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章 极始水火盾

墨览月看着凌逸那难得表现的这么明显的表情,点头回应道:“嗯,好,不过我们还要等上一等,朝雪她回香雪阁那边帮助雪儿突破修为去了,可能要再过几个时辰才会回来,反正这种事情也不急于一时一刻,更何况没有朝雪配合,真仙陨灭遗迹也不见得能进去,毕竟这紫岚州里比朝雪实力强的可不多。”
说来这是凌逸人生第一次创造属于自己的招数,当然,并不是凌逸天赋异禀,说创就创出来了,而是他实在是没有防御类宝器或者神通了,仅仅依靠凝水帘幕和极火盾显然是不够的,而他又没有宸苍界创造者那种无需防御的本事,所以只好逼着自己另寻他法了。
狐嫣儿听了解释心中大松一口,握紧秀拳给凌逸打了一下气后便十分乖巧的站到了一旁,她要睁大眼睛好好关注凌逸接下来的战斗,一方面是要保证凌逸不受到伤害,一方面是要陶醉于自己男人霸气的时刻里。
面对墨览月的攻击,凌逸没有选择闪躲,而是尝试着使出了一招在他脑海里反复试练多次的防御招数——极始水火盾!
墨览月摸着下巴回忆了一下,而后回答凌和-图-书逸道:“听他说找你来倒是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想来把自己的战绩和妖郡的经历与你聊聊,原本他还想在这里等等你,可一听魔修隐隐作动,他便急忙赶回去送消息了,毕竟早一点做防备,就多一点安全。”
听了墨览月的话,凌逸心里暗暗对陈枫竖了竖大拇指,不愧是他凌逸的小弟,真是争气,想那齐杰原本就已经是丹化期圆满的妖修小强者了,但陈枫能够后来者与其打平,虽然有他所给功法的原因在内,可没有一定的努力,再逆天的功法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陈枫成长到那种地步,而且听墨览月所说,陈枫现在已经登临丹融期了,年岁才不过三百,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陈枫都当得天才二字了。“那陈枫可告知墨兄此次前来寻我的目的是什么?”
凌逸嘿嘿一笑,伸出白皙的手指冲着墨览月摇了摇道:“先远战,后近战,玩痛快了为止,不过不是小弟自大,不论什么,墨兄你都不行。”
“墨兄,既然俞家老祖都已经给了消息,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凌逸听完墨览月的话,跃跃欲试的说道。
结印打和*图*书出,一面直径不过丈许、盾牌表面一半燃烧着火红烈焰一半波动着蔚蓝柔水的圆形盾牌便挡在了凌逸身前,将其六尺有余的身躯完全遮在了后面,如此这般,墨览月的攻击要想得到成果,就必须要以绝对的力量将这极始水火盾破去!
不错,这招正是当年在凌逸观望墨览月斩杀烛火蟒为彭雪儿取丹时所用之术——月牙冲斩!
这览月宗一大一小两只狐狸又寒暄了几句后,凌逸便拉着狐嫣儿白嫩的小手往上次闭关之所走去,一起闭目打坐,恢复雍国之行消耗的元力和精神起来。
不用说,随着墨览月突破至窥灵期,这月牙冲斩的大小已是从原来的三丈一度直增到了十丈,其威力亦是与当初不可同日而语。
而这个“他法”,也非常自然的铸就了极始水火盾的诞生。
“你那小弟让我告诉你,他没辜负你的期望,自从上次分别后他便按照你给的功法努力修炼,终是在那个什么妖郡名额争夺战举办之前达到了丹化期圆满,并且在擂台上与那齐杰打了个不相伯仲,最后如愿以偿得到了前往妖郡历练的名额,近来他是刚刚从妖郡传m.hetushu.com送回来,据我所察,那小子这一次出去历练倒是真得了不少好处,年轻人锋利的目光他收敛了许多,而且修为也达到了丹融初期,抛开凌小兄弟你那妖孽修炼速度不说,这小子倒也是紫岚州数一数二的年轻天才了。”
男人最怕什么,最怕别的男人说自己不行,也最讨厌这个,因此当凌逸那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墨览月双拳已是泛起了点点清冷月光。“你小子,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墨览月当然知道凌逸在和他开玩笑,只不过自从凌逸闭关出来他这个当兄长的还没机会和弟弟讨教几招,于是借着这个机会,墨览月想要看看凌逸是不是又变态了许多。
“给你个月牙吃吃!看看我到底行不行!”一声沉喝发出,墨览月挥手一扫,那身前巨大月牙便是不停旋转着朝凌逸直奔而去,发出阵阵呼啸,带起股股罡风。
墨览月想了一想,如今确实是没什么需要凌逸帮忙的,于是凌逸话一说出来,墨览月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好,宗门这里你不用管,安心把自己的状态提升到巅峰便是,真仙遗迹里我们的实力越高,获得的利益也hetushu.com就会越大,但凡得到了一点有关真仙的宝物,便足以让我们应对以后很多突发情况了。”
凌逸扭头冲着狐嫣儿调皮的眨了下眼睛,而后用神识向其讲明了缘由,并且让狐嫣儿往后站站,省得呆会被误伤到。
凌逸颇为赞同的点点头,继而说道:“墨兄,小弟目前状态需要休整,估计再过不久俞家就应该来通知我们进入真仙遗迹了,所以我打算在此之前好好调整一下,熟悉熟悉法术神通,多凝厚一些元力,如果墨兄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带着嫣儿去上次闭关之所休息去了。”
“极始水火盾!”
“玩法术还是玩近战?”感受到凌逸体内磅礴的元力,墨览月心惊的同时玩味问道。
“不行”两个字再次传入墨览月双耳,墨览月沉声一喝,也不回答,丹田灵涡内月元力席卷而出,只见一个个玄妙的结印从墨览月手中结出,法诀连打之下,一道将近十丈大小的月牙徐徐凝现,月牙之光由黯淡转为耀眼,即使晴日当空,阳光满布,也难以遮挡这月光的明亮。
看着墨览月提起安朝雪那满脸幸福与得意的样子,凌逸嘿嘿一笑,走上前用手肘顶了顶墨览月的胸部m.hetushu•com小声问道:“墨兄,你和安嫂子都在一起几百年了,你们就没做点什么事情?也不着急弄俩小娃娃出来?嗯……依小弟之见,墨兄你和安嫂子的修炼天赋都这么高,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也是修炼天才,到时候让小弟收为徒弟,咱不就是亲上加亲了吗,不对,是不是墨兄你不行啊!哈哈!”说完,凌逸身形一转,迅速逃回到狐嫣儿身旁,带着猥琐的笑意望着盛怒的墨览月。
俞家老祖派其族人来报,真仙陨灭遗迹进入的时机到了!
感受到墨览月身上的浓浓战意,许久没有找到对手的凌逸心中也渐渐燃气了战斗之火,其身边单纯的狐嫣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凌逸和墨览月闹起了矛盾,莫名其妙的同时,狐嫣儿开始拉着凌逸问道:“夫君,你们怎么了,为什么要争斗啊!”
安逸的日子总是匆匆即逝,凌逸和狐嫣儿在览月宗那闭关之所才休息了不过一月有余,一个让凌逸既兴奋又紧张的消息从墨览月那里传来了。
清冷月牙破空而来,凌逸不敢大意,五行元力被其从灵涡浊元力中剥离而出,身外五彩华光绚烂奔放,一道道从未见过的法诀也是被其掐在了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