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八章 鱼饵

在武学之下,任何爱恨情仇,喜怒哀乐都是那么的可笑,不值一提。
李含沙说话之间,一弹剑,那剑嗡嗡作响,人人都似乎看到了三百年前的绝世高手在剑内鲜活了起来。
武道长存,武者永恒。
鱼化龙站立起身,第一个醒悟,恍如隔世。
李含沙演练剑术,剑中数百年前金刚不坏高手的心意就展现出来,栩栩如生。
“老大,这件事情让李含沙出头合适么?他虽然传说武功高强,但毕竟资历浅薄,难以服众,更关键的是他不听安排,随性而为,我们的想法根本贯彻不到他身上,我觉得这次化解恩怨最好的人选还是易叔。”一个女子提出来意见:“毕竟这是维稳的大事,不可如此草率。”
“我再问你,武道和生死,你选哪个?”李含沙又迫进一步,姜幻后退一步。
“好!不过不是现在,三月之后,我们就一决胜负,生死之战。”苏东岳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巅峰,如果和姜幻比武那是必败,但他从m•hetushu•com李含沙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回去参悟之后必定可以突破。
其实上面对这些武者也没有办法,只是不想造成大规模的流血冲突而已,至于底下的私斗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高手可以徒手打出气爆,但绝对不可能这样随意操纵气流凌空摄物,这简直就是电影中的特效,什么“真气”“内功”。
嗡……龙吟虎啸,一飞冲天,随后清风细雨,天地寂寞。
“苏东岳,我们两家的恩怨,就自己解决,不要牵扯过多。”姜幻下定决心:“你和我一战?无论是胜是败,两家恩怨一笔勾销,你可以做主不?”
至于北斗系的“唐北斗”就更不用说了,高高在上,宛如神灵,弟子都可以操纵地下世界许多大权,连大国的总统都畏惧三分。
姜幻第二个惊醒,苏东岳和厉心同时也醒来。由此可见众人的修为,鱼化龙第一,姜幻次之,苏东岳和厉心则是一时瑜亮。
练剑数十年,精气神和_图_书都注入剑中,武道神髓长存于此,个中玄妙,只有懂行者可知。
李含沙收手,似乎就是试探下。
京城。
上面怕的就是家族和家族之间大规模的冲突而导致局面失控,必须要有个人来维持大局。
“我不信。”姜幻脸色苍白。
这些武林世家能量巨大,本身拥有超人的能力不说,关系网更是遍布了军政黑道商界,甚至是国外的政界,好不夸张的说,其中的人能够撼动一个小国家的政权。
“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的确深如黑狱,沉沦已久,不可解脱,我虽然说是要化解南北武林的恩怨,但也不想强行让你们放下彼此之间的业。我这次来会南北武林,说穿了还是以武会友,武者就是要坚持心中的理念,该杀就杀,该放就放。但你们不要伤及无辜,自己的恩怨自己解决就好。”李含沙语气很温和。
李含沙缓缓收剑。
只有鱼化龙看出来了,李含沙这手抓在瞬间变化了数十次,推、拉、吸、放http://www.hetushu.com、收、震、吞吐,使得周围的空间顷刻被抽走,那长剑被劲风带起,就跳到了他的手中。
神秘的院子里,一群人走来走去,有男有女,都很年轻,精气神完足,双目似电,雷厉风行,都经过严格的训练。
四人端坐下来,放弃了仇恨,似乎进入了最深层次的武学境界中。
“李含沙只是个引子,这次南北武林大会发起原因很是神秘,如果我猜测得不错,是有人暗中挑拨,想借机生事。”中年男子语气沉稳:“其中更有几个大人物隐藏着,比如北斗系,忍者系的那两位,甚至他们会联手,易叔是我们的主心骨,他不能够抛头露面,否则会引起暗杀。所以就让李含沙在表面,吸引住北斗系和忍者系的那两位绝世高手火力。上面这次是下定决心,引蛇出洞,不惜一切代价,消灭掉唐北斗和忍祭天!勾出两位的饵就是李含沙!”
“不然。”李含沙脚步一震,地面的砖石炸开,那漆黑的长剑被震起来,他hetushu.com凭空一抓,气流陡然衍生出来,那剑就自动飞入他掌中,这手功夫看得在场的人毛骨悚然。
“一言为定。”姜幻对李含沙深深鞠躬:“今日指点,永不敢忘,不过以你的修为,只怕也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报答之处,只能够继承武道,生生不息,灯火相传。”
人如剑,剑似人。
比如鱼化龙,在国外不但拥有大财团,甚至有自己的雇佣兵和“死士”,国外的黑帮什么黑手党之流都畏惧他如虎。
“南方那边传来的消息,李含沙去见了蔡先生,随后又去拜访鱼化龙。”会议室中,这群人在分析情报,为首的是个中年男子,他指着虚拟的屏幕,把握这次开会的节奏。
“没有了生,如何修行武道?”姜幻斩钉截铁。
“不愧是北方武林盟主,有正面对抗我的勇气。”他又看向了姜幻,“知道你和鱼化龙的差距在哪里么?你虽然是少壮,气血旺盛,体能乃巅峰中的巅峰,但你缺乏独霸一方的气概,领袖群伦的威严,所以面对我hetushu.com的攻击避开。在乎生死不等于是贪生怕死。你的功夫和鱼化龙差不多,但你和他生死相搏,死的一定是你。”
“春少”苏东岳,“天少”姜幻,“血手大少”厉心,鱼化龙这些人都识货。
这动作快得超过了肉眼的范畴,必须要武功修炼到了精神精细入微的境界才知道玄妙。
“此剑的主人是位金刚不坏的高手,大约是死于三百多年前。他虽然死了,但武道还在,我能够感觉到在他剑身中灌注的那生生不息意志和精神,所过如此久远之年代,仍旧可以和我交锋。凡是持剑之人,都会继承他的武道,把武道传承下去。你是武道,我也是武道,所有的武者都是武道,只要武道长存,你我就会永世长存。你把生死看得太重了,武道是超越生死的东西,更是超越了恩怨情仇,可惜你不明白,等你明白了,就会踏入我的境界了。”
如果这些人胡来,那恐怕会风起云涌,龙蛇乱舞。
说话之间,他拿住漆黑的长剑,身躯闪了几闪,就消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