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七章 天下最高

“聂狂龙,你什么时候突破那最后一关,也到达金刚不坏之境。”“炎雷”中队长看着这“五条龙”中最强的“狂龙”。
听见他说这样的话,他老婆浑身颤抖,实在是想不清楚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大人物。
“你居然知道了我的身份?”李含沙倒有些意外。
看见彼列身体的奇特现象,在场的人倒都没有惊奇,他们本来就是特殊部门的人,个个见多识广,受过特殊训练,哪怕天塌下来,也绝不皱眉。
“尸体不腐,硬如金铁。”聂狂龙用手指敲打着彼列的身体,居然发出来铜人之声,这种就冒充不来,“可以肯定,是佣兵之王彼列,此人凶威赫赫,连我都不是他对手,居然就这样被击杀,由此可见那李含沙的武学修为已经通天彻地,唐北斗,忍祭天联手都杀不了他,反而被他杀了彼列,难道他已经超越了金刚不坏之境界,到达……”
本来任何大人物,李含沙都不放在心中,但能够看见如此“天命所归”的人,对于人世运道,气之转化,龙脉山河,芸芸苍生,都能有所感悟。
“我是吴国栋?我是刚刚得到情报,一伙恐怖分子在高档小区和娟儿的特警小组冲突,是你救了娟儿么?我也认识一些武林门派人物,不知道你是哪门哪派的?”吴娟的父亲听过之后,搜索记忆,却没有发现有这么一个人物,好在他眼光极高,已然看出面前这个年轻人绝非等闲,他知道自己的气场和位置,哪怕是世家弟子在他面前都战战兢兢,而此人却有种高高在上,俯视苍生的味道,他的内心深处有种压迫感。
“我本人也学过一些武艺,到现在也没落下,小女更是性格容易争强斗狠。”吴国栋有心交好李含沙,他知道得清楚,如果能够结交此种人物,恐怕以后就有了靠山:“含沙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希望能够教导下小女如何?只要能够学得一招半式,那如龙能飞能跃。”
因为到现在为止,金刚不坏就是巅峰,再和-图-书上一步,没有人可以形容,也没有人到达过。
“什么?”玉小龙差点开车都不稳,“你究竟到了什么境界?”
他站立起来,身躯稍微一动,人就已经消失,也不是走门口,而是直接从阳台窜了出去。这是二十多层的楼,但对于他来说,却是如履平地。
“你见过了吴国栋?”玉小龙似乎也不特别惊讶:“看来此人真的是天命所归,易叔早就发现了他龙行虎步,紫气腾空,几乎不输于开国太祖的气象,而且他自身能力强大,气场亲和,遇到任何危险都能够化险为夷,将来成就不可限量。而且他的女儿恰好就在那场战斗之中,和你结下来善缘,这不是运气是什么?”
南方的城市。
“这件事情不急,我们先回京吧,几位大佬想要见见你,和你聊聊。”玉小龙掌握很多情报:“另外,化解了这次南北武林的恩怨,玉宇呈祥,易叔就可以着手和你真正开始推算国运了。”
会议室中又在紧急开会。
“可惜,唐北斗,忍祭天都没有死,如果死了话,省去我们多少麻烦。”炎雷中队长有些叹息,“好在这个彼列死了,尸体等下还要送去研究,此人的身躯很有研究价值。”
“含沙先生这次前来我省,手牵南北武林,化解许多恩怨,更是令得蔡先生,鱼化龙这样的巨头心服口服,我若是这点都不知道,那也枉为地主。”吴国栋凝神静气,没有丝毫得意之色:“想不到传说中的唐北斗和忍祭天,还有彼列佣兵团的团长三大绝世高手围攻含沙先生一人都未得手,被先生击杀那彼列,击退唐北斗和忍祭天,仅此一战,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非先生莫属。”
“蔡先生,鱼化龙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他们现在召开大会,和平解决这次各大武林门派的冲突,恩恩怨怨,都暂时放下。”玉小龙道:“你成功的完成了这次任务,是因为许多武林门派的恩怨其实都有北斗系和忍者系的挑拨,他们都要和*图*书兴风作浪,也有一些野心家。现在听到了你击败那两人联手,都偃旗息鼓了。”
“怎么可能?”李含沙微微震惊:“吴国栋放到古代,就是开国太祖,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洪武大帝式的人物,如此气运,天命所归,我的眼中,他就是真龙,其它都是蛟,如此人物,天下只有一个。”
“好了,我们把研究的报告写上去,不管怎么说,这是大好事。”
佣兵之王彼列修行的是祈祷,和武学不同,武学是源于内丹法,祈祷是上古祭祀,一个逆天,一个是顺天,截然相反。
“本来我是要过十年,甚至二十年才有希望,但是现在……”检查着佣兵之王彼列的身体,他脸上出现了笑容:“嘿嘿,我从这彼列的身上,嗅觉到了和武学异样的东西,只要机缘巧合,我就能够突破,我曾经就是以他为目标,想要击败此人,想不到他今天居然死在这里。”
正因为如此,他们知道,这两人是不可战胜的存在。
她明白丈夫的性格,有傲骨在身,哪怕是一些“太子党”也不假颜色,绝不卑躬屈膝,怎么会对这个年轻人如此客气?
