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七章 家国天下

“我知道这件事情。”老者道:“那李含沙呢?我看你现在的状态,大势已成,豪情万丈,家国天下,都融入拳法武道之中,势不可挡,你虽然出家,但心系国家,心系苍生,可谓是到了大乘佛法的境界,救世渡人。”
你要前进一步才能够打到我,而我手一递,就刺破你的咽喉。两人怎么还公平较量?
“那又如何,杀了就是杀了。”李含沙丝毫不在意:“十步无常是在为和我战斗积蓄大势,杀了此人,他的大势更强,携万夫不当之勇,已经真正无所畏惧,他在表明自己根本不怕金刚不坏之强者。”
“和我有什么关系?”李含沙微笑:“难道,上面在想,忍先生的父亲一旦报复起来,让我去抵挡?”
“有把握,我就不和他决斗了,那没有意义。其实我不出手,他也会杀死忍先生。”道士突然神色变得漠然:“不过你放心,缘分纠缠,哪怕我死了,他也会帮我完成一些事情的,因为这次决战,我的缘就是他的缘,哪怕他是天,也逃脱不了缘起缘灭。”
“和你是间接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十步无常李http://m.hetushu.com逸飞。”王西归道:“杀人偿命,按照一般规矩,就是把他交出去。但他和一些首长交情很深,而且就算要抓住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我想这个时候,他已经去找首长了,也不知道要如何商谈。”
忍先生长啸一声,在剑雨之中左右摇摆,闪烁腾挪,渐渐气喘如牛。
一股血光从忍先生的脖子上喷射出来,冲得天花板上到处都是。
“武学到了高等境界,讲究的是心灵感应,有些事情心血来潮灵光一闪的猜测,就八九不离十。”李含沙道:“你的脸色很不对劲,是不是因为忍先生死了,他父亲那边不好收场?”
足足过了四五秒。
“我的拳,我的武,早就和苍生,国家联系在一起,出世是为了更好的入世。”道士把剑放在膝盖上,“李含沙不同,他天生就是出世的料子,随时随地都可以放下一切,从某种程度上,他更接近天道,不是人道,正如陈家沟的一些人对杨露禅说,你就是张三丰。其实有些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就是因为天道而生的。”和-图-书
“好一招金蛇缠身!剑不愧是百兵之王,如果是长枪,被贴身之后,就施展不开,必要为我所乘。”忍先生疾退,右手的大拇指已经掉落,但是鲜血只开始爆射,后来就不再掉落,是被一股劲锁住了。
唰!道士的剑如金蛇,就缠绕在自己身躯上,血光一闪!手指掉落!
四周无人,一个道士,一个老者,相互痛饮。不是在饮茶,而是在饮酒。
所以,一开始道士就占尽先机。
剑,更重要的是使得高手掌控空间和距离上的优势。
“你就看一眼,居然知道是谁做的?”王西归愕然。
红墙黄瓦。
金蝉脱壳。
“剑!攻守兼备。”道士出言:“你的所有攻击,都是障眼法,刚才那一招金蝉脱壳,用的是东洋秘术,以衣来包裹我,然后贴身进战,但我早就遇到过这一招,有所准备,大风吹去浮云,见得云破天开,月朗星稀。”
“你昨天做的事情,麻烦不小。”老者眼睛微眯。
“我和他的决战,不可动摇。”李含沙站立起来:“反正没有多少日子了,中秋大约还有个九天,不急不急。”
http://m.hetushu.com“十步无常果然专横独断,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李含沙稍微看了一下现场拍摄的照片,已经了然于胸,“我要和他决战,但是忍先生提前找我,破坏了他的计划,于是提剑杀上门去。可惜啊可惜,忍先生太过自信了,身边居然没有武器,否则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扑哧!
王西归手上拿着照片,第二天中午匆匆忙忙和李含沙见面,脸色无比凝重,照片上面是忍先生死亡的现场。
“无妨,我在蓄势。”道士一按桌子,剑从地面拔出来,没有一丝血迹,他抚摸剑身,“忍祭天此人野心极大,机缘巧合,金刚不坏,就开始搅乱风云,他娶了东洋财团女子为妻,凭借自己的本领,以武图财,对国家也造成了威胁吧,我杀掉他儿子,就是为了引他回国,到时候布置下来天罗地网,把他击杀!他要杀人简单,但是要杀我,却也不是举手投足就可以办得到的。”
“你对这个年轻人评价如此之高?”老者震惊了一下:“难道以现在的你,都没有把握战胜他?”
突然,他的身躯向下缩小,衣服凭空飞和_图_书出,笼罩向道士。
两人说话之间,道士并没有停止攻击,又是数十剑,这是真正的快剑,如狂风暴雨,剑剑追风,道士的脚下如踩风火轮,速度之快,追魂夺魄,无常索命。
本来,他就有三尺之长的空间优势,杀心之下,快剑包裹,完全封锁住忍先生所有去路。
“你们是不怕,但这会给上面造成巨大影响,现在你知道有多少部门的领导焦头烂额么?”王西归心急如焚:“都在积极调动高手,封锁消息。你也和此事脱不了干系。”
“以前五五之间,杀掉忍祭天儿子之后,我有了九成把握,那个时候,就算忍祭天不来找我,我也会出国找他,在当年我们战友出国执行任务,他悍然出手,杀掉了我们五人,这个事情一直埋藏在我的心里。”道士长长喷出一口酒气:“那件事情之后,我就上山修道,知道在世俗中,再也不可能超过他,只有舍弃一切,才可以放下自我。”
“忍先生昨天死了,被人用剑割破脖子。”
“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道士身边一口金属长剑,银白色,插入地面,微风吹来,剑身颤抖,铮铮有声,他hetushu.com一碗酒吐下去,道袍御云乘风,随时都要乘风而去。
我的攻击,始终比你长三尺,你又怎么是我的对手?
突然之间,道士剑气炸开,如一团烈日,整个室内只有剑,看不清任何人。
道士看也不看,一口气吹出,大风骤起,风卷残云,那衣服如树叶一般被吹飞,显现出忍先生缩小的身躯,居然反噬过来,如一头老鼠疾窜,贴身短打。
忍先生贴到窗户之上,已经无力窜出去,他要窜出,必定要一停顿,停顿的刹那,剑就可以贯穿他的身躯。
一座院子里面。
天花板上鲜血淋漓,地面更是星星点点,如桃花瓣散落,而忍先生站立不倒,现场有打斗的痕迹,还有剑痕和木屑。
剑芒一瞬消失,室内再次归于平静,忍先生站立不动,而道士身躯一闪,从门口飞掠而走,转眼消失。
“你真有信心突破金刚不坏?”老者问道。
“就是这个事,上面大为恼火。”王西归手掌都有些颤抖:“他父亲是金刚不坏之奇人,而且海外还有庞大势力,坐拥现金流水,固定资产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更能够影响很多富豪,如果一怒,没有人抵挡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