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章 袭击

子弹击到他身后的墙壁上,居然穿透而过,打出来一个洞,可见冲击力多强。
以李含沙的手段可以躲避这神乎其神的枪,但王尘和鱼北瑶肯定不能够抵挡。
但是,两颗子弹却不射击向他,而是射向了王尘和鱼北瑶。
“真的?”鱼北瑶以为李含沙会拒人于千里之外,却没有想到居然一口同意。
李含沙又是一窜,已经到了十米之外的墙壁边,他提着两个人,却如纸鸢,轻若无物,不是血肉之躯。
肉眼根本看不到三个人的存在,但他凭借第六感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应到。
他们体能强大,手速极快,如果加上特制的枪,那简直是人形死神,收割生命的恶魔。
子弹划破空气,到了他的眉心,已然避无可避。
“看不出来,你虽然冷酷,但对于武道的传承,却十分重视。”王尘似乎对他又多了一重了解。
就在他感应三人的刹那,杀气消失了,子弹不再射出,三个人的气息也凭空消失。
在古代,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枪枪连环和*图*书,连他都无喘息之机,是枪神一级的人物。
李含沙刚说了一个字,突然睁开眼睛,全身如临大敌,一掌,车门开,两手一抓,王尘和鱼北瑶被提了起来,然后如大狸猫窜出去。
和死神擦肩。
他这一进一退,并不是无用之功,目的是在让那些使枪的人露出破绽。
“当然是冲着我,鱼北瑶活着对某些人更有好处。”李含沙浑身很轻松,“居然派出三位枪神级的高手,真是看得起我,若不是我和张元辰畅谈七日,获益良多,精神又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这一次恐怕要死在这里。”
“你要练武?”王尘好像看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练武要从小时候开始,坚持不懈,十年如一日,你知道要经过多少折磨,多少汗水,多少煎熬和孤独么?我从六岁开始学习,每天都是地狱一般的日子,你现在年纪这么大了,还是做做健身,做做瑜伽,保持身材吧,练武不适合你,武者有杀心,虽千万人吾往矣,你是培养不出和-图-书来的,放弃这个想法吧。”
在他刚刚站稳,远处一颗子弹再次破空,在他的精神感应中,化为一道轨迹,目标是他的眉心!
当然,普通人,一两支枪,甚至三五条枪,他都不在乎。
“任何人都可以练武。”
“杀手是冲着你来的,还是鱼北瑶?”王尘表面镇定,内心还是波澜万丈,难以平息,现代社会遇到这种枪击事件毕竟是少数。
果然,在躲避过两枪之后,李含沙眼睛闭上,似乎就感应到,在东,西,南的高楼之上,似乎有三个人的气息。
尤其是用枪高手,人枪合一,第六感锁定人的气息,根本不用看,抬手之间就可以击破人的脑袋。
这如果打在身上,李含沙也会出现大血洞,就算是金刚不坏也是血肉之躯,不是真正的金刚,何况他还没有大成?
被李含沙这种人感应到,如果再暗杀下去,那危险无比,盯上就是一个死。
睡着的李含沙说话了:“练武不需要成就如何,只要有一颗心,灯火相传,心心相印,你hetushu.com如果想学,我可以教你。”
一个小时后,三人坐上了另外一辆车,鱼北瑶脸色煞白,还处于梦游阶段,而王尘和李含沙都恢复了镇定,这是练武人独有的气质。
就算以李含沙现在的武学境界,面对枪支,也不敢肆意妄为,必须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嗖!
“好快的反应。”
在他窜开的刹那,又一颗子弹已打到地上,爆出一连串的火花,弹头如螺旋,钻入水泥地深处,四周都龟裂了。
“不用躲,他们已经走了。”李含沙目光四射,看见那燃烧的汽车,四周的人也要围上来,“我们也先走吧,这件事情不简单,让律师来善后。”
高手感应,存于一心。
击中油箱,整辆车立刻燃烧起来熊熊大火。
头两枚子弹,是出自不同人之手,最后一枚子弹,射向他眉心,又是一位高手。
砰!
在他刚刚窜出去的刹那,刺耳的破空声划出气浪,只一闪,一颗子弹就击中了车的油箱,这子弹是狙击枪,不知从何而来。
枪炮一响www•hetushu.com,武术没落,这是不争的事实。
“你收我为徒?”鱼北瑶听出李含沙的意思。
“我从不说假话。”李含沙语气真诚:“武道传承,没有门槛,人皆可学,世上的那些武学大师收徒都看资质,各种讲究,敝帚自珍,不会有大成就,真正的武学,是没有秘传的,也没有绝招。”
“你怎么不动了?”王尘惊魂未定,不过她也是高手,一个翻滚,找到了掩体,看见李含沙站立沉思,连忙招呼。
但数十条枪,上百条枪,或者是用枪的武学高手,他一个不好,也要饮恨长眠。
而现代,你哪怕是不坏金刚,枪林弹雨之间,也要炸成马蜂窝。
嗖!
他身躯又是一闪,已经到了20米开外,左右摇摆,让人根本琢磨不透他要扑向哪一个方位。
李含沙本来想一感应到他们,立刻出手,追杀到死,但对方居然消失了,收敛气息,再无任何反应,他都无从追击。
三人立刻离开现场。
也就是短短不到一分钟。
砰!砰!
“用枪的人,难以武道大成。”和*图*书王尘语气鄙视。
“武……”
李含沙遇到的就是这种人。
李含沙的脑袋消失了,他就好像一头乌龟,把脑袋缩入了脖子之中。
三大杀手,似乎也知道李含沙感应到了他们。
他们也知道,这次的暗杀行动失败。
还不是一个人。
可是,刚刚在20米开外的李含沙,居然又出现在了两女面前,抓住两女,稍微旋转,子弹擦身而过。
“你想太多了。”李含沙不睁开眼睛:“我不会收徒,只是在燃灯,就算是一个乞丐,有心学武,我也会教他。”
如果有一尊武学高手为大将,身穿钢铁铠甲刀枪不入,又骑高头大马,手持长枪长矛,横冲直撞,哪怕是千百人阵,都可以一冲而溃败,身后的小兵只要收割战场就可以了。
“不。”李含沙摇摇头:“武学之道,虽不假于外物,但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善于利用工具,其实武学招式,搬运气血,各种手段,也是外物,渡河之舟。到达最后,统统都要舍弃,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大极乐,比金刚不坏更甚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