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二章 武道意志显神威

能够获得兵王称号的,果然名不虚传。
李含沙的手动了。
他蹲着之间整个人如婴儿,只有两尺不到,刀芒还没有裹下来,人到了营房的另外一边。
“越女剑?”
“嗯?”
而周白川的枪,当空一捅,已到李含沙的脸上,他这种高手,哪怕是数十只苍蝇,都可以在蝉翼窗户纸上点死,而不破损窗户纸,枪法已到神乎其技之境界。
而马子午的刀,却绕行到了他背后,斜劈下来,居然是八卦刀法,但是八卦的灵活加上八极拳的凶猛,相得益彰,刀芒无声,却迅猛快捷,杀伤力带着明显军中凛冽气势。
“稍等,我去换个衣服。”玉小龙转身离开,大约过了三炷香时间才回来,换了件宽松,古典的衣服,瞬间好像变成古代仙女,娥眉秀美,不施粉黛,清水芙蓉,不过身上有檀香味,她这段时间,居然沐浴更衣,焚香礼拜。
周白川的大枪,力量雄浑,稍微抖动,就可以挑起来hetushu.com一头大水牛,古代还有岳飞手下的猛将高宠“挑滑车”。
李含沙终于站立起来,身躯闪烁,避开“百鸟朝凤”这杀招,他的身法很普通,是太极拳斜飞,但任何普通的招式在他施展出来,都登峰造极,出神入化。
“不愧是绝世高手。一寸长,一寸强,兵刃在手,杀伤力陡增十倍,我还是不相信,金刚不坏真的无敌?刀枪不入?”马子午虽然是练八极拳的,但八极门中,大枪和刀,都是杀手锏。
“越女剑最适合女性修炼,内功练气之法精湛,堪称纯阴绝学。”玉小龙剑一竖,贴着鼻尖,那是利益:“能空手接剑否?”
李含沙微微动容,此人从“力劈华山”变为“电闪穿云”,劲力转换巧妙,身经百战,第六感敏锐,已经到了拳随意动,意到拳到的境界,就这招数,已不可小视。
“三人一起吧。”李含沙道:“都用兵刃。”
hetushu.com轰隆!
一个人如果处在这种环境之下,他会以为自己热死和冻死,然后就真死了。这才是真正的妖法,真正的道术,杀人于无形之中,操纵敌人感官变化,武道到了此境界,才算是真正超越极限,以有法为无法,以有限到无限。
三人抓住机会,要击败金刚不坏之神话。
长枪在前,而玉小龙的剑却也紧随其后,随意比划,就如空中交织成了天网,疏而不漏,封锁李含沙所有变化。
“承让。”
只要拍卷中那刀,刀立成碎片,钢铁在他的手中,简直和玩泥巴差不多。
左手三阴戮妖刀斩出,而右手则是三阳,他金刚不坏,三阴三阳经脉早就圆满,阴阳戮妖之刀已到混元不破之境。
这是最古老的河洛禹步,传闻可以沟通上苍。
周白川则是长枪,精钢枪头,连枪身也是铁的,起码重达三十斤以上。
连续三声,枪飞,刀碎,剑落。
唰!
“白虹贯日!”
和-图-书这纯粹是心灵上的感受,但已经和真实的冷热交替没有什么区别。
她的手中,是剑,不过这剑很细,狭长,上面有花纹钢密密麻麻,锋利坚韧,和道士十步无常的剑一样,剑柄不是木质,而是通体金属,正宗道家飞剑式样。
“是吗?”马子午,周白川有些不相信,不过他们转身出去,又返回来,手上各自多了一件兵器。
玉小龙剑下划,如梅花点点,直刺李含沙全身,眉心、咽喉、眼睛、心口。
那大枪被一股大力陡然拧转,变化了方位,反而撞击向玉小龙和马子午的刀剑。
“出手吧。”李含沙仍旧坐着。
长枪划破长空,如刺客血溅金銮殿,锁住李含沙身躯,到了心脏部位。周白川的枪到了,他和马子午相互配合,很显然就是杀过人的。
手刀变化,阴阳交替,都在掌握之间。
而马子午也是疾步上前,虎跃狼奔,刀刺送行,一招“仙人敬酒”,进行围杀。他一步踏出去,也和-图-书有接近十多米。
马子午刀锋中途变化,从直劈化为了蛇形闪电,扭曲下来,要削掉李含沙身上多处的肉。他修炼这招的时候,可以把木桩雕出来数十个窟窿,如果是人,就会被削成骨架。
随意变化,速度就不是三人所能够比拟的。
“电闪穿云!”
“天罗地网!”
但是,这铁枪却被李含沙拨弄,转变方向,由此可见这“手挥琵琶”的力量有多大?
这就显现出来她真正实力,几不在当日杀忍先生的道士之下。
形意门的大杆子本身就是武林一绝。
马子午是一口刀,弧形触目惊心,似乎唐刀,又似乎苗刀,锋芒闪烁,削铁如泥。
只要任何一点被刺到,都是致命伤。
他也不硬接,蹲身飘走。
玉小龙的剑,马子午的刀眼看就要被铁枪撞上,如果中了,那刀剑齐飞,立刻赤手空拳,这场武也比不下去,一败涂地。
李含沙看玉小龙的姿态,随风摆柳,气质清波舒浣纱,好像吴越之国中的m.hetushu.com越女重新回到人间。
李含沙看也不看,手掌横拍,掌劲内裹,如牛舌卷住锋利的茅草,咀嚼吞入肚子,这是八卦掌手法。
就在这时,李含沙的身上爆发出两股气息,一股阴森森,杀戮之气,一股如烈日中天,炎阳似火,烤干大地。
禹步带剑,越走越快,全凭丹田内一口气,使得她整个人好像烟尘凌空漂浮起来。
当!当!当!
他手弹,手挥琵琶,简简单单,太极拳的招式,却拳在意先,拨弄到了周白川的大枪之上。
刀光如电,当头劈下,马子午捕捉到李含沙的轨迹,以“力劈华山”的招式进击。
李含沙动了。
玉小龙剑芒转动,剑光翩翩起舞,像是许多飞鸟都朝拜凤凰,从铁枪的撞击之中游走过去,她的脚下是鸟形,九宫八卦连环行走,如道士祈雨,步罡踏斗。
百鸟朝凤!
顿时,三人都有一种时而处于沙漠中,要被晒成枯骨的感觉,时而又在冰川中,被寒冷冰封,阴寒刺骨,四肢百骸不能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