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三章 天煞孤星

“含沙兄,你最擅长哪一派的拳法?我心中还是有疑问,以那超跑的马力,不可能有人阻止得了,除非是超人,我洪青集团中还是有大力士的,最多拉住几匹奔马,压住超跑那是神话了。”洪潮汐一边开车,一边询问。
但是,李含沙看着这里的公司,倒是平平安安,欣欣向荣,并没有颓废的模样,倒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含沙先生也懂风水么?”洪潮汐看见李含沙目光扫射打量四周,知道他的意思。
她拿起电话,顿时泄气的皮球:“讨厌的人又来找我了。”
“略有交情而已,相信会给我的面子。”李含沙看着窗外的夜景,悠闲自在,天塌下来都宠辱不惊。
虽然是夜晚,这里的大楼却灯火通明,许多人都在加班工作,不过都不是洪青集团的人,而是租居的公司。
那位总舵主,就是手牵青帮洪门的神秘人物,化解数百年恩怨,手段简直出神入化。
“洪颖!”洪潮汐微微冷哼,“你今天又无证驾hetushu.com驶出来飙车,回去看我怎么告诉爸罚你。”
青帮洪门虽然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但和龙虎山张天师一脉比起来还差得远。张道陵在神话中可是玉皇大帝身边的天师。
“真是,你现在不小了,再到处闯祸,没有人维护得了你。”洪潮汐摇摇头:“真当你是那种太子党公主党?我们现在也要夹着尾巴做人,上次见面的那个玉公子,我们就不能够得罪。”
在玉家之中,除了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就是玉小龙一言九鼎,毕竟她是龙脉系的人,而且本身实力和势力都很有威望。
“这片大楼是你们青帮洪门高人建造的?”李含沙道:“煞煞汇聚,恶势冲天,如地狱之巢,建造成此风水格局,意欲何为?”
“你的口气好大。”小姑娘洪颖撇撇嘴巴。
“这是我们洪青集团的那位总舵主建的。”洪潮汐道:“我也搞不懂为什么要建成这样,但是听派中的长老说,那位总舵和-图-书主命犯天煞孤星,为了化解煞气,和自身修行,就建造这么个恶煞之地,以地煞化天煞,天地合一。总舵主每年会来居住三天,化解煞气。所以现在这里看似风水恶势,却稳如泰山,很多公司入住了这里,都已经发迹。”
“随便你,反正我妈会维护我的。”洪颖也哼了一声。
只有驻世大菩萨,才可以镇得住如此风水杀局,转危为安。
有的人,的确出生就克父母、克亲戚、克朋友、克师长、克妻子、克儿女,只要和他接触的人,纷纷都被克死。
“无妨,我也顺便去你们那里看看,玉家?是不是有军方背景的那个?我倒是认识其中的几位,说不定可以化解下你们的恩怨。”李含沙饶有兴趣。
车停留在广场上,有人凑上来,洪潮汐把钥匙一丢,那人接住就自动去把车停好。
“接电话。”洪潮汐命令道。
想到这里,李含沙对此人的兴趣更浓了。
“这里的风水杂乱,浊气聚集,不是修真之场http://www•hetushu•com所。”李含沙行走之中,观看场地,大楼林立,就是“枪林煞”,锋芒毕露,以尖锐对天,必遭天妒,这就犯了风水中的大忌讳。
这里的大楼产业是洪青集团的,他们出租出去,每年租金都可以肥得流油。
“你还认识玉家的人?”洪颖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再发大小姐脾气了。
“洪潮汐,我在你洪青集团等你,和你们的元老谈点事情,你和你妹妹一起过来吧。”
那肯定就是故意为之。
至于那玉公子,也肯定是玉小龙的某个亲戚。
说完这句,电话就挂了。
话音刚落,洪颖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洪潮汐脸色十分难看。
李含沙修行到了现在,已经看穿了“时、命、运、数”。知道人在世间,都有缘命牵扯,不可解脱。
“烦死了,那个玉公子比我大十岁,天天烦我,还要约我出去,我都不理他。”小姑娘脸色很烦。
大约十多分钟,车就停在一片高楼大厦下面。
十八层地狱之中,端坐的就hetushu.com是地藏王菩萨。
三人走进大楼。
“我才不接,懒得理他。”洪颖把电话关机。
“还好,不过的确很少人可以做到。”李含沙回答得很清淡。
通过这煞气林立的大楼商业圈,李含沙就知道,那“总舵主”的武学修为不在自己之下。
这就是风水中的“孤峰煞”。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含沙先生了。”洪潮汐半信半疑,猛踩油门,越野车飚射出去。
想不到,洪门,青帮的最高总舵主,居然就是这种人。
煞煞汇聚,只要居住在这里的人,简直霉运当头,公司入住,立刻破产。人入住,立刻就家破人亡,百试不爽的征兆。
洪青集团势力极大,而让他们忌惮的玉家,肯定只有一个,那就是“玉小龙”的家族。
“总舵主。”李含沙听见这个称呼,想起来了“陈近南”,不过洪门的确是天地会发展来的,最高领袖称呼为总舵主也无可厚非。
“含沙先生,不好意思,我可能有点事情要先和舍妹回去,以后才能够招待你了,你m.hetushu•com住在什么地方?我这就让人开车送你回去。”他带着歉意道。
风水格局可以看出来人的胸襟和气魄。
除此之外,在许多大楼的正中央,有座几百米的高楼,鹤立鸡群。
他的命居然是天煞孤星。
这片楼是商业圈,带着办公室写字楼的味道,高楼林立,气势磅礴,但比起元辰集团就差了些韵味。
按照道理,青帮洪门中也有高人,不可能建成这种恶煞之地。
这时候,洪潮汐的手机响起来,他不敢怠慢,连忙打开,里面就传来声音:“洪潮汐,你妹妹洪颖是不是出车祸了?你属下的人告诉我,人没事,现在和撞车的那个年轻人一起聊天?”
李含沙只是微笑,不回答。
“他是不能得罪的,我们洪青元老都不敢得罪他,他是玉家的接班人之一,我们很多生意都看他的脸色,如果惹怒了他,一句话,我们很多见不得光的生意就会连根拔起,甚至清算,到时候洪青元老们把我们丢出去顶缸,妹妹,事情比你想得残酷很多。”洪潮汐脸色阴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