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七章 脱胎换骨

“连雷劈都奈何不了你,那你已经无敌了?老天爷在你面前,都无可奈何。”玉小龙脸上有苦涩的笑,作为练武之人,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她知道自己怎么都不可能到达这种境界。
他觉得自己的修为似乎又有精进。
李含沙精通各门各派的拳法,早就融会贯通,武学运劲、冥想、气功、穴位、肢体,甚至是星相吐纳,对日月炼气这等高深的武学,在他眼里都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不过他是愿意看看诸多高手对于武学的领悟和智慧。
走出门,玉小龙似乎等在外面闭目养神,看见李含沙出来,顿时大吃一惊:“你的伤这么快就好了?”
李含沙被雷劈了都没事,这让玉小龙无法接受。
尤其是她亲眼所见,第三道闪电劈下来的时候,李含沙吐气出去,化为白色匹练,居然把闪电震破,这和神话传说已经差不了多少,她是练武之人,知道武功其实就是精神,肉体相互结合的产物,人力有极限,怎么可能到达这种程度?
哪怕是李www.hetushu.com含沙没有指点她,观察其身形作息,吞吐呼吸,打坐悟道,都可以从其中感受到武学真谛。
刚才施展匕首的那人叫老王,他目光冷静:“不开玩笑,我刚才匕首划上去,还没有遇到对方的皮肤,就已经被罡气震破了。”他把手臂突然甩出,就发出鞭子似的脆响,“我们的鞭手,震荡气流,发出脆响,他的罡劲就不知道是那种境界了。”
李含沙在洗澡。
城市中的村落。
“走吧,今天晚上有个宴会,是南方拳门的聚集,属于地头蛇,我倒是要参加,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当然你不是强龙,而是武道之神,那就无所谓了。”玉小龙已经换了身衣服,朴素,简单,清新淡雅,有点类似于民国风格的味道,但却带着现代的潮味儿。
“他为什么会弄成这样?我记得我师父说过,武功太强,到达了神乎其神,世人难以超越之境界,就会为天所嫉,雷来打你,火来烧你。其实这也是有科和_图_书学道理的,磁场太强,会引发雷霆,自身的生命磁场和天地磁场不配合,就会人体自燃。”又个军人回忆什么:“看来,他遭到了雷劈,却安然无恙?那不是比老天爷还强?”
这是个村落。
等她和李含沙走后,这几个军人留在这里,面面相觑。
他本来烧焦的头发也全部脱落,变成了和尚。
两人走出去,天色已经到下午,很阴沉,空气中随时都会滴出水来,潮湿,阴冷,寒气入骨髓,比北方的春天更要寒冷得多。
哪怕是练武之人,都抵挡不住南方湿冷的天气。
“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再说了,南方拳法多如牛毛,势力复杂,哪怕是洪门也分裂出去了很多,在国外组成了华青,长乐,大圈等等无数的帮会,怎么可能被真正统一?蔡先生此人也很神秘,自成一派,在南方武林被尊为盟主,他没有师承,武学纯粹是靠自身领悟和打出来的,此人乃是南拳巨子。”
温水倾泻下来,他浑身稍微震荡,焦糊的死皮就脱m.hetushu.com落,取而代之的是羊脂白玉般肌肤,几乎看不到毛孔,这是“琉璃玉身”。
这是他在催动体内新陈代谢加速。
“今天是南方地下武林盟主,蔡先生请客,我并没有说你要来,免得引起轰动。不过知道你的人很少,就只有京城高层,军方隐隐约约掌握蛛丝马迹。”玉小龙边走边对李含沙说着南方武林的事情。
“恐怖,我们找个机会,多多请教?”
最初学武功的人,都讲究要舌顶,齿扣,怒发冲冠,指顶。拳经中所谓“惊起四梢”。
李含沙就是一身普普通通的运动服,他的相貌年轻,现在虽然25,但看起来只有18岁的模样,而且永远锁定在这个年龄,有些“长春不老”的意思。
“蔡先生?我似乎听得不多。”李含沙想了想:“南方的第一拳就是洪拳,第一门也就是洪门,那总舵主把青帮洪门全部统一,对于南方的武林似乎有打击吧,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就是地下武林盟主,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蔡先生?”
浴室中http://m.hetushu.com
不出一小时,头顶上居然就开始生出来一层黑密的绒毛,又过了三四个小时,居然成了平头。
不过她跟着李含沙,倒是学习到了武道的精髓。
“生老病死,苦集灭道,无人可逃,哪怕我再强十倍,也逃脱不了岁月之洗礼。”李含沙并不认为自己强。
“我本来就没有伤,不过是脱胎换骨而已,和蛇蜕皮类似。”李含沙不以为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自己的身体状态。
“这是人?匕首都划不进去?”另外军人询问:“老王,你是不是三天没吃饭?”
“说得太远了,我们还是商量下怎么化解南北武林之争的事情,南拳北腿,恩怨数百年,积怨深刻,想要化解,非武力能够成功,我请你来,就是制止流血冲突而已。”玉小龙道:“其中,还牵扯黑白两道,海外帮会,形势之复杂,得要步步为营。”
“练武之人,需要血勇,侠以武犯禁,这也是历朝历代没有办法禁止的事情。”李含沙看得很清楚,他是杀手阵营中出来和*图*书的,各种血淋淋的事实都摆在面前。
南方拳法,精巧细致,北方拳法,大气开阖,各有所长。
“走吧。”玉小龙在前面带路,她开了辆普通的车,从军事基地开向城区,两个小时后,车辆在幽静的古色古香街道前面停留下来。
人有四梢,舌为肉梢,牙为骨梢,发为血梢,爪为筋梢。
既然那蔡先生能够在南方武林中称为地下盟主,那就有值得见面的资格。
不过他出来,换件衣服,盘膝端坐在床上,隐隐约约就可以听见体内气血奔涌,如大江河流的声音。
不过到了近代,拳法交流早就融合,南派拳法和北派拳法早在百年前就开始融合,无数代巨子宗师们相互揣摩,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痕迹。
五个小时候,他站立起来,人似乎变得更加年轻了,精神释放出去,周围的磁场有种欢呼雀跃的味道。
北方是干冷,南方则是湿冷,衣服永远不会干燥,湿润的贴在身上,人好像时时刻刻都浸泡在水里,对于身体的侵害非常巨大。
气血运转,毛发生长,这是生理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