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主角猎杀者

作者:野山黑猪
主角猎杀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拳皇97!强者的试炼!

第389章 血肉盛宴!暗道逃亡!

他们开始了毫无意义的逃亡。
莫非,他连最新最精准的地图都有?
数十人,当场死亡,死不瞑目。
但林清仿佛长了后眼,高达50点的反射,让他具有异乎寻常的敏锐直觉。他只是略微一闪,便让一头头鸟身女妖扑空。
“我不是替他们说话。”李美琳吓了一跳:“我只是有点忍不住,一想到那个庇护所中,还有那么多无辜的妇女孩子,我就替她们感到难过。她们是没有过错的。如果都被屠杀干净了,就太让人……我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心口堵得慌。”
但很不幸,这种人,无论是现实还是空间中,都身居高位,混得不错。
然后,一具尸体,缓缓滑落下来。
所有人都失去了理性,没有人组织抵抗,没有人组织战术,所有人都在绝望地大喊大叫,不管是富有经验的红花双棍精英,还是身经百战的百人团,人们如同纳粹毒气室中的犹太人,在疯狂地相互踩踏,屎尿横流,痛哭流涕地祈求着一个卑微的愿望。
龙头老大气的直跳脚。
“你这么一手,估计那酋环区的庇护所,可战之力,一下子就损失殆尽了。”李美琳忧伤说道:“不知道下一次妖鬼异兽进逼庇护所时,这庇护所是否还能支撑下去?”
林清摇摇头道:“我没看到他。似乎在我们成功反锁这地下通道后,他就消失了,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洪帮冒险者们纷纷扑向了林清。
和*图*书事实证明,就算是贵为红花双棍打手,在这动辄飞天入地的妖鬼异兽们面前,依旧是脆弱地像个孩子,没有任何特殊之处。该死还是要死,该跪还是要跪,该碎还是要碎。
她立即放开了爪子。
要看着这残酷的屠杀场,这种心理素质不是每个人都有。
林清深吸一口气,护住李美琳和嫣然:“我们走吧!前面的征途还在等着我们。”
“如果有办法,我也不想这样。但我别无选择。不是他们都死光,就是我被杀。我不想伤害他们,但也别无办法。”
虽然这些冒险者,之前不久还是穷凶极恶、追杀她们的凶手,但李美琳看到这些人变成冷冰冰的尸体,还是会感到悲伤。
他的眼神冷静,似乎根本没有在意这场惨烈的屠杀。
林清拉着了李美琳的手:“我懂你的意思。”
他转头看向暗门,依旧从暗门的上方栅栏处,在汩汩流淌鲜血,向下快活喷涌血河。
“妈。林清大哥取得了这么辉煌的胜利,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为何要这样?”嫣然不悦道:“你的意思,莫不是跟那大佬一样,为了那庇护所主力不被毁灭,林清哥哥就活该被打杀?最好主动将脑袋送上门去,让他们杀?”
在这么短暂的片刻之后,已经被屠杀殆尽,变成了一具具面容狰狞、残缺不全的尸体。
还有几个倒霉蛋,被刺穿了身体后,一时死不掉,在半http://m.hetushu.com空中挣扎,哀嚎,仿佛在为这末日情形,用灵魂惨叫,做出最后的背景注解。
一群钢铁魔像,如同主战坦克般,轰隆隆碾压了过来。坚持在此处轰击暗门的冒险者们,顿时作鸟兽散,四散逃生去了。
冒险者们,被妖鬼异兽三面合围陷入了绝对的死亡境地。
没有人知道这些血迹斑斑、暗血凝固的铁柱子,从何而来,为何立在这里,但在鸟身女妖的抓取攻击下,这些铁柱子,变成了刺穿人体、制造人肉串的酷刑长签子!
看到林清的动作,大佬如梦方醒,这家伙一定有秘密通道,可以逃走,他厉声喝道:“拦住这个家伙。抓住他!”
这里发生的惨剧,若同一个屠宰场,各种各样的死亡,每一秒都在血淋淋地上演。
他也算是有准备之人,猛然拉动了背上的一个开关。
那可是上千冒险者啊!
“肯定是躲起来了。”李美琳咬牙切齿道:“这种人,最擅长金蝉脱壳,让别人去当炮灰送死,他们则坐享其成。”
钢铁魔像威力无穷,铁拳说过之处,冒险者们纷纷倒飞而去,骨断筋伤,甚至有冒险者被铁魔像一把抓住,硬生生攥成肉酱。
各种人体器官,各种鲜血喷溅,各种惨烈死亡。
她们毕竟没有经历过这等惨剧。
疼!
