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章 二龙抢珠

李含沙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说话,这样反而让卫子龙觉得无力可以施展,所有的话都白说了。
年轻首长刚刚才说不要交手,两人就杀气腾腾,出手残忍,似乎生死大敌。
嗯?
“果然是少年宗师,器宇不凡,谈笑杀人,气定神闲。”年轻首长也坐下,看着李含沙:“在刚才你杀死的那个人,叫普东蓬,是南洋一带的人。”
李含沙看也不看,陡然出手,二指如钩,已到了卫子龙的双眼之上。
一辆车悄然无声行使进了城市心脏部位的最高权力之地,那里也是红墙黄瓦之地。
“你四肢匀称,肺部发达,腰肾充足,举手投足,隐隐约约有虎,鹿,熊,猿,鸟的真意,应该是古老五禽戏,这是内外兼修之道,不过你眉心隐约见细微血丝,颧骨圆而不润,这是表明,在修行龙虎丹道,应该是从张元辰那边得到的,但是这就有隐患,龙虎丹道,丹成而龙虎现,乃是勇猛精进,不成功便成仁之道,凡修道,心http://m.hetushu.com必专,气才纯,心若不专,气息驳杂,反会走火入魔。你关注国家大事,没有舍弃红尘,一心一意求道的大勇气,千万不能再练下去了,否则会出大问题。”
李含沙下车,就看见这几个警卫素质之高,体能之强,已经到了武学之中伐毛洗髓的地步,远远超过军区大院刚才的那些警卫。
坐在车中的鱼北瑶端端正正的坐着,好像一个害怕老师的小学生。
鱼北瑶这才坐下来,小心翼翼的。
年轻首长和他非常的熟悉,而且他在一举一动之间,都暗含保护,可见是贴身护卫。
李含沙诚心实意的告诫。
“我不会和他交手。”卫子龙再次深深看了一眼李含沙:“我们不是一类人,他孤愤厌世,我畅游红尘,他不通世故,我友遍天下,他舍弃一切,我珍惜所有。”
“我每次出国访问,都是子龙暗中保护,有他在是万无一失。”年轻首长道:“你们两和图书个年轻,前途不可限量,多多亲近,但别交手,一个闪失也是国家的损失。”
鱼北瑶一惊,尖叫起来,她受不了卫子龙的目光刺激,从座位上站立起来,连连后退,脸色煞白。
“卫子龙。”李含沙知道,这是张元辰的徒弟,杀手界四龙之一,张元辰不和人交手,就培养了这个弟子,可比他本身恐怖很多,实力更是出类拔萃,在自己没有修行成功之时,就已经扬名天下。
卫子龙气息一收,陡然凝聚,不是对李含沙,而是对着鱼北瑶。
在院落中,一桌菜正在上,简简单单,几个青菜,豆腐,一点肉食,加上菌汤,和粥,馒头,果然是家常菜。
“子龙来了,也坐下吧,一起吃饭,拉拉家常。”年轻首长招呼着:“你们应该很早之间见过面吧,我就不介绍了。”
一个声音传进来,是个年轻人,身穿紫衣,昂首阔步。
“哼!”卫子龙似乎早就算计到了李含沙有此一招,单掌一竖,刀锋一般在双眼之www.hetushu.com前,要劈开二龙抢珠的二指。
“多谢。”老爷子对这几个警卫也客客气气,毕竟是“大内高手”,随时可以“面见天颜”的人。
“李老来了?坐坐坐。”一个年轻首长从屋子里面走出来,穿着随意,说是年轻,实际上已经50多岁。
大人物虽然醉心于权力,但更看中自己的身体,命是最重要的,哪怕千古帝王,求无可求,还是想要长生和不老。
不过清香扑鼻,让人食指大动。
在刚才,卫子龙对鱼北瑶施展的是“目击”,别小看这简简单单一眼,普通人很有可能就精神崩溃,变成白痴。
“这位就是您要见的李含沙了,是我孙子。”老爷子也很随和,就势坐下。
要把对方的眼珠子活生生挖出来。
“李将军,你好,首长在前面的客厅等你,准备好了家宴。”下车之后,几个警卫小跑过来,动作迅速,雷厉风行。
二龙抢珠。
“不问苍生问鬼神……”李含沙咀嚼着:“不明鬼神,怎知苍生。”
和_图_书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要见真正的大人物。
“国家之大,卧虎藏龙不错,你也是一条龙。”年轻首长拿起筷子:“如果不是逸飞点名要和你决战,我还真不知道又出了这样一位高手,今天请你来没有别的意思,不问苍生问鬼神。”
“这么快就知道了?甚至连对方是谁都调查出来?”李含沙深深看了对方一眼。
“不要慌张,我们若是这点消息都不知道,那如何保证国家的安全?”年轻首长身材保持很好,皮肤细腻而有光泽,眉宇和天庭饱满,一举一动都显现出来饱满和旺盛的精力,可以看得出来是经过了长时间的修行才会造成这种结果。
卫子龙虽然没有出手,但语气却展开了凌厉之攻击。
夜晚,万家灯火。
“小姑娘也坐吧,就像是在家里吃饭。”年轻首长一笑,十分和蔼。
“我也练过武,从小就开始锻炼,到现在还不曾懈怠,每天要花费三到五个小时的时间来练习,当然和你们不能比,也就是保持身体和精力和-图-书而已。”年轻首长道:“不过,我倒是想要考考你,我到底每天怎么锻炼的?”
“我倒是没有慌,只是觉得国家之大,果然藏龙卧虎而已。”李含沙坐下来,无拘无束,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身份而觉得有些不适,倒是鱼北瑶唯唯诺诺,站着不敢坐下。
啊!
“当然见过,李含沙。”紫色衣服的年轻人也坐下,双目逼视,自有一股威严。
本来她是根本没有资格的,但李含沙执意要她跟在身边,老爷子给上面打了报告之后,上面同意,才带她上车。
李含沙倒是很闲散,随意观察四周的风水格局,随着几个警卫的带路,穿过长长的走廊,几个园林拱门,又经过几个池塘海子湖泊,这才来到一个简简单单,十分干净清爽的院落中。
“我可不这么认为,道在红尘,丹也在世俗,大隐于朝,只要有心,天地之间,处处都是丹。”
不过她很紧张,虽然她家是富豪,各式各样的人都看得多了,早就历练得落落大方,但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