“这种人物怎么会轻易的死去?”聂狂龙的双眼有深深忧虑,“我倒是担心李含沙,此人更为可怕,拥有绝世武功,无人能敌,以前是金刚不坏之高手相互制衡,现在却是一人独霸天下,如果他肆意妄为,谁人能制?”
如此一来,无数的势力都会盯上他。
李含沙上车坐在后排,闭上眼睛,身躯内部蠕动,产生各种变化,似乎是熔炉在煅烧金刚,“这些事情都与我无关,倒是我有些疑问,吴国栋是你们龙脉系支持的人么?”
他心中很震惊,哪怕是遇到了几位首长,他心中都绝对不会有压迫感,而是侃侃而谈,气宇非凡,这是打娘胎之中生下来的强大自信,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能对自己产生压力的人。
“不可说,我也无法说,甚至意念都无法传递给你,我和唐北斗,忍祭天这和-图-书一战之后,就进入自己从来未曾领悟过的境界。”李含沙的确是参悟良多。
“忍祭天,唐北斗两人如神龙见首不见尾,每次出手,必定会掀起滔天大浪,他们要杀的人,一个都逃不了,这次李含沙居然击败了两人联手,他到底有多厉害啊……”中年队长“炎雷”道:“天下还有可以和他抗衡的人么?他是不是就真的天下第一了?”
此战恐怕会打破平衡,对武林,乃是于天下的格局都发生变化。
李含沙见过吴国栋之后,漫步在街头,却没有想这个天命所归之人,而是在调节身躯,他的伤势并没有痊愈,还需要十天半月。
他对唐北斗,忍祭天等人是熟悉的,现在这么问,是想考考这吴国栋的情报能力如何,虽然此人天命加身,却要有尽人事,否则到头来也是镜花水月。
这群人行动起来。
不像是当初,为了成就金刚不坏,和十步无常一战,现在和人斗,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但对方要杀他,他必须要以牙还牙。
“我倒是没有什么门派,自己练的。”李含沙道:“吴先生,不知道你查清楚那些恐怖分子的来历没有?”
唐北斗和忍祭天修炼到金刚不坏非常不容易,李含沙也不是那种到处挑战的武道狂人,他已经过了和人挑战而提高的境界。
聂狂龙突然想不出来,那到底是什么境界。
“是啊,如果他能够为国家所用,那简直是人形核武器。”炎雷中队长道。
聂狂龙的武学修为,心灵修养都已经到达洞悉入微,明察秋毫之境界,观察彼列的肌肉结构,甚至还有身躯中残留的一些变化,对于自身武学有了顿悟。
“看来吴先生对武林人物了解得很深。”
“那有龙脉系的支持,十年之后,此人必将为王。”李含沙心思不在这个上面。
一辆越野车停在他的面前,车窗摇下,显现出玉小龙秀美的脸:“上车吧,你居然击伤了唐北斗和忍祭天,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特殊部门,许多渠道高层www.hetushu.com也都在研究此事,你觉得如何?”
