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章 魔劫

北方的天气,冰雪不化,足足可以覆盖整个冬天。
他伸出手来,密密麻麻全部是茧子,骨骼粗大,厚实有力,很是雄壮,比起李含沙的手足足大了一圈。
这就是涅槃。
“那好,你的下盘还是有点稳的,不过我刚才就轻轻用力。”魁梧男生伸出手来和李含沙一握,他还不敢用劲。
李含沙动了,他似乎思绪从九幽深处回到人间。
这不是夸张。
“那你就试试,你看不是推不动我么?我的身子比你稳。”
“算了吧,刘猛,没有必要惹事。”那个娇小的女生拉扯下衣服。
“我是听说了上次的那件事情。”易叔突然双目中爆出杀机:“擅闯大内者死,如果那位下次再来,我就在这里等着他。”
修道者,首先要发起大厌离之心,这样才可以远离红尘,获得清净。
以金刚不坏的修为,吐纳成剑,洞穿木石,吹嘘吞吐,可以让大石头都满地乱飞。
但到了李含沙这种境界,就要普度众生,乃大乘之菩萨,而非自我断灭的阿罗汉。
所以,厌离http://www.hetushu.com之心对于他来说,反而是心魔。
如果李含沙深吸口气,用力吹出去,眼前这魁梧男生就绝对会被吹飞。
路边咖啡店出来一对情侣,其中男生推了推李含沙:“你没事吧,我们从下午就在店里喝咖啡看见你站在这里,你足足站了四五个小时一动不动,没事吧?”
“你的手好像女人。”魁梧男生笑了:“比我女朋友的还要细,一捏就断了。我可别弄骨折之后,要我赔偿。”
李含沙不以为忤,反正闲着没事,指点下这个有缘分的男生也未尝不可。
“你会特异功能?”魁梧男生心中恐惧,在刚才,他觉得自己不是面对人,而是面对庞然大物,那股力量无穷无尽,尽管他的身躯比李含沙魁梧一些,但觉得自己和蚂蚁差不了多少。
马路上,天色已经渐渐暗淡下来。
“刘猛,刘猛……”一辆大型商务车行使到路边停下来,车中全部都是年轻魁梧的汉子,其中一个身高足足一米九五的男和_图_书子钻出来,铁塔似的,让人窒息,年纪却不大,最多是20岁。
“人在世间,劫难重重。”李含沙叹息一声:“看来,我是和龙脉系的那位一见,起了厌离之心,这对于修行者来说是好事,但对于菩萨来说,却是坏事,我早就参悟了烦恼即清净,红尘即佛国的境界。”
“这是简单的武功而已,千斤闸,属于少林七十二技艺的一种,内炼骨骼,熟悉关节技,搭手之间,就可以使得对方失去重心,任凭你掌握。”李含沙笑笑:“你如果想学,我可以教你。”
“我还是不相信。”魁梧男生半信半疑:“敢不敢和我比试下。”
“哥们,你没事吧。”那对情侣中的男生再次推了推李含沙,用上了力气,但他又怎么推得动,力气如泥牛入海。
这男生身材魁梧,女朋友却娇小玲珑。
“当然可以。”李含沙双目看向天空,已经夜色苍茫,路上行人稀少起来,气温骤降,冰天雪地。
这个时候,李含沙倒是全部清醒,其实就算是他不清醒,哪怕神游和-图-书天外,只要有人对他一动杀念,他立刻就会回神,把人击杀,怕就是怕没有人理他,那就真的如佛陀入灭,不能驻世。
李含沙以他的手为支点,控制他全身骨骼,就如提线木偶。
“无法理解。”年轻首长摇摇头:“不过易叔想干什么都行,有你镇压场面,我们都安心。”
两人一前一后,走入了园林深处。
刘猛点头:“听你的,那就算了。”
“看你的手上,没有一点茧子,应该练习得不多。”魁梧男生似乎来了兴趣,在指点江山:“练武功,拳头不硬可不行,不然打到别人,自己手反而红肿骨折,你看我的手。”
“易叔?你真的要推算国运?不过这似乎没有什么意义,历代星相大宗师推算都是用隐语,怕泄露天机,遭到天谴,难道这次易叔也同样如此?”年轻首长问道。
“你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走神了而已,多谢你把我唤醒。”李含沙对这个男生笑了笑,“你的手倒是很有劲。”
如果不是这一对情侣推他,他很有可能继续神游下去,http://www.hetushu•com然后,立地坐化,肉身不腐,破碎金刚。
“嗯?”
但是,就在握手之间,突然他感觉自己身体飘飘荡荡,双脚离地,凌空漂浮起来。
“学过一点点而已。”李含沙抖抖身躯,活动气血。
“不,我这次要逆天而为,把推算的东西都说出来,让所有人一目了然,天谴又如何?我辈中人,路到尽头,已无再进一步之可能,就要战天,看看那冥冥之中,到底是何种能力能罚我?”易叔微笑向前漫步。
在刚才,他突然觉得人间无聊,寂寞如雪,有强烈想解脱一切的欲望,于是身躯就站立不动了,元神游太虚。
“你和女朋友喝咖啡怎么到现在?今天队里面有集体活动,和形意拳馆的人对练,好迎接接下来的比赛。”他招呼刘猛立刻上车。
魁梧男生唤醒他,他指点对方武功,就算两清。
刘猛身材在普通人面前很魁梧,但在这个男子前面,就有些“瘦弱”了。
这也是魔劫。
这男生大约有180斤,但对于李含沙来说,却和纸片差不多,吹口气就可以让他和*图*书翻跟头。
“万一推算出来,让无数人知道,改变了历史的进程,那又如何?”年轻首长询问。
“我是练散打的,体校散打冠军,怎么可能推你不动?”魁梧男生惊讶了,“难道你也是练家子?”
“历史,是长河,你在其中投入一枚石子,最多是掀起来小小浪花而已,过后就无影无踪,它有自己的惯性。”易叔道:“推算国运,是一件大事,对于我来说是修行,在深山之中隐居,已经无法使我突破,在世俗中,我也无法寻找到路,只有与天抗争,天人交感。”
“如何?”李含沙放开手,让男生脚踏实地。
“是吗?”李含沙倒是饶有兴趣,他被这个男生唤醒,既然对方练散打,也算是有缘,就可以指点下对方,把这个唤醒的缘分了结:“既然这样,咱们握握手,我看你的力气有多大?”
“这么听女朋友的话?”李含沙点头:“不错不错,能够收敛火气,倒是个料子。”
“这是怎么回事!”魁梧男生大吃一惊,这简直违反物理常识,就是握个手而已,自己怎么就漂浮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