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章 胜负

但是王西归一动,脚如大犁,地面的砖不但破裂,还大片大片的被翻了起来。
皇帝可以一朝之间众叛亲离,但是修行者不会。他的力量来源于自身,不可剥夺。
这就是神仙和皇帝的区别。
李含沙眼神陡然眯起,终于后退一步,他的退步,没有丝毫烟火之气,浑身也没有任何重量,这是“仙人步”。
王西归是“大内高手”,见识过许多武学大师,只在有限的几个人身上看到这样厉害的身体,那也是一些老者,怎么会出现在一个纨绔子弟的身上。
以他的手臂前进崩的时候,一条白色的气浪如虹,一闪即逝。
李含沙的父亲和李沉沙,是一对父子。另外一对,看样子也是父子。这是一次私密的会面,也可以说是闲聊。
他手掌急速变化,拍向李含沙的胸口。
“警卫。”李经龙军人作风,直接站起来:“把他关禁闭,让他清醒清醒。”
他只后退一步,不是避其锋芒,而是在蓄势。
“我不要结婚,也不要工作。”李含沙摇摇头。
兜罗绵手和武道掌心雷都是上乘m.hetushu.com武学,武学没有高下,人有高下。
手掌奔雷,落点就是李含沙的胸膛,不过他面无表情,身躯不动,胸膛塌陷,整个人好像橡皮泥,骨骼从钢铁变成了面条。
一掌落空,王西归再次向前一步,地面咔嚓一声,坚硬的青砖炸成了许多块。
一退,对方的拳如影随形,气势更盛。
父亲李经龙也阴沉沉的不说话,在他看来,李含沙实在是太不懂事了,在外人面前都反驳家长,尤其是这种将军家庭规矩森严,出了这样一个忤逆子,简直是丢家里的门风。
谁胜谁负?
而修行者就不同,他们通过苦修,自身强大,意志坚定,打破一切,于天争雄,神挡杀人,佛挡杀佛。因为他的力量是来源于自身,不是来源于别人。
方恒的兜罗绵手无声无息,从有声音练到无声,其实也就是小乘境界,等于佛法中的小乘,阿罗汉的境界而已,自我了断,不能渡世。不能进入大乘菩萨地。而王西归的掌心雷,从有声练到了无声,再从无声练到闷声,虚无缥www•hetushu•com缈的几个声音,就如大乘的菩萨显灵,了无痕迹,却又的确存在。
“你怎么才到。”李沉沙看见他走进了院子,责怪着。
他一拳出击,虚无缥缈,不停蠕动,但是却造成了强烈的精神感染,在王西归的眼睛中,天地都消失了,就剩下李含沙的一拳。他一拳的威力,不单单是物理上的力量,而上升到了精神层次,可以驾驭催眠别人的精神!
被肩膀骨骼一寸击中,不亚于被大铁枪当空一捅。
嗡……
他马步开弓,似乎射雕,拳如箭,突然崩出,这一拳才是他真正的杀招。
“含沙,你在说什么。”大哥李沉沙脸色急速阴沉,怒容满面:“到现在这个年龄,你还任性?从小到大都不听话,到处乱跑,离家出走,本来以为你年龄大了会平和一些,想不到你越来越不像话,你到底要干什么?”
“武当掌心雷。”李含沙看出来了这武学究竟是什么,比起方恒的兜罗绵手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明显王西归的境界要高出很多。
“好了,李叔,我来劝劝含沙和图书吧。”三十多岁的王西归漫步上前,手掌拍了拍李含沙的肩膀,一幅大哥劝阻小弟的模样。
但是,他的手掌还没有落到李含沙肩膀上的时候,对方肩膀一动,如剑如针,一块骨头隆起,对准了他掌心劳宫穴。
大院之中,两个老者静静的坐着。
李含沙就是轻微的一耸肩膀,别人都看不出来什么奥秘,但王西归这种高手却心知肚明。
“骨骼如剑,发劲如枪,全身骨骼随意凸起攻击,这是武学大师的境界。”王西归大吃一惊,他知道这是李含沙的本能反应,也知道自己手掌如果拍下去,被对方肩膀骨骼戳中,暗劲可以让自己心脏破裂。
这也纯粹是本能反应,见猎心喜,遇到高手肯定要比试一番。他的手臂做龙蛇蜿蜒,掌却迅猛如雷,当空一拍之间,气爆沉闷,不是那种噼里啪啦,而是好像雷被捂在罐头里面,只有嗡嗡的闷音,那声音隐藏起来,显现出一丝,神龙见首不见尾。
“大哥,不好意思。”李含沙沉静如水,有足够的礼仪,“爸,您气色还好。”
“你还知道和*图*书回来!”他父亲叫李经龙,看见他进来,脸色一沉,十分严厉:“这些年在外面游手好闲也算了,现在你已经24岁了,赶紧结婚生子算了,安安稳稳工作。对了,这位是我的战友,王源将军,还有他的儿子,王西归。你要喊伯伯和大哥。”
掌心雷到了他的胸膛,被一下塌陷化解了所有的攻击力,武学就是那个点攻击最强,只要躲避开了那个点,所有的攻势都会全部消除。
劳宫穴是手掌中心,五行属火,和心脏对应,心脏也是属火,在心情烦躁的时候,抚摸劳宫穴可以安抚对方的心情,男女之间摸对方的手心,就会产生情愫。
院子里面四个人,两人坐,两人站。
两拳在刹那之间碰撞在一起。
但是李含沙退后一步,身躯调整到了一个完美的姿势,如仙鹤翩翩起舞,如老龟深潭浮出拜月,又好像传说中的仙人在飞升。
古拳法,后羿射日。
嘣……
那个三十岁军人的内在气息,就是真正的修行者。和李含沙是一类人。
四合院的地面砖都非常坚硬,经过特殊的烧制,坚如铁明如镜www.hetushu.com,而且地砖和地砖之间的缝隙都用桐油浸泡过,基本上很难摧毁。
位高权重,那是虚的,是众人抬举,才会手握大权,这是权术。凡是掌握权术者,都在内心深处,敬重鬼神,敬重上天,因为他们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力量,是气运。就算是古代的皇帝都不例外,他们要祭天,要祭神。
这种武学境界,才称呼得上“大”。
“西归老弟是最高首长的贴身警卫,寸步不离跟随首长。”李沉沙接口:“以后多多提拔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弟。还有,含沙,这次你回来,老爷子指定你和那鱼北瑶结婚,不是简简单单的相亲,还有,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能够再游手好闲了,老爷子也给你安排了一个职位,去部委当个公务员,以后安稳工作,慢慢往上爬。给我们李家多生儿子。”
而他的哥哥李沉沙站在一旁伺候着,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男子,也站立着伺候,大约三十岁,身穿军装,一下吸引了李含沙的目光。此人身躯站立,如枪刺破青天,似乎在体内蕴含着一种与天争雄的霸道,这就不是位高权重可以养得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