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四章 终极一战(上)

他修炼的是宗教祈祷祭祀,不是普通武道。
“这是怎么回事?”女特警娟姐知道情况危险,一触即发,本能的询问李含沙,她已知道,突然出现在身边的这个年轻人绝非等闲。
一个却如夸父逐日,疾行捕光,拿日月。
“此刀名为灭法,我法出,万法灭。”忍祭天双手握住战刀,闭上眼睛,空气陡然凝固,万籁无声,他的杀气可以冻结任何生灵。
这就是“佣兵之王”对于李含沙的感觉。
这是天下最强者之间的战斗。
本来,佣兵之王彼列信心十足,他这辈子不知道杀了多少人,鬼神都在他的双手之下哭泣。对李含沙这种年轻小辈并没有什么重视。
拳未到,罡先到。
我道为正道,它道皆旁门。
可惜的是,李含沙比他更快。
李含沙的速度明显比他快,超过了视觉的极限,一化三,而且打出来不同的拳法和武道意境,简直有如传说中的“一气化三清”。
他窜了过来。
李含沙也没有去追,因为刀芒吞吐,寒意彻骨,忍祭天的战刀已到他脖子。
过得去,天下无敌。
这是他的毕生所学汇聚成m•hetushu.com一招,叫做“北斗朝真”。
“多话就不说了。”忍祭天突然动了,他的动作很缓慢,从身上抽出来如秋水,似闪电,玉晶般的战刀。
一击之后,唐北斗身躯飘闪,卸掉劲力。
虎啸金钟罩,龙吟铁布衫被他练得登峰造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他的目标不是李含沙,而是三个特警,按照武术界的规矩,武学宗师都会自持身份,不会对他们出手。可彼列不吃这一套。
“我不管什么风水不风水。”彼列开口,他的脸上出现了残忍的笑容:“总之今天你一定要死,既然说这三个人破坏了当前的风水格局,那我就把这三个人杀了。”
瞬息之间,两掌对击,似春秋霸主之击掌盟誓。
而在两个男特警的面前,却就是另外的招式。
这是很简单的招式,但在唐北斗的手中,化腐朽为神奇,似东方青龙闹海,波涛冲天。
李含沙闪烁之间,以极快速度,一化为三,施展出“大禹治水”“后羿射日”“夸父逐日”三大古拳法中的意境,竟然直接把他击退,同时意志锁定了他,使和*图*书得他不敢动弹。
说杀就杀,这位佣兵之王的风格就是宁肯错杀,不肯放过,动手起来,雷厉风行。
但在刚才,却就尝到了厉害。
李含沙又是一拳,手如猿臂,又长又大,剧烈颤抖,抖出了拳花。
这种高手,徒手打出的气爆都完全可以撕裂人体,等于是隔空杀人。
他是以手臂当枪,拳为枪尖,打出“月落星垂”的一枪。
轰隆!
一个如后羿射日,弓如满月,落天狼。
砰!
“我想要护的人,没有人可以杀得了。”击退了彼列之后,李含沙站立当场:“唐北斗,忍祭天,你们一起上吧。我倒是要看看,最为凶险的人劫,能奈我何?”
而这个时候,佣兵之王彼列的脸上就有了残忍的笑容,他猛扑而上,目标却不是李含沙,而是那三个特警,只要杀了这三人,这里的山海葬龙格局就会重新发挥作用,钳制住李含沙的精神,把他埋葬。
唐北斗也动了,他御云乘风,神龙般逍遥,身随心动,逍遥自在,第一个就到了李含沙面前。他是空手,掌拍。
比如一个房间内,哪怕是小小一面http://www.hetushu.com镜子,一个吉祥物,一幅画的摆设,都使得风水大变,就是这个原理。
此武学集中了星相、命理、天时、气象、精神等种种奥义,发誓要求得冥冥之中的真理,这招已是修真大道。
他却不甘示弱,长啸连连,拳掌再变,连点七下,居然有了七个影子,陡然又归于一体,一爪摄来。
彼列的速度极快,几乎看不到影子,三道劲风当空袭来,已到三个特警身上。
龙拳。
如此气魄,可创千秋功业。
李含沙单手内圈,划了半圆,带着弧形对拍上去,身上就有龙吟虎啸,铁衣铮铮之声,稍微呼吸,口鼻中吐出洪钟大吕般伟岸之音。
自己单独一人的话,绝对会被当场击杀。
他抬头看看天空,隐隐约约有闷雷滚滚。
“不要怕,听我的就没事。”李含沙也不做过多的解释,他也有压力,毕竟唐北斗,忍祭天都是这个世界上的绝世人物,传奇和神话,单独一人他随意应付,三人一起,布置下必杀之局,倒是非常棘手。
他也知道李含沙难以对付,先下杀手杀死三个特警,让李含沙有所顾忌,这样就会http://www.hetushu.com显现破绽,然后唐北斗和忍祭天把此人一击致命。
唐北斗感受到李含沙的劲力几乎无穷无尽,更有天意般不可抗拒之意,精神之犀利,武道之坚定,直可撕裂时空,超凡脱俗。
彼列只觉得此时此刻,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已经和茫茫天空融为一体,似乎已踏入异度空间,自己就如被关在玻璃房间中的动物,被人观察。
他的直觉也到洞悉入微,能察鬼神之境界,已经知道,如果不是唐北斗,忍祭天两人给自己分担了压力,恐怕都已经支持不住。
历史上,有许多正史都记载,某某女子做梦之后,就怀孕了。或者是踩了巨人的脚印之后怀孕而生下伏羲的华胥氏。
两大绝世高手在此对拼,全凭功力,没有半点投机取巧。双方到了这种境界,任何劲力变化,四两拨千斤的技巧,都变得极为可笑。
砰砰砰!三声巨响,那彼列的拳罡被反击了回去,人也被击退,脸上出现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次对于他来说,的确是平生罕见之大劫。
战刀狭长,却不是武士刀类型的,而有些似剑,两面都是刃口,寒光森森,毫无烟火之气,似乎和*图*书天然生成,没有经过锻打。
李含沙出道以来,对上任何人都轻松写意,哪怕是蔡先生鱼化龙这种南北武林盟主都非常简单,但现在遇到的是同级数高手,唐北斗忍祭天两人配合,可以把他牢牢牵制住,若是他稍微分神,就要被当场轰杀。
青龙出水。
过不去,万劫不复。
对方的境界修为太可怕了。
七指一爪。
正因为如此,他知道在天外有许多“神灵”,会有很小的机会,降临到人的身上,比如教徒身上出现的“圣痕”,又比如未婚之处女感而孕。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人物?难道他不是人,而是天神下凡?”彼列寒意大生,毛骨悚然。
在眨眼之间,李含沙似乎变成了三个人,每个人都打出不同的招式。在女警娟姐面前的他,打出来的是古老的“禹拳”,似乎化身大禹治水,开凿河道,擒拿水神,疏通天下龙脉,定鼎九州。
强大,无敌,浩瀚,意境扩散,直达无限。
“李含沙,就此一手,我承认你是和我们并驾齐驱的人物。”唐北斗清奇的脸上出现了波动:“可惜的是,这次我们三人联手,你在劫难逃。”
我法出,万法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