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三章 十少

“难怪如此。”苏东岳更加坐实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是大佬的儿子学会一点武功,前来镀金的。
砰!
李含沙早就把苏东岳的情绪完全洞悉,不过他也不去理会,这些都是小事,鬼谷一脉的确很强,但哪怕是鬼谷子复生,也不过就和他在伯仲之间而已,又何况是别人?
她有些调皮,对于李含沙的功夫,她知道得清楚,几乎是神乎其神,不在人间。因为她遭遇到危险,第一次被五龙之一,断战龙劫持,就是李含沙悍然杀死对方,把她解救了下来。
武林中人,他很熟悉,但却没有李含沙这号人物。
“这里不是动手之地。”苏东岳笑道:“等晚上有时间,咱们找个场地,好好切磋下,我们练武之人得一对手,简直是上天赐的珍宝,怎么样?李少,既然你也是练武之人,如果我刚才的两手还看得过去,等下比划两下子如何?”
这个人身穿黑色休闲服,脚步沉稳,但似乎恍恍惚惚,如同鬼神。
苏东岳也是“十少”之一,外号“春少www•hetushu.com”。
两人掌劲一碰之间,都是身躯大震,各退三步,似乎不相上下。
泰山东岳,处于东方,东方乃是青木之位,对应青帝,四季之中属春。所以苏东岳号称“春少”。
“这么说,李公子是有足够的武力,来镇压这些桀骜不驯的武林人物了?”苏东岳还在试探。
苏东岳的擒拿手法就施展不下去,但他脚步回扣,绕步躲过那脚勾,掌吐劲出,切入旁门,攻腰肾要害,乃是“钟馗捉鬼”。
“这话有道理。”李含沙道:“每个圈子都有自己的规矩,我这次来倒也不是代表政府,是受人所托而已,其实南北武林恩怨和我无关。”
“怎么?”苏东岳皱眉,“他是上面派来的,似乎要化解南北武林恩怨,如果没有手段,我是不会服他的。”
“不知道李公子练过武没有?这次是武林中的恩恩怨怨,如果没有过人的武功,光凭权势,恐怕无法压下来一些事情。”苏东岳在试探。
看似缓慢,却速度极快m•hetushu•com,会缩地奇术,在李含沙发现他的时候,就走上天桥,下个呼吸,就来到李含沙面前,微微躬身:“含沙先生,我师父让我来接您,让您久等了。”
因为李含沙和十步无常一战,只有寥寥数人知道,仅限于京城的小圈子。而且他也不接触人,名声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身在南方的苏东岳自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厉心手掌血红,已催动了朱砂掌,手臂翻转,掌如火焰,向上飘闪,居然就有燎燃之势。这才是他的真功夫“烈火燎燃”。
李含沙也看得出来,眼下的厉心身上杀气缠绕,眉宇之间不怒自威,不是善茬。
“鬼谷一脉的武功也神乎其神,我佩服。”厉心有异样的神采:“似乎刚才春少还没有施展出自己的绝学,我听说你自创了一套青帝五拳,刚柔吞吐,变化莫测,有机会似乎可以见识下。”
从他的外号来看,此人是“十少”之一。
“什么?”苏东岳一震,不可置信:“厉心,你在开玩http://www•hetushu•com笑么?不要侮辱自己的武道。”
“我要见鱼化龙,没有时间。”李含沙拒绝了,“北瑶,我知道你叔叔在等我,也不用吃什么晚饭了,和他谈完之后,我拉他和蔡先生,还有那些有血腥恩怨的门派人物,聚集下,说说话,那就玩事了。”
“当然学过。”李含沙回答。
“我说的是真的,别说十少加起来,恐怕就算再加我师父和那蔡先生联手,也只有甘拜下风。”厉心看了李含沙一眼,有高山仰止的情绪。
厉心肩立沉,双臂左右晃动,虚实分推,脚下一勾,打了个“小鬼推磨”。这是少林拳中短打杀招,中招者立扑地上,生死不知。
“好个烈火燎燃。”苏东岳负手而立,“看来的确有和我并列十少的资格。”
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是拳镇山河,连天雷劫数,阴阳磁场都奈何不了他。
“血手大少,厉心。”苏东岳看见这个男子,大吃一惊,因为这是武林中赫赫威名的人物,纵横在海外,擅长朱砂掌,一运气起来,双手通红http://m.hetushu.com如染鲜血,所以落了个血手的名头。
“事情哪里这么简单?”苏东岳冷笑,很不舒服,因为李含沙居然不给他面子,直接说没有时间,他平常都是高高在上,地位超然,被当众下不来台,就有些尴尬,但好在他城府极其深,也没有表现出来:“武林中人,血勇彪悍,不服政权,一怒之下,血溅五步。强龙不压地头蛇,还是小心谨慎的好吧,我也是南方武林中人,其实有些事情,还是让武林自己解决的好,政府不要插手,静观其变。”
“你好,春少苏东岳。师父也请了你,请。”血手大少厉心笑容生动起来。
“哪里?”苏东岳一惊,倒是没有发现,不过随着李含沙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远处一个人走上天桥。
“也算是吧。”李含沙目光看向了远处:“你叔叔派人来了,果然不愧是北十三省水陆两道总瓢把子。”
“久闻血手大少的威名。”苏东岳疾步上前,手前伸,是握手的姿态,但虎口如叉,向下擒拿,居然是分筋错骨的手法“恶鹰捉蛇”。
http://m•hetushu•com含沙是将门之后,京城李家。”鱼北瑶再次介绍。
十少个个都是独当一面的高手,以一敌二的事情基本不可能发生。双拳难敌四手,这句话不是虚言。
当然,他的武功柔如春风,刚如巨木因而得名。
“我们十少加起来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厉心哑然失笑:“春少你想多了。”
不过她对于武林中人知道得不深,还真摸不清楚李含沙是哪个门派的。只能够介绍是军方大佬的后代。
“不知李公子有没有意思,我们找个地方,切磋下武学?”苏东岳看出来,鱼北瑶对于此人十分亲近,心中就起了好胜之念。他在追求鱼北瑶,自然想露脸,况且他非常自信,凭借自己的武学,同龄人之中几乎无敌。
此言一出,顿时厉心的神色有些古怪,“春少,你确定要和他比试?”
当然,也有此子杀人如麻,双手沾满鲜血,也是血手的来历。
“哦?”苏东岳眼神一亮:“哪门哪派?我这个人最喜欢以武会友,有兴趣我们可以较量一二。”
天已无法罚我,可谓是真正我命由我不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