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六章 该杀之人

十步无常李逸飞有一个称号,叫做终南剑仙,一身的修为都淫浸在剑道之中,剑已经成为了身躯的一部分,甚至成为精神之寄托。
“你为什么今天向李含沙挑战?因为嫉妒?我和他的关系?”昏暗的灯光下,宽敞而古典的大厅中,忍先生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盘膝而坐,秦洁在盘问他。
道士有三尺之剑,等于在空间距离上,始终超过对方三尺,高手决战,胜负就在一寸之内,更何况是三尺之多?
“十步无常,李逸飞!”忍先生认出来人。
三个该杀,从道士口中吐出,气势陡然之间到了顶点,剑气龙蛇,迸发而出。
满空都是剑气,哧啦之声游走不绝,剑映星光,室内雪亮。
他出手就是武当剑术秘传,真武踏蛇。
“我不是来和你决战的,是来杀你的。杀人还顾忌什么?”道士长剑直指:“决斗讲究光明正大,杀人则是百无禁忌。你!和-图-书身为国人,却在海外排除异己,杀国人之武术家,该杀!”
斩尽一切罪孽,冤孽,还人间之清平。
一道剑光,奔走如雷霆,刺杀到了忍先生盘膝端坐的地方。
此剑,名为斩孽。
剑又到对方后背。
三尺青锋在手,岂有人能够阻挡?
咔嚓,他随手一抓,一根桌子的木腿就被抓在手中,晃动之间,朝前捅出,直刺道士心脏。
“你带剑前来,三尺青锋,不怕胜之不武么?”忍先生双拳紧握。
飞燕回巢!
忍先生整个人似乎化为了一只飞燕,以不可思议之弧线,投射出去,要突破窗口,直接逃走。
“不错,是我。我已知道你和李含沙的决战,所以今天来杀你,免得你破坏我和他之间的决斗!”这道士手中的剑锋利无比,如灵蛇一般颤抖,又如握着一道闪电,随意颤抖,就有龙吟之声。
就算是一根树枝www•hetushu•com到了道士的手中,都完全可以割裂人体,摘叶飞花,皆可伤人,更何况是特殊制作的宝剑?
“那好,我走了。”秦洁面无表情,默默离去。
“你!看见有望冲破生死玄关之人,立刻下毒手,无容人之量,该杀!”
这位道士,年轻之时是军人,忧国忧民,虽然大彻大悟,出家为道,但杀性不退,出剑之间,有千军万马奔腾,枪林弹雨扫射之气势。
不过,以秦洁和他未婚夫的修为,什么保安都是多余。
但同样修为,有武器和没有兵刃相差巨大。
突然之间,整个静室的门开了,准确的来说,是飘飞出去,如风中的一片树叶。是一股大力生生拍飞的。
是一个道士,手持长剑。
淡淡的声音,传递出来,了无声息。
如果此时,他刀剑在手,就可半斤八两。
剑破神雷,直指敌人本体。
他似乎漂浮了起来,不再落地,肉身http://www.hetushu.com腾空,追在敌人背后,鹰击长空。
当下无话。
真武,是道家之神,他脚踏龟蛇,扫荡群魔,又号玄天上帝。
忍先生猛的睁开眼睛,身躯后移,背部已经靠上了墙壁,他双目精芒大盛,借助星光,就可以看到来人。
“我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你们之间没有什么。”忍先生闭目回答:“他追求的东西和我一样,在大成之前,精气不能够外泄,心一动,先天元精就漏了,我父亲也是金刚不坏大成之后,才结婚生下的我,所以你我之间,必须要等我更进一步,也破生死玄关,才可以完婚,现在你走吧,三天之内不要出现,我要把心和肉体都调整到一个最佳状态,李含沙这个对手难得,在不坏的道路上,每遇到一个这样的对手,都是天大的机缘,不能够错过的啊。”
一剑在手,鬼神不留。
忍先生双目之上的眉毛连续颤抖,剑到之时,www.hetushu•com他陡然一口气喷射出去,不是笔直一条线,而是脸盘大一团白气球体,当空炸开,发出轰隆隆之声,口吐神雷!
一寸长,一寸强。
境界相差太大,可以空手夺白刃。
出剑。
这是腹内一口气,经过体热之蒸腾,猛然吐出,白气如雷,在古代的高人甚至可以震毙猛虎。
入夜,在郊外,又一处庄园中,不是鱼北瑶的庄园,而是秦洁的财产。
忍先生双目血红,不敢硬接。
道士脚尖点地,又是疾刺。
此等境界,已经神乎其神,超越平常之武学了,在道士的逼迫之下,忍先生似乎突破自己极限,到达一个全新的层次。
道士长剑再刺,星光点点,如萤火乱舞。
“你!藏身海外,为一己私欲,欺瞒富商,以武图财,该杀!”
道士有剑,忍先生手无寸铁,房间中也没有刀剑之类的武器。
李含沙张口一吐,白气成剑。
武当剑术,冠绝天下。
他精通一切兵器,然hetushu•com而此时却是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
但道士看也不看,剑斩而下,木腿断裂,又是一抖,那剑如天梭,已到咽喉。
忍先生张口一吐,白气成雷。
“李含沙的武学,精神,有希望成就不坏,在他大成之前,我也要扼杀他啊……”
特殊金属打造,通体都是一色,连柄都是合金钢铁,锋锐无比,真可谓是削铁如泥,在他的手法之下,碗口粗的铁柱都能够一挥而断。
这个庄园颇为古老,青苔斑驳,只有几个看守的人每天稍微打扫一下,似乎常年没有人来居住,离市区更加偏僻,更没有像鱼北瑶家庄园那样周围全部都是保安和监控系统。
而忍先生则是继续闭上眼睛,最后连灯都熄灭了,黑暗的静室中,就剩下他一个人。
他毕竟是血肉之躯,不能抵挡此剑。
他口吐白雷,身躯摇晃,鬼影子左右闪扑,谁也不知道他会扑向哪一边,这就有些类似于东洋的忍术。
夜夜龙泉壁上鸣。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