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章 紫岚魔修

众界之中就有一界专门为阴魂而生,那便是阴魂界,可这也并不是说所有阴魂就都会进入阴魂界,就像现在这般,假如生成阴魂之时被懂得控魂的修士收服,那便会成为仆从,作为其斗法中的一个帮手。
望着眼前这两个身穿黄色龙凤长袍的男女,凌逸一眼就看出其外表蹊跷来,他们二人虽然在常人眼里看起来和凡人无异,但只要是有点功力的修士就能感应出,他们已经不是人了,而是魂,受人操控的阴魂。
提及魔修一脉,凌逸其实是很好奇的,因为他自从出道以来,基本上没去过魔修地盘,若不是听了那老幻仙的话有了感悟,他可能连妖修苍兰宗都不会去,并不是凌逸害怕什么,只是他比较喜欢呆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而且他也不想把时间花在游历上,虽然游历可能会碰到机缘,但说实在的,机缘这种东西对拥有宸苍界的凌逸来说已经没有太大作用了,毕竟他是修真界土财主,想要什么去个拍卖会找找就行了,当然,这也并不是说机缘对凌逸就完全不重要,因为有些东西买是买不来的。
说回魔修,凌逸突然想起来还要问小九那在那雍国内看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http://www.hetushu.com说不定会有些线索,于是神识一动,便把小九从宸苍界里召唤了出来。
凌逸是何等人物,哪里有时间听这一个小小魂魄在这里瞎扯,于是打断雍国皇帝道:“别说这些没有用的,快回答我的问题。”
一听报仇,雍国皇帝和黑甲之妻就更加心惊胆战了,两人挤在一旁不敢出声。
回到主殿,墨览月三人分座做好后,凌逸便把此行的经历全部告诉了墨览月,并且特意强调了一下那名自己熟悉的“老朋友”,让墨览月吩咐门内弟子外出时都多加注意一些魔修,时刻保持警惕。
这雍国皇帝和黑甲之妻显然没有太强的实力,仅仅是三魄境界,也就是相当于丹化期修士而已,所以之前在小九面前,自然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凌逸认真的点点头,说道:“因为那实力莫测的修士是一名魔修,而且雍国里坐镇的也是一名魔修,小小一个凡人国家出现这种等级的修士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不过却实实在在发生了,凡人城池国度被魔修占领对我等倒是没什么影响,最多就是接受一些有灵脉的新生弟子罢了,新入门的修士近千年内自然不和图书会对我们产生什么威胁,可我担心的是那连我都抗衡不过的魔修会带一些其他州郡甚至是其他界面的修士过来,帮助魔修一脉争夺紫岚州的霸权,权势我们可以不要,可门内那么多相信我们的弟子,我们作为览月宗的掌权者,怎么能随意抛下他们独自逃离,虽然我时常认为自己并不是什么正道好人,但也绝做不出对亲近的人背弃忘义的事。”
听着这二人的惊问,凌逸也不着急回答,而是把目光投在小九身上,想看看他怎么说。
凌逸摆摆手,安慰道:“墨兄不用太过忧虑,小弟言中之人并非我凡界之人,而各个界面又有天地法则限制,高层次界面之人是不能随意跨界杀人的,除非是有什么哪怕同归于尽也要拼命一搏的仇恨,否则一般实力越强的修士就会越珍惜自己现在的成就和性命,我们要做的只是让门内弟子更加努力的修炼,以增强整个宗门的力量。”
“小九,在雍国里你是如何碰到那名丹融期魔修的?”由于墨览月知道小九的存在,所以凌逸也就直奔主题,见了小九便开门见山问道。
小九感应到凌逸的目光,越来越充满生气的他诚然是明白凌逸的意思http://www•hetushu•com,于是生冷的吐出一句话:“我不是黑甲,黑甲已死,我叫小九,如今是为黑甲报前世之仇来的。”
小九沉重的点点头,继续说道:“绝对是他们两个没错,他们的容貌,哪怕化成灰我都认得出来,而且他们两个被我吞噬以后,我并未能将其吸收,好像……他们不是人,更不是修士。”
“你是说魔修一脉可能会发动什么大型的攻势?”听完凌逸的叙述,墨览月面色有些凝重的问道。
听完凌逸的建议,墨览月真的觉得凌逸是一个心理年龄与外表不符的人,凌逸不仅有着超凡的实力,最可怕的还是他拥有一颗比一些万年老妖怪还精明的头脑,这,才是一个长期在修真界里摸爬滚打的修士所应该具备的要素。“嗯,你分析的不错,我们就这么做,另外我也会抓紧时间把这个消息给其他仙修门派与妖修一脉散布过去,不管他们信不信,我们都要这么做,毕竟紫岚州魔修一脉可不是我们一个览月宗所能对抗的,尤其是魔极门,其门主可是很久都不曾在紫岚州露面了,想来是闭关寻求境界突破或者修炼什么威力强大的法术。”
墨览月表示赞同的看了凌逸一眼,而后征求凌和-图-书逸的建议道:“那我们也不能仅仅吩咐门内弟子小心就行了啊,毕竟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我们怎么小心也没用,假如真的如你所言,那魔修连你遇见都没有反抗的能力,我们人多也不行啊。”
“什么?!你说的雍国皇帝和贱女人莫非是……”虽然凌逸心里清楚,在这个修真盛行的天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可要说凡人之中有能够活千余年……那可就新鲜了。
雍国皇帝一看凌逸不耐烦了,立刻打了一个激灵,继而迅速讲起了他由人变魂的过程。
想明白了这些,雍国皇帝小心翼翼的上前走了两步,像模像样的给凌逸拱手行礼后低声回道:“回禀上仙的话,小的是雍国当朝皇帝,哦,不,应该说从小的继位以来,就一直当着雍国皇帝……”
对于凌逸的提问,小九既不会隐瞒也不会墨迹,开口用它那别扭的声音回答凌逸道:“原本我正在那座殿内杀人,恰好看到雍国皇帝和那贱女人在殿上做不雅之事,我就直接瞬移杀了过去,将其二人直接吞噬,之后不久,那魔修便来了。”说这话时,小九声音内明显有些余怒未消,而听得此话的凌逸却是吃了一惊。
凌逸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于是和*图*书冲着那二人直奔主题道:“说,是谁控制了你们两个的魂魄。那名坐镇雍国的丹融期魔修又是谁?你们可以不说实话,但你要清楚,你们所谓的靠山都能被我轻易灭杀,更不用说你们了,更何况对于背信弃义之人,我更喜欢好好折磨一番再让其灰飞烟灭,而且,我折磨人的方式是很多的,千万不要以为你们是魂魄我就不能拿你们怎么样了。”
小九嗯了一声,表示是这么个意思。
凌逸说话之时,小九本能的移动到了他的身后,活了千余年的雍国皇帝又怎会看不出个中奥妙,就算傻子也知道这代表着凌逸是小九这个煞星的主导啊,为了保住自己小命,看来只能先把凌逸侍候好了再说了。
凌逸说完,只见两道黄光闪过,小九已是把那雍国皇帝和当初背叛小九的女人放了出来,见了小九,那二人仍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双腿打颤惊疑道:“你……你是黑甲?不!不可能,黑甲死了!”
凌逸闻言瞬间精神集中起来,待将状态调整好以后,吩咐小九道:“那你把他们两个从体内放出来,我有话问他们。”
话音落下,凌逸面色一正,立即对小九问道:“你说你没吸收他们,那意思就是你能现在把他们放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