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章 论道,长谈

“他叫什么?”
神通越大,魔障越多。
但也有人隐藏在暗处,做刺客,做杀手,做军中勇士,做隐世高人,不留名在世间。比如古时刺客,红线娘,聂隐娘,精精儿,空空儿,这一类的人。
“原来是他?”李含沙手掌微微一抓,又恢复平静。
那天和断战龙一战,感悟颇多,虽然没有能够立成金刚不坏,但使得他的气、神、意、心、精,都上了一个台阶。
前者生荣死哀,后者默默无闻,但论武学境界,后者未必比前者弱,甚至在杀伤力方面,还要更甚一筹。
“不错。”张元辰点头。
“哦?”李含沙一听,就知道弦外之音:“听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你的那个徒弟不是一般人物,你不降魔,但自有徒弟替你降魔,佛陀身边的护法金刚,不动明王。孔子身边也有子路。我倒是想见一见。”
张元辰知道李含沙是绝世高手,将来只要不夭折,成就不可限量,也乐于和他结个善缘。
“你似乎见过我徒弟?”张元辰见李含沙沉思,和图书陷入了回忆,不由发问。
杀掉断战龙,他已经超越了一个境界。
“是,师父。”方恒不敢不听话。
现在每天参悟炼气,都有一种全新的感觉。
眼前张元辰是龙虎山丹道传人,对于丹道修炼精妙,张家属于天师一脉,千年道统不可忽视。
“这是禅宗。”张元辰脸上不变:“禅宗都是魔道,你只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却不知后面还有两句,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你太偏执了。”
“此话当真?”张元辰问完之后,哑然失笑,“你怎么会说假话,逸飞号称终南剑仙,实际上是终南剑魔,不知道手上有多少条人命,杀性之重,世间罕有,如果谁惹了他,一怒之下,地覆天翻,我曾经和他一起讨论过丹道,他整个人的气势如一柄利剑,刺破苍穹,割裂阴阳,你和他一战真是期待,我一定会去的。”
“你们一战,必定惊天动地。以我的能量,怎么可能打听不到在哪里?”张元辰又饮一杯茶:“你的社会关系,www.hetushu.com还是要弱于我这个老头子的。”
不过,在卫子龙赫赫威名的时候,李含沙的武功还没有练成,那个时候面对五条龙只能够仰望。
“不是我偏执,是你未看破。”李含沙叹息一声:“不说禅宗,我们说大乘经典,有五逆,第一逆杀父母,第二逆破僧集会,第三逆让佛身出血,第四逆杀阿罗汉,第五逆破人受戒出家。这五逆,永堕无间,万劫不复,是也不是?”
“道不同,不相为谋。”张元辰这个时候轮到他沉默,想不到这个年轻人,意志不可动摇,而且精通各种大小乘之经典和道家练气,不是那种初入修行,气壮如牛之小辈,而是久经沧桑,看惯人间悲欢离合之后,仍旧恪守我道,我行我素之宗师。
“卫子龙。”
断战龙已经死了,准确的来说,现在还剩下四条龙。
李含沙属于后者。
“你就不问我们在哪里决战?”李含沙揉了揉双手。
李含沙称呼人并没有任何的敬语,不是你,就是直呼姓名,但从http://www.hetushu•com他的口中说出来,却给人一种平等加理所当然的味道。
“中秋之夜,我和十步无常李逸飞有一个决战,如果有兴趣的话,你可以来看看。你有资格观看我们的交手。”李含沙发出邀请。
武术界也是如此,有人开宗立派,扬名立万,创下不朽之功业,比如太极宗师杨露禅,八卦掌董海川,形意拳李洛能。
“哈哈……”张元辰一扫阴霾:“萍水相逢,清茶一杯吧。”
“北瑶,代我向你父亲问好。”张元辰和李含沙同饮一杯茶:“今天总算见识了一位少年宗师,多久没有出现过了?”
而现在,他就无所畏惧。
“有数面之缘。”李含沙回过神来:“你是龙虎丹道的传人,我们不结孽缘,但可以结个善缘,倒是有些丹道方面的问题和你探讨一二。”
“师父。”方恒走了过去。
顶尖杀手五条龙,不是同一个组织的人,而是隶属于不同的机构。
李含沙沉默了,他双手抱在胸前,良久之后,突然睁开双眼:“那你有没有读和图书过《临济录》?欲得如法见解,但莫受人祸,向你向外,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不与物拘,透脱自在。”
“他还没有回国,既然你答应了,回国之后,他会去找你的。”张元辰似笑非笑:“不过到时候可要手下留情。”
“全球顶尖杀手界,五条龙,断战龙,聂狂龙,玉小龙,金真龙,卫子龙。”李含沙心中回忆起来一个身穿紫衣青年,在非洲丛林中来回穿梭,收割一条条的生命,杀掉的那些人是非洲特种部位的战士,全副武装,但在这个紫色身影面前,连看清楚对方的机会都没有。
“这点我承认。”李含沙点头:“道不同嘛。”
神通等于魔障。
凡是都分为阴阳两面。
而且,他不是觉得自己天下无敌,相反非常善于学习。
这句话的确属实。
“但有一人,让佛身出血。”李含沙始终微笑:“那就是提婆达多,他破僧团,投掷石块让佛出血,杀莲华色比丘,但在法华经中,他hetushu.com被授记,为天王如来,并没有永堕无间,其实这就是说,就算五逆大罪,都是色空假象。世间之缘分,就如乱麻一般,唯有快刀,才可以斩断,你用手去清理,怎么解得开?我劝你做龙象鸣,做狮子吼,当断则断,一鼓作气,必可丹道大成,三花聚顶。”
“他不是你的情敌。”张元辰摆摆手:“此人怎么可能被男女之情所束缚,再说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小男生小女生分分合合何必看得这么真,你放不下难成大器。”
“本来我有一个徒弟,武学修为非常深湛,擅长战斗,也追求武道极至,想介绍下给你认识,现在一看就算了,因为你要和逸飞交手,专心致志,不方便损耗精气。”张元辰似乎想起来一个事情。
“哈哈,咱们坐而论道,费口舌之争,其实也在浪费时间和精气。”李含沙一笑:“不过你不动手,我也不会逼迫,其实你说得也有道理,神通越大,魔障越多。我和你萍水相逢,这口舌之争也就是缘起于微风,如果动手的话,那结缘就甚深了,实不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