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章 修真界潜力皇者

闻言墨览月痛痛快快的应了声好,随后回过头来以安朝雪看不见的角度用嘴型朝凌逸再度骂了几句,凌逸耸了耸肩,又看了看脚面,挑衅之意十足,气得墨览月那叫一个想杀人,不过没办法,他已经是打不过凌逸了,技不如人做下人,乃修真界又一永恒真理,不过在凌逸心里,墨览月始终都是那个在他最需要帮助时给予他鼓励的兄长。
这是什么招数?!
“你……你也有月灵脉?不!不可能,你明明是五行之体,怎么还可能有月灵脉在身!”旁人或许还有可能把月元力认错,但墨览月不会,自从他降生到现在,月灵脉的体质伴随了他整整千余年,可虽然事实摆在眼前,墨览月仍然不肯相信凌逸的灵脉之中除了金、木、水、火、土、妖之外,还有月灵脉,其实不是不肯,而是不敢,因为假如凌逸将此事证实,那他简直是修真界的潜力帝皇!
灵涡内重聚了四五成的月元力,墨览月和*图*书又是有了战斗的资本,化防为攻是不可能了,但抵挡住凌逸的攻击,他还是有自信与把握的。
所谓黯月争辉,顾名思义,月光本是由日光反射而生,因此白昼之时才看不到月亮的踪影,明月不可发光,内心无奈,但它却像许多修真者一样,有着一颗不甘堕落、积极向上的心,于是明月虽黯,却也要争取光辉,集各界之光,重新发亮!
“圆月光盾!”
而墨览月可没把凌逸当外人,法诀连打下,此瞬间恢复元力的神通也被他唤了出来。
可真的能抵挡住吗?
“黯月争辉!”
与枯木逢春相比较之下,黯月争辉明显要好的太多了,不但没有施展完的后遗症,而且看墨览月施展时,居然恢复了将近五成的元力,如果换做自己,说不定还能再有突破,到时候他自己就成了真正的战斗狂魔,永无止境的充满力量。
结印再变,墨览月行云流水般的施法也是让凌逸m.hetushu.com暗赞不已,不愧是活了千年的修士,对自己法术的理解与施展早就到了信手捏来的地步,不慌不忙间,四个散发着清冷月光的盾牌极速旋转着围在了墨览月四周,将其彻底包裹在内,以此来抵挡凌逸战神九影的霸道攻击。
千钧一发之际,墨览月再显虎威,双手法诀连打之下,处在攻击状态中的凌逸十分敏感的察觉到,墨览月灵涡内元力似乎瞬间恢复了四五成。
安朝雪狠狠剜了墨览月一样,看着其头发略有凌乱的样子嗔道:“手脚闲不住是吧?马上要出发前往真仙陨灭遗迹了,你还在这里和凌逸打闹,他年纪小你也年纪小?赶紧收拾收拾,要走了。”
答案瞬息揭晓了,九种分量相当,且威力十足的攻击一个个轰打在了墨览月的圆月光盾上,几乎眨眼间的功夫,墨览月这倾注全力的四面月盾便被凌逸像拳打寒冰一样碎裂开来,散为点点月光四射而飞,紧接http://m•hetushu.com着凌逸及时收手,顽皮性子顿起,在无力继续移动躲避的墨览月屁股上轻踹一脚,而后留下一朵绚丽昙花,飞回狐嫣儿身边,收回了血妖骨甲,静等墨览月开骂。
由于战斗激烈,虽然没有太多法术施展,但仍然元力消耗过大,当然,这只是在说墨览月,凌逸这个怪物似乎根本就没太多的元力消耗,战斗过后依旧活蹦乱跳,所以凌逸四人不得不为了墨览月而再度耽搁几个时辰,让墨览月好好调息恢复一下,得知墨览月黯月争辉这个战时恢复元力的招数没有副作用,凌逸是心痒难耐,说什么也要墨览月把神通口诀及要点教给他,可墨览月正在气头上,尽管不知道五行灵脉的凌逸为何要这月灵脉才能修习的法术是为何,但踢屁股的事情,显然是不那么好翻页的。
凌逸自问而不可答,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墨览月刚才这么“惨无人道”的对待自己,不发泄一下心里实在憋http://www.hetushu•com屈的不行,虽然不知道墨览月使用了什么招数,但效果应该和自己习得的五行之术中枯木逢春差不多,像这种使用后有副作用的招数一旦使用,定然说明墨览月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自己这妖修中无术之至高法术,显然是不这么好抵挡住的。
如果能在墨览月那里要过来黯月争辉的法诀固然可喜,但现在摆在凌逸眼前的难题就是,他该如何跟墨览月、安朝雪解释自己月灵脉的事情,另外,自己时不时就蹦出来一个新的灵脉属性,这一次,想来墨览月这么精明的老狐狸,定然是不会让凌逸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蒙混过关的。
不负凌逸所望,感觉到自己老屁股被踢的墨览月来不及脸红,张牙舞爪的便朝凌逸骂着厮打而来,谁知凌逸根本不躲不闪,面色淡定的冲着墨览月向其身后指了指,墨览月本以为凌逸要趁自己回头伺机逃跑,可一阵白雪气息传来,墨览月立即收住自己无良的形象,道貌岸然的回过和-图-书头去,望着因回宗帮彭雪儿突破修为而姗姗来迟的安朝雪嘿嘿一笑,那样子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凌逸早知道墨览月会出现如今这种面色,要放在平时,说什么凌逸也不会把自己浊脉的秘密再透露出半分,只不过“黯月争辉”这一神通实在是太吸引他了,尽管枯木逢春也能够在战斗中帮助凌逸短时间内恢复元力,以便其有再战之力,可枯木逢春如今对凌逸而言,有两个缺憾,第一,施展完枯木逢春后,凌逸会短时间内无法凝聚元力,假如在这段时间里凌逸遇到敌人,那就只能坐以待毙,一命呜呼;第二,枯木逢春对现在元力浑厚的凌逸来说,诚然是变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无法恢复他太多元力,据凌逸自己估算,大概也就能恢复个两三成罢了。
所以无论凌逸说了多少好话,墨览月就是死不松口,直到凌逸面色一正,抬手凝聚出一个十分纯正的月元力光球的时候,墨览月和安朝雪除了目瞪口呆,再难有其他表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