上千活生生的人!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这林清掌握如此之多的秘密,连这处机密状态和_图_书的暗门,都被他知道了?要知道,这地方的秘密,才刚刚被一个探险者发现,并标注在地图上。
无数鸟身女妖,啪啦啦地高速掠过了林清的身边,扑向了人群。在林清的冷眼旁观下,对乱作一团的冒险者,展开了一场惨无人道大屠杀。
远远看去,那岩石上仿佛一颗鸡蛋撞碎在上面,血红的浆液、惨白的脑浆,打得一塌糊涂。
林清却动作极快,敏捷如狐,瞬间窜到了一处墙壁之前,摸索着按动了一块机关,打开了一处铁锈斑斑的半地下暗门,一溜烟钻了进去。
所有人,无一例外,都被屠杀了。
冒险者们,一片混乱。
李美琳和嫣然,挽住林清的手臂,三人一脚深一脚浅,走在黑暗潮湿的地下通道内。
林清。
单人滑翔机,如同纸风筝遇到老鹰般,被鸟身女妖轻易抓破,这人也终于惨叫着跌落下来。
也有少数几头鸟身女妖,将爪子对准了林清。
但在妖鬼已经控制了所有入口,林清这货又关闭了唯一的地下密道的情况下,他们还能跳到哪里去呢?
鸟身女妖不干了。
一道单人折叠滑翔机,猛然打开,在半空中展翅高飞。
她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嚎叫,便在半空中翻动了两下,也没见她如何神速,已经不知不觉,闪动到了那人单人滑翔机的头上。
这铺天盖地的鸟身女妖,如同一道黑色的巨浪,将惨叫的冒险者们一个个覆盖,打翻。
那殷红的血河和*图*书,流淌进入半地下的暗门,那暗门之上的金属护栏后,有一双眼睛,在静静看着血流成河的惨剧。
那倒霉蛋,惨叫着从百米高空坠落而下。
林清眼神冰寒,轻蔑地深深看了一眼洪帮大佬,翻身跃入了一旁的迷宫之中。
齐天耸耸肩。他知道这是事实。
“那龙头老大,死了么?东圣死了么?”嫣然好奇问道:“我最讨厌那个龙头老大,真是死有余辜。”
龙头老大气的直跳脚。
但这个愿望,被冰冷残酷的空间,以最为残忍的方式,粉碎了。
这种冲击力,光是看上去,就让人觉得……
三人一时间陷入了沉寂,只有血河流淌的声音。
这头鸟身女妖,拉开了一场大屠杀的序幕。
让我活。
貌似他的攻击还生效了,一脚蹬在了鸟身女妖的脸上。
岩石和铁片上,人体被洞穿,一个个挂在上面,殷红的鲜血,顺着岩石缝隙和铁柱血槽,汩汩而下。
无数次碰撞后,成功落在地上,抽搐两下,再也不动。
在他的身后,李美琳和嫣然,早已不忍心再看,转过脸去。但浓重的血腥味,依旧让这对母女,有些恶心想吐。
洪帮冒险者们有时间能打开这暗门么?
碰!
残缺不全的尸骨,堆积如山,鲜血汩汩从尸体上流淌而出,汇聚成一个小溪,一条小河,流淌到了那暗门之下的半地下空间,如同下完暴雨后的积水。
这种深深的绝望,彻底压垮了很多冒险者。
李美琳也有些生hetushu.com气了:“你这孩子,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我们该走了。”林清转过头去,淡淡道。
这货顺便从内里,将暗门重新关闭。这暗门的厚度达30公分,乃是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门。任由洪帮冒险者们疯狂叫喊,拼命拍打,各种轰击,也无济于事,这钢门就是岿然屹立不动,绝非短时间可以轰开。
无数人被抓起,丢向了锋锐的岩石,或者冲天而起、高达几十米的铁柱!
世界上最大的悲剧,不是你陷入了危险,而是你陷入了危险,还知道无论怎么反抗,你死亡的结局都无法改变!
他如同一块破棉被,撞到了一块平滑的大岩石上。
关键是,林清第一个朝这密道冲去,抢占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先手。
这妖怪的翼展达到了4米,几乎称得上遮天蔽日。只见一道黑色死亡阴影掠过,一道腥臭的厉风拂面,在天蓬元帅身边的一个红花双棍冒险者,就此被女妖长笑着抓上了天空。瞬间已经到了百米高空,只剩下了一个小黑点。依稀可见那倒霉蛋还在疯狂的挥舞双臂,蹬着双腿。
平素,也许有,但此时面临妖鬼异兽们的连环冲击,没有!
他早已通过石墨烯地图,侦查得知,这迷宫的侧面,有一条通向远处的密道。这密道,可以绕开已经被妖鬼异兽占据的三条出口,确实十分隐蔽,在地图中,并不容易找寻。
但鸟身女妖更加不乐意了。
林清的声音,也变得十分低沉。
林清转头看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