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章 家族会议

人挨了这一下,等于铁球砸到,非要受伤不可。
李含沙按了按钮,发现是大哥李沉沙打过来的。
“境界不到。”他并不满意,叹息一声:“真正的高手,滴水穿石,一滴水珠,洞穿人的头颅,我这么一大团水珠,也就击破泥土,还差得很远啊。”
几进几出的大院,最深的内院中,早就坐满了人,足足有三四十个。
“好,我跟着你去,不过人家家族会议,我们在旁边似乎不好。”王尘也是属于军人世家,知道家族会议往往都是讨论大事,进行利益分配,还有接下来家族的大动作和一系列决策,最忌外人旁听。
李含沙这是第一次参加家族会议。
他大马金刀的坐在老爷子身边,迎着众人的目光,丝毫也没有什么不适。
“无妨,到时候你们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就是,只要不离开我三百米的距离,我就可以感应杀机,没有人可以对你们下手。”李含沙道。
www.hetushu.com“好。”李含沙很干脆果断,家里的确还有缘分尚在,回去一趟也没有什么,挂了电话,他对鱼北瑶招呼:“跟我走吧,去我家。”
“终南剑仙逸飞是首长过命的兄弟,拳怕少壮,如果你能的话,不要以命相搏。”老爷子告诫着。
“家族会议,关系很大,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个,但你现在已经是重要人物,而且,你流的是李家的血,缘分斩不断,理还乱。”李沉沙的姿态很低,和以前那种颐指气使完全两样。
“这不是李含沙么?他怎么有资格来参加家族会议?”
“尽人事,看天命。”李含沙双手平放在膝盖上。
“我当然去。”鱼北瑶看了王尘一眼:“你也跟着我去吧,军区大院我还没有去过,有些心悸。”
……
“你要带我去见家长?”鱼北瑶一脸惊讶。
“什么大事?”李含沙问。
“含沙来了,来来,坐到我www.hetushu•com身边来。”主持家族会议的老爷子满头银发,身体却健壮如牛,气如洪钟,看见李含沙进来,眼神一亮,连忙招呼。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金刚不坏之境界的神仙中人,摘叶飞花皆可伤人,不是传说,而是真实的境界。
王尘耳朵很尖,稍微一颤就听见了,却不生气:“不要误会,这是李含沙请我们来的,现在他是鱼北瑶的保镖,我知道家族会议不适合外人旁听,所以我们不进内院,在外院等着就好。”
她虽然是商业集团的大小姐,掌握巨额财富,但从来没有进入过军区圈子,未免有些气弱。
这是李家的家族会议,有的从商,有的从政,有的从军,还有的漂洋过海,在国外做研究,其中有些人不姓李,但也是娶了李家的女人,或者是嫁给李家当媳妇,当然,今天来参加会议的,都是家族中重要人物,有点能量的,一些事业没有成就的http://www.hetushu.com小字辈都不能参加。
“含沙,你的事我都知道了。”老爷子等他坐下来,声音低沉:“离中秋之夜没有多久了,你有没有把握?”
“那我安排人带你们坐坐,有什么事情随意。”李沉沙招呼警卫安排两女,和李含沙进了内院。
这是身份的象征,李家大大小小各种亲戚,算上去有好几百口子人,能够参加这个会议的也就三四十个,能够坐到老爷子身边的几乎没有。
“不用。”王尘摆摆手。
家族里的人都看着这一幕,议论纷纷起来。
李含沙再次进入其中,这个家他很少来,实际上在他的心中,没有家的概念,天地之大,四海为家。
虽然如此,他的修为还是进步了不少,偶尔遇到秦洁,往事如烟,岁月心头流淌而过,不留痕迹,他才发现自己真的不可动摇,雷雨之中,天人交感,气机勃发,终于到达了身如莲叶,滴水不沾的境界。
辟谷,是断因和图书果,和大地的因果。
这就好像是楞严经中所说,人吃了大地中生长出来的五谷,就和大地有了因果,双脚无法离开地面。
“我不在,没有人可以保护你。”李含沙摆摆手:“我现在是你的保镖,当然你有权随时解雇我,我可以退钱。”
“含沙,你怎么连外人都带来了?”李沉沙在门口,专门迎接,看见三人出现,不由小声说话。
“我就是这么一说。”老爷子也不生气:“你的功夫我不知道到底如何,但李逸飞的神通我是见过,吹气成剑,飞檐走壁,握铁成泥,枪林弹雨如入无人之境,他既然能够看上你,指名下挑战书,那肯定你的武功不在他之下。我李家居然出了这样的人物,实在是令我欣慰,本来你是最不成器的一个,现在看来,却是最有出息的一个。”
“如果我能留手的话,就不会和他决战了,他也是同样的道理。”李含沙语气很平静:“生死事大,必要全力以赴。”和*图*书
滴滴滴……
“哪里哪里,王家和我们李家同气连枝,你们要进来也是可以的。”李沉沙认识王尘。
红墙黄瓦的大院。
“含沙,家里有大事,速速过来。”
李含沙把玩手中这枚茶水凝聚的晶球,突然一震,晶球飞出去,砸在草地上,泥土四溅。
道家也讲究服气辟谷,断绝五谷,就可以成仙腾云。
他是无所谓,这次前来,主要是和家族缘分未断。
他是一个人单独坐在最首席,地位超然,没有人敢靠近他坐,可以看得出来李家家规还是很严格的。
“其实我要专心迎战,心无旁骛,家族有事情我暂时帮不了什么。不过等我一战成功,倒是可以为家族做一些事情。”李含沙对家族的感觉就是修道人对五谷的态度,“这次如果有什么事情,我真的无法分心帮忙。”
“他好像一贯游手好闲,叛逆乖张,是家里的纨绔,怎么还得到老爷子如此重视?居然招呼他去自己身边坐?”
家是羁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