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章 进入前的插曲

凌逸早就知道程健对自己说出的“海口”会有所怀疑,于是他也不多说,只是用下颚点了点手心里的丹药,意在让其安心服用。
这夹杂着无尽怒火的一棍自然不是凌逸能够这么轻描淡写所能抵挡下来的,奇纹棍在段旭的操控下横扫而出,一下便将凌逸释放的极火盾彻底打散,下一刻,段旭不依不饶,继续竖向朝凌逸劈去,极火盾产生的作用,不过是拖延了那么不到一息的时间而已。
长棍猛然袭来,凌逸不躲不闪,脸上淡然之色一成不变,可其身后悬空而立的狐嫣儿、安朝雪、墨览月却是呆不住了,一个个运转起体内元力便要上前出手,谁知却被凌逸释放的气罩给顶了回去,接着凌逸挥手在身前放出一面燃烧着炽热火焰的三丈巨盾,任由段旭持棍击打在了上面。
凌逸这一连串的动作别说放在炼丹好手眼里,就是根本不懂炼丹的人见了,也明白凌逸并不仅仅是会炼制丹药,而是一个炼丹好手,起码属于小宗师等级的那http://m.hetushu.com种,虽然炼丹师没有细致的等级判定,但称得上是宗师的,诚然是手段极高的。
极品丹宝!
“奇纹棍!居然又提升了两个小等级,记得两百年前见段旭使用它时还是中品丹宝,没想到区区两百年,便被其提升至此,不愧是伏妖宗一霸啊。”在场之人除了狐嫣儿和凌逸,剩下的八人几乎都见过段旭风采,自从其出道以来,仗着这一根奇纹棍,在妖修中几乎是无往不利,棍下亡魂数不胜数。因此这宝器一出,好战的袁镇便眯眼喃喃发出这般感叹起来。
喝声落下,宝器顿出,段旭手提这金黄长棍直奔凌逸杀来,尽管他知道眼前这个面色淡然,修为与他一般无二的年轻人体内蕴含着难以估量的庞大力量,但要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受害死去而无动于衷,他说什么也是做不大的。
程健闻言急忙停下手中动作,他之所以想要两粒一起服用,就是怕吃一粒不会达到凌逸所说的那种效果和_图_书,可如今炼丹主人都发了话,他要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别说别的,单是这恩情他都说不过去,人家好心好意帮他,他还怀疑人家的说法,更何况如果这丹药真的那么神奇,能留下一颗以备不测自然是极好的选择。
法诀在手,一团接着一团火红的火焰连连从凌逸手中甩出,火焰于柳芸晴的蔚蓝色丹鼎下不断跳跃炙烤,一点一点将丹鼎烧热,待凌逸觉得时机已到,之前取出的活肉芝和生骨花便被其打开丹鼎盖子扔了进去,而后砰的一声丹鼎盖子合上,凌逸才正式集中精神炼制起丹药来。
由于丹炉用的不是九狐丹鼎,因此凌逸并不必以七彩凤凰炎进行烘烤、融化灵草,一来容易把柳芸晴的丹炉烧坏,二来炼制活肉生骨丹,不必用这么大的火候。
而修真者的本命宝器可以随着岁月变迁,元力温养不断进阶,可这进阶也不是说进就能进的,需要相应属性的炼宝材料作为辅助,并且还要极其长的时间温养才可以,进http://www.hetushu•com阶过程中失败与成功的几率五五分,所以能够将宝器提升至极品丹宝这一级别,足以见得段旭的幸运与本身不凡的实力。
可就这短短的一瞬间,却给了程健恢复完毕并且移动到凌逸身前阻拦段旭的机会。
丹炉收拾完毕,凌逸便又将其隔空送回了柳芸晴手里,随后话不多说,身形一转又飞到了程健身前,将手中两粒活肉生骨丹悉数递了过去,说道:“程道友,将这丹药吞服,你那失去的右臂便会立即重生,不过由于不是原配,倒是还需要你适应适应,但是你放心,这只手臂和你原来的手臂并无任何两样,对你的实力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听了凌逸的话,程健喜出望外的同时,心里既有一丝期待又有一丝质疑,修士肉体造成了损伤可以用某些丹药恢复不假,可若是说新生的手臂和原配一般无二,起码在这紫岚州他是没听说过,不过假如真像凌逸所说的那样,对他而言当然是最好不过了。“凌小友,此话当真?”和-图-书
看着程健打颤,一旁的段旭还以为凌逸借帮助程健恢复手臂之名,暗下了毒手,要知道,在伏妖宗里,他和程健的关系是最好的,修真者虽然不是那么注重感情,但就像凌逸和墨览月的关系一样,真正的兄弟之情还是存在的。于是段旭火从心中生,要是凌逸正面将自己和程健击杀他二话没有,可要是下黑手,让程健不明不白的死去,他段旭是诚然不会同意的。
“你给他吃了什么!”一声暴喝从段旭口中发出,随后众人便是看到一根长约丈许、表面刻有无数奇特纹路的金黄色长棍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望着这冒着丝丝金黄灵气的宝器,凌逸也是小小吃了一惊。
修士宝器的级别由下往上依次分为:法宝、丹宝、玄宝、劫宝、仙宝。而每种大等级里又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个小等级,当然还有一种最为神秘奇特的宝器名为通灵法宝,这种法宝内自含器灵,斗法之时不需修士本人操控便可自行运转帮助应战,不过在数量上可谓是鲜之又鲜http://www•hetushu•com,可遇而不可求。
程健下意识的想用右手去接,下一刻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右臂因为好奇给弄没了,随后用自己的左手在凌逸手里取过了丹药,张口就想把两粒全吃进去,凌逸见状不紧不慢的说道:“程道友你可要慎服,吃两粒是没问题,可是这丹药就我凌逸独家一份而且原料稀少,旁人定然没有,所以最好是留下一粒,以备将来之不测。”
一盏茶功夫不到,凌逸简洁明了的把袖袍一挥,丹鼎盖应势飞开,外界气体入炉,再一看,两粒黄白色、散发着丝丝灵气的丹药便是滴溜溜旋转而出,活肉生骨丹在神识的操控下,飞到了凌逸手里。
于是程健小心翼翼的将手中一颗活肉生骨丹放入自己的储物袋里,而后二话不说一口吞下另外一颗,丹药入腹,便立即融化开来,一股暖流流遍全身,慢慢地,程健感觉自己的右臂受损处开始热烈的胀痛起来,一丝丝细密的汗珠从其额头冒了出来,不过疼归疼,男人流血不流泪,程健咬着牙忍耐着,心中企盼奇迹出现。