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四章 故人

李含沙不知不觉,以掌劲把他衣服洞穿,却没有伤到他的皮肤,这种修为,就不止高出他一筹。
“来,大家坐,我今天是东道主,一起私下里聊聊。”
李含沙一闪,到他身后,又是一掌拍来。
这是一位高人。
拳脚碰撞,筋骨齐鸣。
当然,白华不会和他动手,因为年纪大了,心境平和,只是好奇,看看年轻人究竟厉害到何等程度。
王西归立刻一惊,就看见身上的衣服片片蝴蝶纷飞,巴掌大的布都掉落下来,前胸后背,足足九个手掌印。
王西归身做陀螺,一鹤冲霄,回身又是数十剑,剑剑迅雷凶悍,他的手上无剑,但手臂推送出去的时候,也不亚于锋利宝剑。
“是秦洁。”鱼北瑶在李含沙耳边道:“她的公司早就对我爸公司发了邀请函,有一个大的项目投资,联手国外许多巨无霸财团,今天是过来谈生意的。不过,我看她是冲着你来的。”
嗨!
这两人都是武学高手,不过明显男子技高一筹,突然目光淋漓,脚步和图书横走,螃蟹似的横行霸道,双拳如钳,连夹带撞,狠狠撕裂了女子防御。
白华这头“老猿”深深看着李含沙,在刚才之间的突然出手,他表面镇定,心中实际上波澜万丈。
“我今天谈的生意和你有关。”秦洁似乎知道他是什么人,也不生气:“你也知道,我的公司是生命科学研究,这东西纯粹亏钱,不赚钱,所以需要不断的拉投资,这一次我是劝说鱼书城先生,投资上亿美金大单的。”
连续交手十个回合,李含沙又是一闪,已经回到座位上。
这是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似乎是助理模样,也没有什么气势,不过这站立出来的刹那,双目烁烁,如同南斗北斗星君,能断人生死。
他的身躯在两个月的修行之中,也发生质的变化,呼吸吐纳之间,给人一种淡淡的清气,如同莲花,洁净无暇,口吐青莲。
外号八臂神猿,白华。
说话的是一个女子,身后带了一群人。
一个老者摆手,男子嗖的滑开,和*图*书行如狸猫。
真正离金刚不坏只有一步之遥。
这是一种特殊的发音,属于密宗真言。
“含沙,我们又见面了。”秦洁这次是穿了一件运动服,修长的双腿还有玲珑的曲线,让人感叹魔鬼一般的身材,她表面上是朋友聚会,但背后跟着七八个男男女女,却是商业团队,明显来谈大事的。
王西归气息从丹田直冲喉咙,长啸如猿啼,手臂化剑,金蛇乱点头,刺到李含沙周身大穴。
这老者身材高大,胡须血脉,双目炯炯有神,手臂特长,背挺拔而有弹性,似乎里面蕴藏的是牛筋和钢铁,还有象皮。
“含沙,你的修为居然进步到这种层次?”远远的,门口传来一个声音,千米之外的庄园大门,似乎有客人来访。
“生命就是最大的投资。”秦洁笑了:“小妹妹,有钱人才知道生命的可贵,我已经给你父亲提供了一份详细的报告,是全球市值前十的私人公司总裁对我们的投资,还有我们研究的一些新药成果,那些总裁享用到http://www.hetushu.com了新药之后的身体状况对比,你父亲很有兴趣,已经决定进行投资,忍先生,你来介绍一下吧。”
他借自己两个徒弟交手,旁敲侧击。
这个时候,秦洁背后,一位毫不起眼的人站了出来。
这女子说话,声音如一条直线,笔直而来,聚而不散,颇有千里传音的味道。
“猿公剑!”
此等境界,真是神妙不可言传。
在李含沙的眼里,这老者就好像是山中一头老白猿,吞云吐雾,食松子和露水,深山炼剑,潇洒出尘,照游东海,夜宿西山。
“如何?我的剑术有所精进吧。”王西归如定海神针站立,气定神闲。
王尘和李含沙接触很久,在师父面前也经常提起他,于是这位武学界大师也动了心念,想要见一见什么人能够和十步无常决战。
“你今天来谈生意的吧,我不做生意,和我无关。”李含沙语气很平和,不过明显还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两个月的时间,李含沙再也没有遇到过刺杀,更没有人来绑架鱼和-图-书北瑶,非常安逸。
停!
凡人看形,高手看神。
“李含沙,你看王尘和王西归的武功如何?”老者对坐在旁边的李含沙发问,原来在刚才战斗的是王尘和王西归两兄妹。
女子连连后退,溃不成军。
“哎……”白华叹息一声:“徒弟,你看你身上。”
“哪里有这回事。”王西归远远听见,有些不服气,“我当初和你交手失败,是骤不及防,这几个月刻苦修炼,不信再会输给你。”
他现在地位很高,在军队中也有实权,让他放弃所有,深山修道三年,那不是自己犯傻?
“王西归的武学已经到了百家融会贯通的地步,就如炼丹一般,把许多药材都融入一路,开始结合,但欠缺的就是那一点火候,这火候就是舍弃一切的大决心。如果他这个时候,放弃地位,家庭,入深山求道,三年之后,就是大宗师。”李含沙侃侃而谈。
气场凝结成道场之后,他的武学休养,精神境界,就开始进入千里锁魂的地步。
“是吗?”
李含沙身躯一晃,相隔m.hetushu.com大约是三十多步,但缩地一般,就到了他的面前,轻柔一拍,已到他的胸前。
他的心灵越来越晶莹剔透,今时不同往日,如果再有枪神级别的人来刺杀他,被他锁定之后,就难以脱身了。
“不盈利,空手套白狼,居然也想要上亿美金的投资,我们怎么得到回报?”鱼北瑶对秦洁很是讨厌,语气暗含讥讽。
而老者是他们的师父。
“怎么会这样,上次交手,我们还逼得你施展绝技才把我击败,这一次我自认为进步,和你在伯仲之间,怎会相差如此巨大?”王西归脸色煞白,他深深知道前胸后背掌印是怎么回事,此时此刻在李含沙面前,他等于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儿。
在鱼北瑶家庄园中的院子里,一男一女正在交手,男的出手大开大阖,雄浑而沉稳,女子轻盈游走,八卦游龙,闪转腾挪之间,拳如刺,指如针,掌如刃,以捅,切,拉为主。
“好。”
草坪上,鱼书城让人布置了小小的宴会,阳光明媚,芳草萋萋,树影摇曳,微风吹来,心旷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