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章 天地如炉

“我不找他们,他们还会来找我。”李含沙双手垂下,“可惜,我的武学修为还没有踏入更深的境界,千里锁魂,要不然,这三人就算是不暗杀我,只要不离开这座城市,我都可以找出来,把他们击杀。”
“铁戎少将,坐吧。”李含沙顺手倒茶:“你今天来是求见,不是气势汹汹,只要你结善缘,我也以善相对,清茶一杯。”
安全部门。
鱼北瑶是怎么都不肯得罪的。
“鬼神或是念头,或是灵感,或是磁场,或是天象,或是地动,或是人气,总之一切现实中不存在的东西,都可以称呼为鬼神。”
“你们离开,我和铁戎单独聊聊。”李含沙眉宇一挑。
“你脱离了那个组织,而且杀了断战龙,那个组织不会放过你,已经派人来暗杀枪击,你也是处于危险之中。只有和我们合作,彻底消灭那个组织,免除后患。”铁戎道:“而且,你必须和我们合作,这是你的义务,对你有好处,对你的家族也有好处。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任何理由,你会拒绝我。”
他扫了一眼上面的资料,脸上和*图*书有怒意:“又是这个李含沙,到处闯祸!现在居然引发了严重的治安事件,早和我们合作,已经把那批组织的人一网打尽,他以为他功夫高一点,就是神仙?”
“报告!在北五环,发生枪击事件,一辆车起火,人员已经离开,没有伤亡,这是详细资料。”
“最好不要修炼,哎!天地为炉,造化为工,阴阳为炭,万物为铜。”李含沙的目光望向了远处。
“那我们要不要对他进行调查?”
他练功很奇怪,是慢悠悠的走来走去,时而抬头看天,时而看脚下大地,时而又沉思推算,不像是练武的,反像地师在替人看风水,又或是道士在和鬼神交流。
“什么是鬼神?”
铁戎的能量非常巨大,别看鱼家是首富,但只要他一个念头,就可以施展种种手段让这个首富身陷囹圄,家破人亡。
“你这是在练功?”王尘十分奇怪:“练功有三层境界,一是锻炼招式,那是普通人学武开始练习的,然后就是站桩炼气,这是到了一定程度的高手才会的修炼。三就是闭目冥和*图*书坐,神思飞出做击技。从来没有看见你这么练功的。”
“不好意思,我拒绝。”李含沙道。
千里锁魂,就是看见一个人之后,冥冥之中,对此人有感应,也是属于第六感到了极至之后的精神修为,和肉体已经没有关系。
鱼北瑶带着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
“天地磁场非同小可,藏密高僧苦修上甲子的岁月,突然虹化,人身化为彩虹,消失得无影无踪,其实就是天地磁场和人体磁场没有调和好,肉身燃尽。”李含沙和张元辰长谈七日,心灵几乎接近圆满,有智慧之光:“其实,天地就是一个微波炉,微波炉可以用电磁波加热食物,天地也可以,只是人不知道怎么调和自身磁场和天地磁场的关系而已,一旦调和好,就可以借助天地磁波,淬炼肉身,这也就是道家中的三昧真火。”
“喝茶喝的是意境。”李含沙抓住茶杯把玩着:“我曾经和你一样,后来修为渐渐提高,血液随意循环,吐纳之间,毒素排出。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你崩得太紧了。”
“我当然知道。”李www•hetushu.com含沙一手按着茶杯,好像一头老猫按住老鼠,“不过我真的劝你不要轻举妄动,惹出滔天大祸来,你担当不起。”
“这是天人合一,调整自身磁场,和天地磁场结合,此乃上乘修行之道,只有武学修为强大到了一定境界,六感能通鬼神,才能够这样练功。”李含沙停住身躯,一举一动,都暗合自然。
因为他的身上有一种虎威,煞气,生杀予夺习惯成自然的味道。
“哪里有这么玄妙,简直就好像修真一样。”王尘摇摇头:“那张元辰是大师,为什么也没有什么神通,口喷火焰?七十二变?”
这是李含沙在和张元辰讨论丹道,对龙虎山天师一脉的秘传领悟,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精神境界不够,难以把气血更加凝聚,冲破生死玄关。
“我不喝茶。”铁戎语气真的如铁,“我只喝清水,茶中含有影响精神的刺激物质。”
“三昧真火中的火,只是一个比喻而已,不是真正的火焰。”李含沙笑了:“等你到了一定境界也就会明白,武学的奥秘多着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http://www.hetushu.com。我现在也就是最初领悟,离真正大成还相差十万八千里,起码到了金刚不坏之后,更进一步,才可掌握这种奥秘,那个时候,又不知道世事是如何烟云变化了。”
“铁戎,主管安全部门,少将军衔,特地来调查上次断战龙死亡的事件,还有这次枪击事件。”铁戎举手投足,都给人一种不容置疑,不容反驳他的味道。
“这位是安全部门的铁……”鱼北瑶刚刚要介绍,被中年人一摆手,打断了语言,自我介绍起来。
“国家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他是很多人组成的,人一多,就有漏洞,针尖也可以刺死大象。”李含沙知道铁戎这种人,以为国家之力,翻江倒海,无所不能,有一种盲目的自信。
“大祸?”铁戎冷笑了:“我代表国家,什么组织能够和国家对抗?哪怕是在国外,都要铲除!别的国家害怕这个组织,我们更要铲除掉。”
院子内,李含沙正在练功。
“派人接触一下吧。”中年人发火之后冷静下来:“毕竟首长发话了,起码要等到中秋之后,我们才可以动他,现在只能够怀柔。”
m.hetushu.com“你的武功,我不能练,境界不到。”王尘自认为和李含沙也相差十万八千里,“甚至我师父都没有到那一个地步,只是在打坐搬运气血,神思飞出做击技而已。”
“你这样修炼,真都有用处?不是一种心理暗示?”
“那你现在怎么办?”王尘看看四周,生怕有子弹再射击过来:“这些人对你来说始终是个隐患,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我看你还是和安全部门合作,追查出这些人的下落来,以你一人之力,再强的武力也难以翻天。”
她有些担心李含沙得罪此人,但却无可奈何。
“我有我的修行方法,不会因为你的言语而改变。”铁戎能够坐到这个位置上,自身本领,心智,办事能力都不可能因为小小的语言而动摇:“我这次来不和你谈论武学,是想与你合作,一起铲除那个组织,你知道那个组织在国际上的影响多大么?”
那个曾经要调查李含沙的中年人又接到报告。
“该来的还是会来。”李含沙看见这个中年人,就知道他是军队之中掌握重要部门位置的人。
王尘赶紧拉着鱼北瑶远远离开,躲进旁边的小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