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五章 鹰王

武学流传很广,军队拥有大量的武学资料,甚至一些秘传药方,还研究改进,更进一步。
火光映照此女,侠气盎然。
“你们今天每个人站桩,把方圆五步之内的冰雪全部给我站融化了才能够收功。”一个老头子提着茶壶,穿着貂皮,坐在屋檐下,烤着火炉,火炉上还有香喷喷的面饼。
按照道理,他这样的年轻人,应该埋头工作,整天游手好闲肯定要被人唾弃。尤其是大家族的子弟,必须要有出息。
“最大的势力,隐藏在军界、政界、商界、市井、武林、黑道……之中。”王尘道:“他们是个派系,甚至能够影响国运。”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比如二佛和三仙其实差别不大。
突然之间,李含沙一声长啸,群山回应,龙虎相交,阴阳大成,室内熊熊烈火被气息所压,陡然熄灭。
“你是不是龙脉系中的人?”李含沙问道。
但是现在,哪怕是在“大内”的几位首长地位都没有他高,几有俯视苍生的味道。
离开了这里。
http://m.hetushu.com“听说你前几天去见了玉小龙?”王尘话锋一转,“也是去相亲了?”
“当然,天下之大,高手辈出,一句话怎么概括得尽?”玉小龙吐气如兰:“我们不说这个,以你的眼光看看,我的剑术还有什么不足之处?今天能够见到你,不向你学习下怎么可能放你走?”
入门派有入门派的好处,可以得到真传,但是却终生要为门派扬名立万,不能背叛,还有许多武林规矩,束缚很大。
鱼北瑶的腿帅气而潇洒,高高踢过头顶,把沙包撞得连连摇晃。
他的人已经消失不见。
到现在为止,只有北斗系的那位神,龙脉系的这位,忍祭天,李含沙四个,至于终南剑仙十步无常到底是不是,谁都不知道,决战之后,他就销声匿迹了。
“跆拳道的姿势很好看,我觉得不错,来,空翻高踢,旋风踢。”李含沙起身,搭住鱼北瑶的手。
她稳稳站立,满脸兴奋。
玉小龙一抓,剑在手,剑花点点抖动和图书,体态轻盈婀娜,翩翩起舞,如蝴蝶,如仙鹤,如金鸡。
“那女孩子的师父是四王之一,鹰王陈心,了不得的人,他在到处打听,希望能够见你一面。”王尘道:“你见不见他?”
“你把越女剑演练下给我看看?”李含沙道。
一神、二佛、三仙、四王、五龙、六霸、七妖、八魔、九虎、十少。排名越是靠前,实力相对来说就越要厉害。
“越女剑道,重在轻盈,随风飘荡,剑意凝聚一点,穿透力极强,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你还学习了武当,少林,各种剑道,甚至还有东洋水月,北辰,阴流,神道流等流派,融入一体,几乎可以开宗立派,我已不能够指点你,我只能够告诉你,你欠缺的就是坚信不疑,九死无悔,相信自己,自己的道,就是天之正道。”
“不是,我没有资格加入龙脉系。”王尘摇摇头:“甚至我哥也不是,就是闲散的人,武功也没有固定的门派,完全从军中学习到的。”
老头子就是鹰爪门现在的掌门m.hetushu.com,陈心,一双眼睛锐利,看到哪个人,哪个人就觉得不寒而栗,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什么是龙脉系?”鱼北瑶都听不懂。
“你对武林中人很熟悉?我和玉小龙没有细谈。”李含沙想了想:“我只知道,二佛是怒拳佛和定海佛,其中怒拳佛是出家的和尚,定海佛则是世俗中人。”
“玉小龙是谁?”鱼北瑶精神紧张起来。
剑气纵横,斗室之中杀意森森。
“练武首先是喜欢,上来就站桩求气,几人能做到?心猿意马,求静反而不安。我觉得跆拳道,空手道都不错,各种姿势潇洒,拉开筋骨,培养少年兴趣。等人趣味儿上来了,自然就知道站桩的重要性。”李含沙每天无所事事,现在真的是闲人。
“南北武林大会之争,你知道不?”李含沙又问。
“有这回事。”李含沙想起来雪地中小巷子,自己杀了人,应该会有人专门善后,这事情就隐瞒不住,他也不打算隐瞒。
“是个很厉害的女人。”王尘有些八卦:“玉家的那位和-图-书,功夫极高,五条龙之一,比我哥还厉害得多,越女剑的传人,她的家族甚至比我们王家,李家还要根基雄厚,基本上不会倒塌,这还不是主要的,她的背后,是靠着龙脉系,师父是三仙之一的寒冰剑仙。”
“四王之一?能够和拳王并称四王的,应该没有水分,那就见一见吧。”李含沙想起来在北斗系中那位拳王,实力远远在当初的自己之上。
这是跆拳道中的高踢。
四王也个个都是威名赫赫。而五龙之首的聂狂龙,有可能实力还在二佛之上。
嗨!
当然,还有隐藏的高手也未可知。
“我真是服你了。”王尘对李含沙摇摇头,“北瑶要学武功,你随便捡门功夫教她都比教跆拳道好,踢这么高有毛用?人家一拳就打死你了,练武要先站桩,以松劲求气,根基要稳,这些花架子就是耍猴。”
“这你也知道?”王尘愕然:“对了,玉小龙肯定跟你说过,希望你去镇压场面,也只有你才能够化干戈为玉帛,免得许多流血冲突。当然,玉小龙的师父寒冰和_图_书剑仙和二佛之中的怒拳佛相互有仇,听说是感情纠葛。玉小龙希望你去化解。”
金刚不坏之强者都难得一见,整个世界上也不过一巴掌。
“没用,没用,太花架子了。”王尘嗤之以鼻。
“师父,那天的情况就是这样,那人好厉害,武功神乎其神,这几天你查出来到底是谁了么?”大学生少女沈樱站在老者背后,伤口已经全好了,那不过是皮外伤,跌打刀伤而已,鹰爪门的药物数百年流传下来,治疗这些皮肉简直手到擒来。
“军中有详细资料,等我找来给你看看。”王尘突然道:“对了,你前些天,是不是救了鹰爪门的女弟子?是个大学生?”
不八不丁,浑身看似如铁,但内部却松而软,沉如皮球,虽然没有什么动作,但搬运气血之下,周身毛孔热气蒸腾,比剧烈运动还要沸腾。
鱼北瑶顿时身体腾空起来,连续后空翻,再次踢碎了表演用的木板。
郊外,一处比较偏僻的四合院内院,几个年轻人赤膊上身,站在寒风凛冽,冰天雪地的院落中,在站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