了价值连城的东西,注意力立即被分散了过去,光顾着抢劫,便想不到最隐蔽的角落中,还藏着如此之多的宝物。
他冷笑道:“这次,就让来岛家尝尝我们的厉害。”
多么恐怖的利润!
周芷若安抚好众人情绪,舰队又向大阪开去。
哪里见过这么贵重的货物?
这些日本兵,在船上到处搜查,只听得下层船舱中不断传出瓷器打碎和包裹撕扯的声音。
周芷若美眸清冽,眼中的杀气越发凛冽。
在随后的一天中,林清将此物赠送给了7位大名的使者。
第二天,毛利家的官房长官,立即匆匆而来,面色大喜。
“当然。”林清冷静道:“下一次,他们会变本加厉。不过,好在我们早有准备,意图也不在这些货物上。”
砰!
于是,一个瞠目结舌的价格,就此出现。
并非其他的福寿膏,没人要,恰恰相反,这7家大名的官房长官,对于抢到的福寿膏数量,都不满意。
林清叹口气道:“既然都是大名,我们谁也不好得罪。那就拍卖吧。价高者得。如何?”
满舱满仓的金子!
“不知你们说,准备给大纳言(指的是此时毛利家主毛利元辉,关拜大纳言)的宝物,到底是什么?”官房长官倨傲道。
周家商会的众人,看着被打的稀烂一地的货仓,还有惨死的同伴,义愤填膺,群情激昂,同时怒和*图*书吼道:“提督,难道我们就这么忍了?”
林清又将剩余的福寿膏,分批卖给了15个本地大商家和18个远道而来的外地豪商。
看到周家商会鄙视的目光,田中勇也不由老脸一红,指着东西道:“这些都是可疑之物,要带走检查!其他的,没有发现违禁品。”
但他们不知道,这货仓里什么货物都没有,唯一的货物,是金子!
田中勇带着日本兵,如同一窝狼一样,红着眼嗷嗷叫冲向了船舱。
三上真嗣身边一名日本冒险者,淡淡吹吹枪口硝烟,狞笑道:“吵死了!”
林清一脸为难道:“可这福寿膏,我们存货有限,其他7家大名,只怕也要。”
周芷若气愤道:“来岛家还真的玩阴的。这么闹,我们的获利根本没多少。他这是为了不花一分钱,逼着我们,退出日本市场。”
九州兵为何野蛮、剽悍?
三上真嗣评估了一下,这次周家船队的损失,至少在一半,就算跑黄金商路,也无利可图,便冷冷道:“今后你们商队做生意,每次都要接受检查。这是来岛家的大名的命令!”
田中勇带着如狼似虎的日本九州兵,从底舱上来,大包小包,拎了很多。还有人怀里抱着瓷器,腰里揣着茶叶包,身上缠满了丝绸,吃相非常难看。
隐藏在底舱的林清,刻意将价值连城的瓷器和茶叶、丝绸,放在了最显眼的一层和二层底舱,就是为了方便日本兵顺手牵羊。至于夹带的私货,都用油纸和图书包好,藏在最不显眼、最没人想去的潮湿阴暗的底舱和隐藏的夹板后舱中。那里到处都是水手的臭脚气、臭鱼虾味,还有腐烂木板的混合气息,令人闻之欲呕。
不多时,其他几家大名的管家,也急匆匆赶来了。其中还有两家,甚至来了长子,奉老爹之命,前来抢货。
因此,林清自信,手中的货物,可以让统治大阪所在中国地方(日本地名)的毛利家,非常感兴趣。
如果将15个舱位的福寿膏,都卖出去,显得东西太多了,就不值钱了。
他要用最短时间,将这些YP,扩散到日本各地,让整个日本,都变成他的财富来源。
林清笑笑:“阁下虽然没见过此物,但毛利大纳言见多识广,一定知道此物,不如将此物赠送给大纳言,回去品尝吸食一下,然后再来找我。我们会在大阪停靠5天,随时都可以。不过这批宝贝数量有限,如果来晚了,其他大名就都拿走了。”
这些货物,如果卖到集市上,相当于每人数年的工资,怎么会不玩命抢?
他通知的对象,当然不只是毛利家,还有周围的7家大名。
连名义上的队长田中勇,都控制不了。
他哪里知道。
林清笑笑:“其实没多大。日本兵抢劫破坏了10个船舱的货物。损失在30000金币吧。”
林清嘿嘿笑道:“这又怎么了?横竖不是祸害明朝人就好了。再说,这里的大名对福寿膏越发依赖,我们将来对付来岛家的,就越发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