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一章 呵气成风

这时候,大型商务车上的人都下来。
车就被按在地面上,发动机在咆哮,轮胎高速旋转,摩擦出来刺鼻的烟雾,但就是冲不出去,在原地怒吼。
“我马上就来,那人怎么样了?就在原地不要动,我已经让人过去救治,比救护车要快得多。”电话里面的声音有条不紊,也不问出事的地点在哪里,显然是有高明的定位系统。
他已经无所求。
但是来不及了。
二掌,拉下来,车又拉了回来。
他如一个旁观者,在观察自己情绪的种种变化。
蹬蹬蹬……被这股狂风席卷,阎哥身躯连连后退,根本不能够前进,连退七八步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知道东南西北。
不过,他的确是走了马路中央,也违反交通规则。
当然,这超跑的车头已经变形,向内挤压,坏得不成模样。
原来不知不觉,他已经走到了路中央,正好遇到了夜晚开快车的人。
噗!
“红尘无趣,还是做点什么吧。”李含沙走在路上,漫步而行,冰天雪地,万家灯火,他经历过刚才心魔变化,虽然没有涅槃,却有淡淡的寂寞存留和图书在心头,这寂寞使得他觉得世间上太无聊了。
滴滴滴……
“我们恐怕真的遇到了高人。”阎哥这才清醒过来:“谁都不要提今天的事情,我回去打听打听练家子中的前辈。”
勤学苦练对于李含沙来说已经没有用处,参悟天道,观察日月运转,世事变化也似乎作用不大,这样一来,到底如何才能够前进?
轮胎原地摩擦终于烧爆了,发动机也被女司机停止下来。
李含沙早就知道这个道理,但现在确是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真如本性,清净无暇。
他转身就要走。
刘猛却不说话,想着找机会去元辰集团找李含沙。
说话之间,他大踏步走过来。
“开车小心点,今天是遇到我,如果遇到别人,那恐怕就出大事了。”李含沙刚才出手很快,小姑娘根本没有看清楚,整个车是他造成的塌陷。
这口气,刹那之间,就形成了龙卷,两三人高,地面飞沙走石,凌厉而狂暴。这简直就是那种高压空气压缩机突然喷射出来的“风炮”。
可怕的不是努力,而是不知道如何努力。
“等等!”和图书阎哥双目中出现凌厉光芒,速度加快,已经到了五步之内。
那么我是谁?
心灵变化,情绪波动,使得他有些享受。
“阎哥,我遇到了高手。”刘猛连忙小跑凑上去,小声说着:“好厉害,我偶尔在街头遇到的,真是高手!”他说话都语无伦次,用词重复。
他就如一个走在黑暗胡同之中的人,漫长而悠远,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
风来得快,去得快,几个呼吸就消失了。
李含沙摇摇头,他之所以指点刘猛,是因为对方唤醒自己,至于这铁塔似的“阎哥”就算了。
李含沙老是走神,天人交感,时时刻刻都处于悟道状态,对外面的环境倒是不怎么在意,不过天下之大,哪怕他失神也没有人可以伤害得了他,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都不能加持于其身。
李含沙看见,这起码是一辆价值500万以上的超跑。
这一群散打队员战战兢兢上车,离开这里。
“谁叫你在马路中央。”小姑娘看了地形,顿时有恃无恐起来:“这不是人行道,你走到这里来干什么?”
阎哥两百多斤的身躯被和*图*书吹倒,刘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回过神来,立刻跑过去,把阎哥扶起。
“人?”这小姑娘才知道要看人,她走下车来,就看见李含沙站立在车边,一点事情都没有。
“高手,是他?身体肌肉不结实,松软,手掌没有老茧,更看不出来击打沙包木桩的痕迹,更没有凌厉的气势,绝对不会是高手。”这个铁塔似的阎哥看了李含沙一眼。
“哥,我撞到人了,快点来处理。”她似乎不慌张,也不在乎车的损伤,经常出事故。
砰!
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宛如战斗机发动,是一辆超级跑车,速度极快,朝着李含沙撞击过来。
三掌,是按,死死按住了车身。
“那个人呢?你们看到没有,他哪里去了。”阎哥站起来,身上没有受伤。
自己的车头损坏得不成模样,她看也不看,似乎这车就是玩具而已。
他的身躯闪烁之间,居然比车还快,第一掌拍在了车头,整个车身似乎要飞了起来。
“我不畏惧生死,但怕路到尽头。”他感叹着,突然笑了起来:“想不到,我的心也会产生迷茫和厌倦,www.hetushu.com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一直以来,我都是勇猛精进,以锐利的气势,切入无间之人生,划破天人阻隔,现在难道要重新回来?”
情绪已经不是他的内心。
李含沙双脚站立的地面已经寸寸龟裂,他把车冲撞的力量传递到了大地之中。
虽然他想追求武道极至,最高之境界,但眼下前面无路,也不知道如何走,古往今来也找不到答案,求助于佛道各种圣贤的经典也没有用处,因为他现在自己就是圣贤。
李含沙却已经消失不见,而刘猛却是听见了一个声音:“有事来元辰集团找我,报上名字就可以,你我缘分,可以教你三招武学。”
车已经到了面前,甚至他可以透过挡风玻璃看见里面女子在本能的打着方向盘,企图避开他。
女孩子身价很高。
李含沙微笑着,突然身躯后飘,连续三掌。
“既然这样,那就两不相欠,各自回家。”他看了看,就要离开。
“真的,阎哥,不信你和他握握手。”刘猛道:“我刚才和他握手,居然凌空漂浮了起来。”
地面积雪被吹得四散而开。
“喂,你真的没事?http://www.hetushu.com”小姑娘道。
“扯淡吧。”阎哥嗤之以鼻,“你以为是妖术?是不是遇到了骗子?我来检验检验。”
这需要多大的力量?
“原来,所有的情绪,都是因缘相互影响的产物,而我始终未变,就如清水从天上降落,到达地面上,沾染上了尘埃,但是经过烈日蒸腾,重新上天,又化为清水,尘埃就遗留在大地之上。”
李含沙一口气吹了出去。
我不是我。
超跑发动起来,简直如发狂的大象还要可怕,但是李含沙按住这车,就等于是降服狂象,使得它只在原地烧胎,动弹不了半点。
车里的人当然没有事,车门还能够打开。
“阎哥,我们就看到,刚才那人吹口气,就出现了龙卷风,把你卷倒在地,然后风雪中就不见人了。难道我们遇到了鬼?”一个散打队员说话阴恻恻的,让人毛骨悚然。
自己在看自己的情绪变化,厌倦、懈怠、鼓舞、热血、悲伤、寂寞、孤单、欢喜、爱意等种种,发现很奇妙。
不过里面的女司机却在拿电话不停拨打着,这是个不满十八岁的女孩子,一看就是无证驾驶。
急促的鸣笛从前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