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七章 血仇难解

剑气森森,杀意凝聚,千秋一击,刺月射日。
这一招如果硬接的话恐怕整个人都会拍成肉饼。
“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对于生死参悟透彻。那些对生死洒脱的人,其实都是懦夫,他们没有办法对抗,只有选择逃避,在态度上采取不在乎的随意。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根本战胜不了生死。”姜幻不屑的道。
对掌。
反弹回子弹,长剑一抛,插入地面不停的颤抖,似乎要破空飞去。
“含沙先生,现在你知道恩怨不好化解了吧。”鱼化龙摊开双手:“这样的血仇不止姜家和苏家,连我和那蔡先生的仇也不比这个小,根本不可能化解,只有你死我活,哪怕你武功再高,也逆转不了人心,这是连佛都办不到的事。”
“姜幻,你别嚣张,你今天突然刺杀我,这件事情我会和你算账。”苏东岳也是暴怒,头发根根直立。
李含沙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他抓住的那漆黑长剑有了灵性,跳跃起来,在他手中活了,是龙蛇,是蛟螭。
本来以苏http://m.hetushu•com东岳的修为,哪怕是敌人修为再高也无法对他进行夺魄,可眼前这个刺杀的人形同鬼神,突然暴击,更催动了某种秘法,尤其是他手中的那口剑更有可怕的精神灌注在其中。
双臂刹那张开,如大鹏展翅,背后罡气连珠,整个人大了三分之一,高大威武,昂藏魁梧。
刚才他已经知道李含沙身躯刀枪不入,哪怕是神兵利器遇到也要折断,已经不是血肉之躯,而是真正的金刚。
这个时候,一只手出现他的面前。
“金刚不坏,果然神妙。”姜幻神色凝重:“多谢你对他们刚才手下留情,我们姜家认这个人情了,他们是看我危险才开枪的。”
峨眉刺刺在李含沙的身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还隐隐约约可以听到龙吟虎啸,然后就是噼里啪啦的金属破碎,那峨眉刺寸寸断裂。
漆黑的剑,如漆黑的蛇,无声无息,在黑夜来临之时突然来袭。
刺客突然弃剑,手上多出来两枚锋锐的峨眉刺,狠狠刺向在了李含沙的身hetushu.com躯上,这手法金蝉脱壳,谁也不知道他武器怎么来的。
“你们都下来吧。”姜幻杀意闪烁,却并没有动手,他清楚的知道,有李含沙在,天下没有人可以杀得了苏东岳。
“只有你们姜家的人就是命?我们苏家也死得不比你们少。”苏东岳冷笑连连。
灭世易,救世难。
噗!
李含沙身躯一震,一圈气浪环绕周身,那些银色飞针离他身躯三寸就被震得纷纷落地。
此掌居然把鱼化龙也卷了进去。
砰!
砰!砰!砰!
“的确是血仇,这些年争斗,我姜家起码有七八人死在苏家的手里。”姜幻这位十少第一的“天少”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烟尘大起,劲风横扫四周,桌子板凳都被气浪吹了出去,撞在墙壁上,支离破碎。
“无妨。”李含沙微点头:“如果我要杀他们,在刚才子弹就不是击穿他们的手了,而是太阳穴。看来你们姜家和苏家真的仇深似海,一见面就打打杀杀,连基本的礼仪都没有。”
嗡……
天下没有任何强者可以在http://www.hetushu.com他的面前杀人。
三个枪手如狸猫一般窜进来,但他们手上都带血,是被子弹的反击所伤。这三个人脸上有极其震惊的神色,他们没有料到世上居然有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剑术。
而他现在的武功修为,几乎是会当凌绝顶,十少之中排名第一,从刚才动手的实力来看,几乎和蔡先生鱼化龙都不相上下,堪称一代宗师。
就在瞬间,三声沉闷的枪响打破沉寂,从不同的角度激射而来,居然都瞄准了李含沙!
长剑一圈,叮叮咚咚,三颗子弹居然就被拦截下来,吸附在剑身之上。
李含沙出手了。
“强,变得更强,最后超脱生死。”姜幻毫不犹豫,语气坚定,似乎日日夜夜都在坚持这个想法,永不放弃。
这手洁白如玉,隐隐约约带着银色和金色的光泽,轻轻一抓,就把剑身整个抓住。那锋利的剑芒居然对他手毫无作用。
很显然,这剑是曾经某个金刚不坏高手使用的,修炼多年,已经隐隐约约带上了那种追魂夺魄的深邃。
本来很普通的双手居然膨胀和图书成了蒲扇大小,颜色灰白,带着腥风,和李含沙的手掌相击。
“来得好!”鱼化龙面对“惊涛拍岸”这招,他浑然不惧,陡然间显现出北方武林盟主的气势来,他才是真正的泰山北斗。
用的是激荡渗透之力。
“你有自己的理解,可成一家之言。”李含沙大步前进,突然出掌,横拍过去,上下左右都是掌影,刚柔成相,阴阳交融,水火相济。
“姜家的人真的不想化解血仇?冤冤相报何时了?”鱼化龙这时候叹息一声:“姜幻,你又何必呢?”
三声闷哼从楼顶传来,显然是被反弹回去的子弹击伤,李含沙并没有下杀手,他已经知道了刺客是什么人。
如果不出意外,苏东岳必死无疑。
刺客口喷鲜血,倒飞了出去。在倒飞的过程中,他的手再次一动,密密麻麻的银色飞针笼罩过来。
“哼!”刺客翻身起来,是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嘴角还有血迹,当然李含沙留手了,他也没有受什么伤,嘴角泛起来冷笑:“苏东岳,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可敢出来和我一战?”
姜幻眼神如刀和图书,唰!他脚踏七星,连番穿梭,企图脱离掌势笼罩,根本不敢硬拼。
他的年龄只有二十岁,比李含沙年纪还小得多。
众生恩怨纠缠,世世代代,不可解脱。
李含沙可以杀掉所有人,但却不能够让人忘掉心中的恨。
蹬!蹬!蹬!鱼化龙连退三步,脚下的地板出现三个窟窿。这位北方武林盟主也抵挡不住李含沙随意一击,但他并没有灰心丧气,知道是理所当然,李含沙的武功十倍于他。
这是夺魄的一剑。
剑身一抖。
“你为何练武?”他突然对姜幻发问。
苏东岳脸色苍白,根本来不及动弹,他的所有精神似乎都被这一剑所吸走,夺走了魂魄,指挥不动自己的身体。
三颗子弹以肉眼无法看见的速度反弹了回去。
传闻,姜幻是一个武者的转世,他从婴孩时代就拥有强大的武学经验,所以才在这个年纪把武功修炼得神乎其神。
“你对生死如此执着?”李含沙笑了:“作为一个武者,对于生死应该洒脱些。”
他的双手微曲,也拍了上去。
是简简单单的少林拳掌法,“惊涛拍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