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八章 月落葬身

不为分出胜负,旨在超脱。
在这里,年轻首长曾经带他散步,轻车熟路。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李含沙看着这轮明月,脸上出现笑容,这笑容有欢喜,有寂寞,有解脱,似乎一个在外多年的游子,终于回到了家乡。
“来了。”李含沙穿着一件运动服,很平常,脚下是跑鞋,好像一个夜晚出来跑步的青年,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事隔数年,你还是这样。”
金,乃是兵家杀戮之气,水乃是柔韧仁德之力,以兵威慑天下,以水怀柔苍生,国家安定,一片祥和。
“说得好,求仁得仁。”道士脸上出现了喝醉酒一般的红晕,气血上涌,头顶上烟云缭绕,居然是蒸气,隐隐约约,这蒸气聚而不散,似乎三花。
不过,这种阵势不可能每天都进行,千日防贼,难上加难。
和-图-书他转过一座座广场,走过一条条走廊,到处都是精锐,这种戒备,别说人,就算是苍蝇都飞不进来。
李含沙并没有坐车,而是漫步行走,看似很慢,实际上速度极快,大约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红墙之外。
“来吧,李含沙,月落之前,我们分出胜负,谁死,谁就埋葬在这明月之中吧。”
古老五行之中,金生水,相互激荡,天下大局,尽在掌握。
金刚不坏之高手,也难以跨越雷池半步。
李含沙走在庭院,海子湖泊之边,举头望明月,随意一看,许多角落中都是高手云集,其中不乏有和王西归一样的厉害人物,甚至有卫子龙那种高手在其中。
这院落在整个“大内”的西边,符合庚金杀伐之气,适合谈论兵家之事,很多国家军事都是在这里进行最初和*图*书的布局。
“月亮真圆啊。”
一轮明月,高高挂在枝头,清寒逼人,夜露如珠。
微风吹拂,道袍飘飘。
“国,家,天下,都是转瞬即灭,万年之后,可有痕迹?我的拳,是苍天之拳,我的武,是天道之武。”李含沙语气缓慢:“虽然身为人身,妄求天道,必有横祸,但我辈前行,纵然路途多劫难,仍漫步前行,人间苍天,本无分别,道不同,却有缘。”
院子中,除了道士,再无其它人,虽然李含沙知道今天的决战,许多大人物都通过各种手段参观,但他已经不在乎,此时此刻,任何人都没有眼前的这个道士重要。
他并没有翻墙,而是从正门而入。
“你来了?”道士转过身来,长剑一抛,化为银蛇,钉在院子中央的一棵古树上,剑身映照月光,似乎要活过www.hetushu.com来,冲霄而去。
正门有警卫,内部有荷枪实弹的高手巡逻,层层防护,密不透风,不过这些人并没有阻拦他,任凭他进入了“大内”之中。
但他充耳不闻。
国家之力,排山倒海。
十步无常,终南剑仙,李逸飞。
他要去红墙黄瓦的最高权力机构深处,大内之中,一决雌雄。
今天是中秋之夜,合家团圆,老天爷也挺争气,没有一点乌云,月光皎洁,银霜洒落大地。
但是,李含沙却享受不到家庭美好气氛了,今天是他的大日子,和十步无常李逸飞的决战。
到了他们这么境界,意气之争早就没有,有的是求道之激励。
“多谢你。”李含沙抬头望月:“缘起缘灭,此时这轮明月,不知道多少人在观看?”
最后,他看见了一个人,这是个道士,手持长剑,通体金属http://m•hetushu.com。一般的剑是木柄,或者牛角柄粘连在一起,但对于高手而言,稍微一捏就会碎裂,通体都是金属,那是道家炼制飞剑的式样。
灯火阑珊。
“是我要谢你。”道士似乎遇到了人生知己:“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们就以拳代酒吧,拳如醇酒,越陈越香,月落之后,不知道下一个满月,我们两人谁能够看到?”
此两人,一个身穿道袍,却承认自己是世俗中人。一个人身穿平凡的运动服,却是天生求道,心无他物。
家家户户都在吃月饼,赏月。
不在一叶障目。
“其实已经足够。”李含沙一点也不为生死考虑:“我辈求道之人,朝闻道,夕可死,求仁得仁,又有何遗憾呢?”
上次那金刚不坏高手进入这里,削发留纸条,是戒备不森严的时候,今天的阵势比较大,任何人都不可能闯入其中。m.hetushu.com
见天,见地,见众生。
突然,李含沙看见了天,看见了地,看见了众生。
这是金水激荡的格局。
“家国天下事,事事在我心,我和你不同,身在世外,心在红尘。我的拳,是苍生之拳,我的武,是人间之武。”道士也赏月,看见月亮之上那些环形山峰,似乎精神融入了夜空深处。
而在院落的外面,是一片湖泊,水波荡漾。
三花聚顶。
他左右旋转,拐入了一个僻静的院落。
家国天下,就在一座小小院子的风水格局中。
“当年我就知道你非同一般,你的身上有天道气质,难能可贵,现在终于化为巨蛟,是龙是蛇,就看今晚了。”道士向前三步:“我杀了忍祭天的儿子,不管今晚谁胜谁负,在将来,必要杀了他,消除后患。”
但是,在他的身后跟着上百人的特种精锐,远远的吊着,脚步哗啦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