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章 镰割

“你问下你哥就知道了。”李含沙闭上眼睛,似乎在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一割,一切,一拉,一扯,数劲并发,扯掉人一条胳膊对于武学高手来说并不算什么。
王尘的“镰割”出手之快,应变之迅速,绝对不是初入武学界的雏儿,而是身经百战,经常遇到偷袭和暗杀,应对才会如此迅猛。
所谓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满杯水,稍微一晃动就会溢出,但这杯子一路从李含沙手中滑到王尘身边,却没有溅出一星半点。
“放开我。”鱼北瑶回过神来,想要甩开李含沙的手,却如蜉蝣撼大树,不起任何作用,刚才王尘和李含沙的交手在闪电之间,一割一抖,平淡无奇,不是内行人根本看不出其中有多么的凶险,她自然以为就是普通的拉扯。
“你的武学和他很像,气息相通,不过他比你更进一筹,这种东西跟血脉一样,不能够假冒。而且你和他的相貌有些相http://m.hetushu.com似。我刚刚见过他,还和他小小交手了一番。”李含沙品茶。
王尘连忙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哥,你知道李含沙这个人么?”
手腕一抖,装满茶水的杯子转着圈子就甩了出去,滑到王尘的面前。
这一抖之中,暗含沾衣十八跌的功夫,足足有十多层劲,有弹,粘,钓,沉,拿,闪,撞,碰,崩……
一般的武学高手,能够在一抖之间,练出四五重劲道就已经很不错,而李含沙是足足十八重劲道,一个劲道都不落下。
“不要动。”王尘大声喝止鱼北瑶的动作,冷眼看过来:“此人是绝顶高手,我都看走眼了。不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绑架犯法,你知道么?”
“李含沙?你见过他?对了,我忘记你暂时当几天鱼北瑶的保镖。见到他一定要向他请教武学上的问题,他是真正的高手,不,他已经快和_图_书要踏入天人之道,我甘拜下风。”王西归的声音传递过来。
“去杀人。”李含沙就说了三个字。
“坐下来,不要这么紧张。”李含沙手腕一搓,已经把桌子上的茶杯翻转了起来,提起茶壶,拉出一条细线,注入了紫砂杯子内:“有人要绑架鱼北瑶,我带她去一个地方,是消除她的隐患,顺便也消除我的隐患,你的武功虽高,却也保护不住她。因为你的武学还停留在杀生阶段,修炼出来那股原始的野性固然符合自然,却没有入道。”
东洋武学,讲究杀伤力,赤裸裸的追求杀生,这是个国家文化因素有关,地理狭小,天灾不断,整个民族必须要学会残忍,暴戾,符合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物竞天择。
三个字可以概括东洋武学,那就是“杀生道”。
鱼北瑶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养,对于茶道艺术也很深刻,但从来没有看过这么优美的泡茶姿势。
和*图*书你哥是王西归?”李含沙问。
“是又怎样?”王尘没有轻举妄动,身躯微微弓起,如猛虎卧岗,潜伏爪牙,圆睁着铜铃大眼打量猎物,随时都要发动雷霆一击。
李含沙曾经一度对这种武学很是佩服,认为这才是真正的武学,后来他修为渐渐深厚,以武入道之后,才改变过来观念,但话又说回来,这种武学虽然很狭隘,但杀伤力很强,有其可取之处。
沾衣十八跌,每一个动作,都有十八种劲,前推后拉,上下气贯,左右横撑,六合之间全部都是拳劲,举手投足之间宛若长空罡风扑面,吹断一切。
王尘挂了电话,一脸惊讶:“你……”
“沾衣十八跌,十八重劲!”她按住淤青的地方,快速摩擦,行气活血,肉眼可以看得见那淤青消退,这是自身可以控制气血流动的表现:“这种境界怎么会出现在你的身上?”
这种武学非常恐怖,与之对敌,别说动手,往http://m•hetushu.com往一个照面就被对方的杀气所摄,战意全无,任人宰割。
“何为道?”王尘身躯舒缓,想起来对面这个是李家的儿子,也属于权贵子弟,不会干出来什么出格的事情。
李含沙眼神赞赏,手臂一抖,大蟒翻身,衣袖一振,恍惚间好似发出铁一般的罡劲。
镰刀一般的手,就像秋天麦田里,农夫挥舞的镰刀,却带着刺鼻的血腥气息,仿佛闪耀着森冷的光辉,割向李含沙的手臂,只要轻轻一搭上去,整条手臂就算是废了,真正的被切割下来。
滋滋滋……茶水冲击在杯子中,如清泉击在山涧,李含沙泡茶的动作娴熟优美,有高山流水之音。
这带着血腥杀伐气息的一割,不是普通的武学,而是来自于东洋,叫做“镰割”。
镰割切到他的手臂,王尘如遭雷击,身躯朝后连连退步,手掌上已经出现了大片淤青。
“你怎么知道?”王尘一惊。
“我不是绑架。”李含沙摇摇hetushu.com头,松开鱼北瑶,轻柔如柳絮,对方没有受到一点伤害,甚至鱼北瑶觉得,这个男子的手比自己还要柔软得多,天鹅绒似的:“其实我是在试探你的功夫,你是她的保镖吧。”
“谁胜谁负?”鱼北瑶和王尘同时问,她们最关心的居然是这个。
王尘手一抓,把茶杯捏在手中,仰头一饮而尽,平和了很多:“想不到啊想不到,李家居然会出现你这样的高手,有时间我想通知下我哥,见识见识你这样的人。”
“你到底要带我去干嘛?”鱼北瑶对李含沙的形象大为改观。
“事不宜迟,我这就带鱼北瑶走。你也跟着吧。”李含沙站起来。
“求而不得是道。”李含沙:“如果道能够求到,那就不是道了,武学最关键的不是要得道,而是要明道和悟道,太子明道,还是保留不住色身,八十岁涅槃,无法永驻世间,这也是求而不得。你的镰割应该是收获,不是杀生。来,喝一口茶,我们就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