“如此之人,哪怕国之利器,也奈何不得。当真是一人如一国,自在逍遥,王侯也奈何不得。”他长长叹息:“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嗖!
“你说天下变了,我倒是也想高屋建瓴的看一看,究竟起了什么变化,居然还有和吴国栋并驾齐驱的真龙?天地人息息相关,也许和我的突破有重大关系也说不定。”李含沙知道,是时候回去了。
“到了此等境界,国家在他眼里不过过眼云烟,甚至人间变化,他也都是身外之物,更别说家族亲人。”聂狂龙深深知道这个境界。
张良看到刘邦,刘伯温看到朱元璋。
“我收个邮件。”吴国栋拿出来智能手机,点开信息,脸上神色忽然变化,凝重了许多,他站起来,“含沙先生,想不到你居然能够到这里来,真是蓬荜生辉。”
唐北斗,忍祭天这些人就是魔,而李含沙就是佛。
特殊部门的人个个都是人精,掌握诸多消息,尤其对于“唐北斗”“忍祭天”这样的危险人物更是记录在案,做全方位的精确分析,生命力、战斗力、速度、敏捷、智商等等能力都时时刻刻做研究。
“什么?唐北斗,忍祭天,彼列出现,围杀李含沙,反被李含沙杀死彼列,击败唐北斗和忍祭天?”
京城。
“天下第一?虚名而已。”李含沙倒真不在乎这个名声,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惊天动地的一战肯定会传播出去。
滴滴滴……
“两人没有死,不可掉以轻心。”李含沙眼神突然冷酷:“本来我不欲和他们争斗,但既然他们要联手杀我,如此因果,不能不还,等我伤势好之后,必杀他二人。”
他见识过诸多大人物,哪怕是京城的那几位的命都不如此人之重。不过此人现在也就是个省一级的官员,地位却差得远,但英雄出自草莽,是龙是蛇,十年沉浮,时间可以改变一切。
“那不一定,时代变了。”玉小龙道:“其实和吴国栋一样气势的人还有几个http://www.hetushu•com,都是天命所归,不相上下。”
当初忍祭天深入“大内”,剪发警告几位首长,这是奇耻大辱,可惜没有人奈何得了他们。现在这些人听到了被李含沙击伤的消息后,内心深处都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吴国栋连忙站起来,几步抢到阳台口,只看到人影落地,后已经如云烟。
这就是李含沙现在的感觉。
这尸体是彼列的,佣兵之王,就这样葬身在异国他乡。
这次会议,却是由聂狂龙主持,在会议室的中央,躺着尸体,没有任何防腐措施的处理,但尸体根本没有腐烂的迹象。
凭借感觉,李含沙已看出此人的命之重量,几乎不在汉高祖和明洪武之下。如此雄浑,天下有何人能当?
“有没有录像?速速分析,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谓群魔乱舞,人间大乱,一佛出世,普度众生。
在宽大的会议场中,又是“雷爆特别行动小组”的秘密会议。
在以前,金刚不坏之高手相互牵制,谁都奈何不了谁,于是就造成一种平衡,而现在他横空出世,力压金刚不坏之高手,那就代表着新的境界诞生了。
“没有录像,但我们找到了彼列的尸体,已经运送到了这里。”
“所以,天下变了,你听说过一句话没有?见群龙无首,天下大吉。”玉小龙道:“易叔已经察觉到了这个变化,你的出现,就已经证明了一切。”
好在他无所畏惧,到了这个境界,已经没人能够对他造成威胁。
“天下真的变了么?”李含沙对于天下大势,龙脉气运,国家命运,都曾经是漠不关心,除武之外,再无他物,“不过这也无所谓,天下和我的关系不大,我有一种预感,随时都会脱离天下。”
“吴先生天命在身,凡事都可逢凶化吉,倒不用考虑这些。”李含沙哪里不知道他的意思,但他不欲在这里久留:“但你要记住我一句话,社稷神器,绝不允外教亵渎。”
和人挑战,哪里比得上和天挑战,和时空挑战,和命运挑战,和生死挑战?
王者出自于草莽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