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九章 龙脉强者

“你们之间,谁有优势?”张元辰道。
“哈哈哈哈……”
果然,良久之后,再无动静。
“不说这个,既然龙脉系的那位已经出现,看来有大事要发生,但这些都和我无关,今天感谢张元辰你的丹药,他日和秦洁多多合作吧。武道有限,人心无限,也许你们真的能够研究出来,改变生命的药物,这条路上,大家一致。”李含沙就要告辞而去。
本来,鹰王雄心勃勃,想要和李含沙争夺锋芒,但现在发现自己幼稚可笑。和对方的境界相差太大了,简直天壤云泥。
长路漫漫,上下求索。
李含沙这次小小聚会,就想看看四王之一的鹰王,没有料到居然引出来了龙脉系的那位金刚不坏人物。
人生是如此的寂寞如雪。
到了他这个境界,主要是修心,尤其是心灵,只要越来越锐利,大脑潜能也会被开发,使得体能基因发生本质的改变,由人踏入仙途。
“事情就这样敲定了,我会让人联系秦hetushu.com洁,一起商谈生意上的事情。”张元辰也觉得尽兴,因为这次居然接触到了龙脉系的那位。
李含沙没有兴趣建立自己的势力,因为无所谓。
眼前的这位“易叔”隐居不出世,突然显世,居然是为了推算国运而来。
但是,他的双眼却给人沧桑的味道,人世浮华都看全了,任何人在这双眼睛之下,只能够保持真诚,心中生不出来任何欺骗,恶毒的心思。
“我。”李含沙当仁不让:“因为我年轻。”
此人可谓是国内最有权势的人,甚至连首长都比不上。他一手创建了龙脉系,连玉小龙都是其中的精英,渗透军政武林市井国内外的商界。
“我这次出世,第一就是为了看看那个年轻人。”易叔道:“第二,是想推算下未来三百年的国运。”
除此之外,刘伯温的《烧饼歌》。
是心魔来袭。
因为他们有很大的价值,光是端坐在那里,散发出来的气息www.hetushu•com就可以让人长命百岁,就可以让许多领导人趋之若鹜。
内心宁静,超脱世俗。
张元辰、鹰王、卫子龙、沈樱都看得是目瞪口呆,只觉神乎其神,浑然不是在人间。
他没有说别的原因,就是一句,我年轻,解释掉所有,年轻就是最大的优势,哪怕是神,也不能够阻止时间的流失,成住坏空四大劫数,尘根漂浮,流离不定。
不过,这都是小道而已,到了金刚不坏,人是极限,想要更进一步,都不知道要怎么走,前人没有经验,因为他们这种人,已经是自古以来,人的最高成就了,似乎人的所有潜能,就止步如此,前面已经无路。
“有时间,我会来张元辰这儿走走,说说风水、天地、五行、阴阳、星象都还不错。”李含沙现在整天无所事事,比普通人还闲散,因为他都不用吃饭,服用金刚丸,喝点清水,断掉五谷,和大地切断因果。
鹰王忍不住询问:“李含沙,他http://m.hetushu.com究竟在说什么?”
这个人,大约是三十多岁,皮肤非常的好,手如美玉,一看就是那种养尊处优,从来不做事的大少爷。
释迦成道,天魔出现。
干这件事情的,都是赫赫威名之辈,几乎成了神话和传说。
“易叔,你终于出现了。”年轻首长已经五十岁,喊这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叔,让人感觉诡异。但实际上,这个“易叔”的年龄要大得多。
先人已成神话,后人又当如何自处?
推算国运,历史上有人干过。
最有名的就是袁天罡和李淳风的《推背图》。
他一句话,不知道可以调动多少资源多少人脉多少高手,可谓是真正站立在巅峰的人物。
李含沙走到路上,看着雪地和来来往往的人,心灵深处产生十分的寂寞,觉得天地之间,茫茫星空,就只有他一个人了,所有的人都不是同类。
年轻的首长,亲自在里面迎接,就看见车中下来一个人。
“他走了。”李含沙坐下来:“就是想和*图*书看看我的实力如何,小意思交锋之间,大约是相差不多,于是没有兴趣再继续下去了。”
李含沙慢条斯理走了出去,他喜欢到处闲逛,观看气运,尤其是这冰雪大地,火热城市,对他观察人间百态,万种红尘,心灵体悟很有帮助。
无论是李含沙,还是龙脉系的那位,还是北斗系的那位,或者是忍祭天,都在这条路上孤独的摸索着。
他这种人,势力一大,因果也就深重,反而不可得。
从某种方面来说,他已经有了特异功能,比如“透视”,“先知”。
李含沙也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把心灵感觉收了回来,知道那人不会再出来了,刚才是小小的试探,那人已经试探出来自己真的是金刚不坏。
道之艰难,呕心沥血。
在李含沙说出车牌号码的时候,一阵笑声传递进入了他的心中:“不愧是和我一个级数的人物,看来没有必要再见面了,就是初次交锋,已知你的厉害,我华夏有人,龙脉有人,千年不曾断绝。”
http://www.hetushu.com实,以他和李含沙这种人,就算什么都没有,在几天之内也能拉起来庞大人脉,而且是国内外最高层的那种。
在京城另外一头,一辆很普通的大众汽车,车牌号码也很普通,居然就是3462,和李含沙说的一模一样,但就这种车,居然驶入了高高的红墙之内。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第一个预言的却是姜子牙,他的《乾坤万年歌》,推算万年国运。
“是啊,年轻是最大的优势。”鹰王感叹起来:“可惜,再强的武功,都无法逆转生机,长生不死,纵然强如你等,百年之后,仍旧一捧土灰。”
这种感觉,很可怕,很孤独,很寂寞。
术数大宗师的《黄孽师歌》。
“含沙先生,有时间多多聚会,指点下后生小辈,我们鹰爪门的一些年轻人很有资质。”鹰王看见他要离开,连忙套交情,他现在是心服口服。
诸葛亮的《马前课》。
这个笑声,这次连张元辰,鹰王都没有听见,看来龙脉系的那位首领,并没有对他进行传音入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