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章 何谓童男

人性,在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神性。
“照你这么说,世界上没有处男处女了。”鱼北瑶嗤之以鼻。
“放屁!”鱼北瑶怒了,直接骂出来脏话:“老娘虽然有男朋友,但骨子里面也是很传统的女人,绝对不是那种烂货。李含沙,我知道你杀人如麻,但老娘还是要骂死你,你有本事打我啊。”
这是武学到了一种境界,气质转换的基本境界,神龙可以翱翔于九天之上,也可以缩小隐藏在鳝穴之中。
他气质陡然变化,平凡起来,不那么引人注目了。
“我不信,你是人,还活在人类社会之中,这个世界也没有神,没有鬼。我觉得你很悲哀。”鱼北瑶哼哼:“我觉得你只是在装酷而已。”
“方恒就在这里上班,他是最顶尖的健身教练。”鱼北瑶下车之后,“你们陪我去和他当面说清楚吧。”
“我怎么能够和他比,他的武功比我强十倍。”http://www.hetushu•com王尘突然询问:“我听到一个秘密消息,终南剑仙给一位老首长写信,说中秋之夜,要借一个地方,和你一战,是不是真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没有感觉了。”鱼北瑶有些惆怅,“没有感觉还在一起,那是很可怕的事情,我接受不了。对了,别说我,你那个未婚夫又如何,听说是家族联姻,那不会幸福的。”
开车的还是王尘,她也是鱼北瑶的保镖,当然两人也是好姐妹,以王尘的修为,就算遇到十多个彪形大汉都可以在几秒钟内全部放倒,哪怕那些大汉有刀都无所谓。
车行驶一阵,突然一转,眼前出现一片大厦,是最高档的健身会所之一。
尽管眼前李含沙活生生的存在,但她感觉不到他的人性。
“道家之童男童女,不是世俗之中的童男童女,不在身,在乎心。心灵和*图*书一动,有了淫欲之念,先天精气就化为后天浊精,人也就不是童子了,所以我说你不是处女。”李含沙不理会鱼北瑶的大骂:“你身体上虽然没有过男女之事,但心中动过淫欲,就已经不是童女。”
“我这辈子不会有任何男女之情。”李含沙知道鱼北瑶是在调戏,他并不在意,只是语气冰冷地道:“男女之情,杀伐命性,只有庸人才会沉迷。”
“修炼的乐趣,岂是你等可知?那是真正的大极乐。”李含沙脸色又归于平静,“我看你们男女之间的感情,就好像现在的你看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索然无味。”
“不行,不行。”
“是的。”鱼北瑶下了决心。
“随便你怎么理解。”李含沙身躯稍微一晃,已经到了门口,“你要去找你男朋友,那就快点去吧。”
鱼北瑶也发现了这一点:“你这个样子根本不像是保镖,反而我好像是一个丫m•hetushu•com鬟,你的气质能不能够改变一下。”
李含沙身躯稍微一矮,骨骼和骨骼之间发出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如同机械齿轮,钢铁交鸣,人似不是血肉之躯,而是机器。
“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人少了多少乐趣。”鱼北瑶看见李含沙的语气,陡然心中生出一股寒意,她这个时候,感觉自己不是面对的人,而是一个没有感情,似乎为武道而生的神。
“你看人家李含沙活得多潇洒。”鱼北瑶语气羡慕。
“我都被你气死了。”鱼北瑶狠狠一跺脚,转身出门,“你要保证我的安全。”
“我也没有办法,我那未婚夫是个花花公子,到处玩弄女明星,臭名昭著,但我是家里的长辈从小就和他指腹为婚的,家族利益结合。我也没有办法,但就算结婚之后,他如果碰我,我会捏死他。”王尘提起自己的未婚夫就一肚子气。
“放心,我很有职业道德,拿人钱财和_图_书,替人消灾。”李含沙和鱼北瑶并肩站立,他的身材挺拔,器宇轩昂,步履沉稳,根本不像是保镖,鱼北瑶虽然贵气逼人,但在他的面前,仍旧有些自惭形秽,就好像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子,或者说是丫鬟。
“二十四章经中,色如把蜂蜜涂抹在锋利的刀口,小儿忍不住去舔,就有割舌之危。”李含沙根本不理鱼北瑶的挑逗,而是深深看了她一眼:“你不是处女。”
“你不是以前爱他死去活来么?”王尘看了后面的李含沙一眼,欲言又止。
“很少。”李含沙微笑着:“我就是,自小喜欢练武,除了练武之外,再无他物,后来遇到师父,那时候刚刚青春年少,但我修炼各种道家吐纳,镇定精神,元神稳固,师父说我天生是修道的料子。因为那个时候,正是青春懵懂,容易冲动的时候,我有许多师兄,师弟,师姐,都过不了这一关,心中产生情欲,自毁长城。”
“我www.hetushu•com不相信,人不是石头,总会有感情。”鱼北瑶似乎不甘心,突然嫣然一笑,挤挤眼睛:“李含沙,你不会是处男吧,24岁了,从来没有碰过女人?”
“你真的要去和方恒分手?”王尘是鱼书城请过来不让方恒和鱼北瑶见面的,但两人已经成为姐妹,自然要分享感情的事情,鱼北瑶已经跟她说了要分手的事情。
“是!”李含沙思绪飘散在空中:“看来他的地位很高。”
“无敌?”李含沙哑然失笑:“天下之大,一山更有一山高,没有人可以称自己无敌。况且金刚不坏都未成就,又怎么能够称得上数一数二,有些人物,你们是永远都无法接触到的。”
一辆车绝尘而去。
“很高,高过天了。神仙中人!就算是几位老首长都对他客客气气,有的时候他会来京华走动,为一些人治病。基本上他是武学界数一数二的无敌人物。”王尘说起此人,神态严肃庄重,是对绝世强者的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