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五章 人力渺小

这怎么可能?
“当然有,不过金刚不坏之高手是不那么容易请动的,如果在古代,本身的实力就已经超越了世俗,是神仙中人,现代个人武力的影响力急剧下降,但如果到了这种境界,依旧非常之恐怖,高层也不敢轻易招惹。”
小孩子立刻受不了,大汗淋漓。
但是,他才使得一个院落骄阳似火,维持十多分钟就已微微不适,便知人难胜天,天地之大,迅雷裂缝,大雪纷飞,江山雪白,纵然你金刚不坏,也不过使得一个院子中的空间逆转天时而已。
呼……
“这是治家之道。”方博士赞叹道:“李老,您的身体我已经检查完了,基本上处于一个身体机能旺盛的状态,这样一直下去,你还能够健健康康活过20年到30年。”
这是神话了。
寒风呼啸,雪花突然飘落,天阴沉沉乌惨惨的一片压抑。
李含沙自从那天一战,中秋和-图-书之夜,突破金刚不坏,到现在已有两个月,深秋,他见到秦洁,答应入股,不脱离世俗,现在已经是初冬。
“那倒是。”这一点,李家老爷子深以为然,他本身就是上位者,自己也觉得自己有气场,这种东西无形有质,却体现在生活中,如果没有一定的气场,不管商海还是宦海,都是不可能走得通的。
“事实的确如此。”方博士眼神羡慕:“我也修炼武功,气功,知道个中三昧,修行到了一定境界,人的气质发生改变,气场强大,举手投足之间,人都不知不觉的被影响,甚至没有经过修行的人,但久居高位,颐指气使,也会让人以他为中心,众星捧月。”
一个个都想要回到暖气房子内。
“我已经80岁了,身后事早就安排好,死也就死,没有什么好遗憾的,本来前几个月身体很不好,小毛病不断,以为就要m.hetushu.com寿终正寝,却没有想到还可以多活20年,这是老天赐给我的。”李家老爷子满脸感慨道。
人力何其渺小?
“人力真的可以到这种程度?”几个警卫,还有方博士,李家老爷子都惊呆了,他们倒是知道,高手周身如火炉,不怕寒冷,阳气旺盛,但气息如炽烈洪流,蒸干积雪,使得院子中间如盛夏之骄阳。
“好热,好热……”
李含沙就好像大火炉,把整个院子的寒风全部化为了暖风,他又是一口气吹了出去,这气是炽烈的洪流,横扫整个院子,院子里面积雪化为的雪水都蒸干了。
“下雪了?!”
不一会儿,雪花越来越大,地面就降落下来一寸厚的积雪,院子里一片洁白。
北方的地气干燥,雪花落在地上,不会湿淋淋化为水,而是凝结起来,所以好聚集。
几个小孩子冻得红扑扑的,开始的兴奋劲头hetushu•com一过,身体供应不上足够的热量,立马觉得寒冷刺骨。
李家老爷子虽然目睹过李含沙的种种玄妙,但对于这一点还是保持怀疑态度,驻世大菩萨?长时间靠近他的人都会长命百岁,无病无灾。
天空中雪花不停的落下,但到半空就融化,然后被蒸干,降落不下来。
方博士看着院子内蹲着的李含沙,羡慕中带着浓浓的敬畏,却不敢多言:“如果你们家的这位能够长时间驻扎‘大内’,对你们李家的地位提升很有好处。”
李含沙一收,所有的热量凭空消失,干干净净,寒风重新呼啸,大雪又纷纷落下,地面又是一层雪白。
“什么魔术,我要看,我们要看。”到底是孩童心性,这几个小孩子一听有魔术表演,又觉得一阵兴奋,纷纷都围绕过来。
在屋子里面有暖气,但院落中却是非常的冷,雪花落在地上,很快就铺上了一层厚m.hetushu.com厚的白色棉被,那几个小孩子看到这个场景,顿时兴趣转移,功夫也不练了,追逐雪花,嬉戏打闹。
北方的初冬,非常寒冷,雪花也来得早。
李家老爷子突然伸出手,指着外面说道。
“好烫,好烫。”过了几个呼吸,他们都迎面扑来的风简直就像是古代铁匠铺里吹出来的热风,烫的人受不了。
“不是老天赐你的,是你家这位赐你的。”方博士语气凝重:“南斗主生,北斗主死,他既可主生,又可主死,个人武力修炼到这种程度,让人叹为观止,顿时觉得生死已经可以打破。”
但气场毕竟是一个比较虚的存在,可按照方博士的说法,李含沙的气场强大到可以让人长命百岁,延年益寿的地步,他还是觉得夸大了:“既然如此,那首长们是不是有想法?”
“我这段时间已经想通,地位高未必是好事,高处不胜寒,中庸之道,李家处于中上http://m.hetushu.com水平就已经足够。”李家老爷子看开了:“平安是福,某个家族,某个人不可能把所有的气运都独占,越是势盛,越要谨慎,把利益让给别人,保持平衡,才可以长盛不衰,长治久安。”
“好冷啊。”
大约十分钟之后,院落中积雪全部消失,连水渍都没有。
李含沙看到几个小孩子的窘境,笑了笑说道:“我来给你们变个魔术好不好?保证你们不冷。”
他刚才不是在炫耀自己武力神通,而是想在几个小孩心中,撒播下来天道的种子,与此同时也想看看,自己的力量能否和天斗。
“人力又穷,而天地无穷。”他感叹一声,“色身长驻世间,不过是个笑话。”
前面的路还很长。
“有如此神奇?”
他们才围绕过来,就觉得以李含沙为中心,一股暖烘烘的气息散发出去,开始是暖气,随后就是炽烈,所到之处,地面的积雪以肉眼可以看得见的速度在融化为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