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一章 巅峰交手

轰隆!
“上次匆匆交手,未能尽兴,实在是遗憾。”易叔看见李含沙来到这里,站立起身,“不过这次请你来,不是为了比试,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我们去做。”
到现在为止,李含沙还没有和金刚不坏的高手较量过,他对上别的人物,哪怕是四王之一的鹰王,都好像巨人在玩弄小孩子,轻松写意。
易叔的拳法简简单单,随手“铁门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如万里长城,把匈奴拒绝在国土之外。
他的脑海中,就出现了四个字“破碎虚空”。
李含沙身躯一动,掠过浮桥,脚步就要踏入凉亭之中。
高手较量,一举一动,暗合天道自然,站立的方位,四周的环境,磁场变化,都有微妙感应,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李含沙对他并不陌生,不过上次乃是心灵交锋,面对面还是第一次。
唰!
易叔和李含沙遇到的所有高手都不同。
两人交谈起来很快,那红墙黄瓦的“大内”就在眼前,岗哨森严,但看见两人走入和_图_书其中,都不阻拦,似乎事先就得到了命令。
“含沙先生,我师父让你过去一叙,共同推算国运。不知道您何时有空?”他恭恭敬敬的行礼。
两人较量,拉开序幕。
双手弯曲而上,到了眉心,做出印记,似乎竖眼。
没有错,就是“破碎虚空”,哪怕是他师父,都没有这种味道。
易叔的这招,爪如勾,手臂弯弯曲曲,不是直的,似乎从幽冥中而来,不抓人的肉体,而是抓人的魂魄。
所以,他师父创立了龙脉系。
李含沙看着苏昊,立刻就知晓他身体每个部分的结构,甚至大脑之中精神的浓度,在他的面前,这个少年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天气虽然渐渐暖和,冰凌却还没有化开,那湖泊上光滑如镜,阳光照射,精芒灿烂,别有一番风味。
李含沙要进入凉亭,就要破掉他的铁门栓,两人的交手也由此开始。
不过到现在,他就感受了压力。
“指甲如蝉翼!”易叔陡然感觉到处处蝉鸣,四http://m.hetushu.com周热浪翻滚,浮桥之下冰雪融化,夏天的炎热来到了。
“我还是小看了这年轻人,以为他刚刚晋升金刚不坏,经验不足,没有料到,他居然到了这种境界,反手之间,改变四季,斡旋乾坤。”易叔长长叹息,手上却并没有丝毫放松,双臂反转,以爪对爪,陡然抓出。
他的背弯曲,似乎在跳舞,千姿百态,却自带威仪。
“我来准备车。”苏昊连忙要安排。
中秋之夜,冲破生死玄关,到达现在已经近乎于半年时间,他日日夜夜悟道,巩固修为,服用金刚丸,身躯中的血脉和筋骨早就改变,近乎于“琉璃玉身”。
“生而为神,为武出世,此人的气质,我永生难忘。”苏昊在真正打量李含沙,在他的眼里,此人气质根本不属于人间,随时都要破空而去,只是因为人世间缘分牵扯,使得他勉强留下而已。
嗡……
高手过招,都是心灵和肉体合一,一招之间,恍恍惚惚,如见鬼神,使得人防http://www.hetushu.com不胜防。
“天赋异禀,生来就有大成就,集神力,灵异于一身,不过正因为如此,心障就多,非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才能够登峰造极。”
他已经不是最初晋升为金刚不坏境界的人了。
李含沙微微点头,“我是个散淡的人,在世俗中没有什么羁绊,可以随意行走,咱们现在就去吧。”
“龙魂三现爪!”李含沙看见这爪弯曲,已到自己的肘关节,知道是“易叔”的绝学,此人创立龙脉系,自然是以龙形为主。
这种大势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比起半年前,李含沙的实力提升了很多,在寻求天道的路上越走越远,远远甩开了众生。
更关键的是,他和其它金刚不坏人物不同,他是在冠弱之年就晋升了,身躯潜能巨大,气血旺盛,有可塑性,于是感悟就比别人多了一份天道和长生。
他的指甲如玉,锋利无比,铮铮有声,指甲高速颤抖,如蝉翼,发出蝉鸣之声,恍惚之间,使得人来到了夏天。
这一次不是http://www.hetushu.com决战的小院,而是在海子湖泊中央的凉亭。
他气息飞扬,手肘内拐,柔软如面条,全身已经无骨,这是无上瑜伽秘术。
苏昊求之不得,连忙跟随上去,李含沙就随意询问他修行的事情,他认真听着,认真的回答,同时也询问自己心中的疑惑。
没有错,就是压力。
易叔穿了件风衣,就一个人在凉亭中观看风景,周围没有人,几位大首长也不在。
“步行吧。”李含沙已经走在了前面,“我和你聊聊。”
眼下明明是冬天,北方的天气寒冷,开春还早着呢。
“哈哈哈”易叔笑了起来:“既然如此,就请你过来一叙。”
“你实际上已经出手了。”李含沙站在通向凉亭的浮桥上,“这个风水格局,是巽风逆八卦,凉亭是风眼,聚风而藏气,而我在这里,处于风口漩臂,大风如箭,吹之则散。此消彼长之下,你的气愈来愈盛,而我则愈来愈弱。”
罡气狂涌,并不张扬,是股暗劲。
这一系列的动作,就在刹那之间,他似乎和冥冥之http://m.hetushu.com中,某种至高无上的存在结合在一起,他成了某种神的代表,或者说,他挟持了某个神灵的威能,降临人间。
当然,他师父是另外一种味道,龙蟠大地,吞吐山河,养育万物,守护苍生,笑看改朝换代,风云变化,我自岿然不动。
这就是龙脉。
那五指颤抖,震动,有靡靡之音,夺人心魂。
就这一下,李含沙躲避过了易叔一抓,反击过来,攻击自上而下,从眉心发劲,传递到手臂,洞穿而来。
“好。”
唰!
他的身躯在后退。
其它的人,都是不惑之年晋升,那个时候,气血开始衰落,过了壮年就很再度推到很高的巅峰。
李含沙遭遇到铁门栓的阻拦,手指动摇,轻描淡写的伸出去,划向易叔的手臂血管大动脉,这是“截脉”的手法,以他的修为,就算是钢管,轻轻一划,都可以断裂,何况是血肉之躯。
他虽然天赋异禀,对于武学的领悟也深刻,但没有养出这种大势来,一切都是枉然。
这时,易叔的手已经到了他胸前,铁门栓,把他拒之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